日本記者眼中的「你好廁所」變遷

2018/03/01


  高橋哲史:在日本人的印象裏,又臭又髒、口碑糟糕的中國廁所眼看著變得乾淨。在中國領導人的倡導下,從旅遊勝地到農村,全國各地改造廁所的「廁所革命」正在推進。雖然充其量只是廁所,但也不容小覷。此舉顯示出中國領導人的深謀遠慮。

   

南京市內的公共廁所外觀很時尚

        

  2017年,江蘇省因廁所革命取得突出成果而獲得表彰。在1月中旬訪問省會南京之際,我發現街頭到處都進行了公共廁所的改建和新建。

 

  作為市民休息的場所,南京花神湖公園的公共廁所在2017年夏季被翻新,目前已投入使用。

 

  在廁所入口處,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寫有「智慧廁所監測系統」的電子螢幕。不僅能顯示哪個隔間空著,當天的用電、用水量、上廁所人數也一目了然。這是在宣傳為避免過度用水用電而以計算機進行控制的「環保廁所」。

    

南京市內的公共廁所擺放有盆栽

    

  走進去之後更令人震驚。廁所內播放著舒緩的音樂,還擺放了盆栽。便器內充滿猶如肥皂泡的東西,完全沒有令人不快的氣味。我曾在中國生活很多年,但還是第一次進入公共廁所感覺心情舒暢。

 

  當地媒體報導稱,南京市僅2017年就翻新了約650間公共廁所。其他省份也不甘落後,青海和甘肅等將廁所革命定位為重點項目,猶如展開競賽一樣積極改善廁所環境。

    

  這一切的契機是習近平2017年11月發出的倡議。習近平表示,「廁所問題不是小事情」,要求舉全國之力推進建設清潔的廁所。這是繼2015年之後,其第2次提到廁所革命,相關人士加快了行動。

     

正在使用的隔間和用水量一目了然的「智慧廁所」也已經亮相(南京市內)

       


     

  直到不久之前,中國的公共廁所對於外國人來説都是難以靠近的場所。如果是從前到中國旅過遊的外國人,任何人都會對「你好廁所」(廁所沒有隔斷,能看到旁邊上廁所的人,相互可以打招呼)感到困惑。我還記得在近30年前首次訪問北京時,看到一名女性進入從外面能清清楚楚看到裏面的廁所,被驚到了。

   

  以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為轉捩點,中國大城市和世界聞名的旅遊勝地的廁所大幅改善,但地方城市和農村地區仍一如既往。據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的統計,農村地區的廁所普及率截至2016年達到8成左右。雖説相比2007年的57%大幅改善,但很難説乾淨的廁所已經充分普及。還有推算認為,即使是現在,中國全國仍有4億人過著沒有廁所的生活。

  

 

  習近平再次倡導推進廁所革命,透露出其對於農村地區生活水平趕不上城市地區的現狀抱有強烈危機感。在2017年11月提出的倡導中,習近平提出「廁所問題不是小事情,是城鄉文明建設的重要方面,不但景區、城市要抓,農村也要抓,要把這項工作作為鄉村振興戰略的一項具體工作來推進,努力補齊這塊影響群眾生活品質的弱項」。

       

  習近平2012年秋季就任最高領導人之後,每次赴農村考察都很留意廁所的狀況。2014年12月,他訪問鎮江市世業鎮的農戶洪家勇(78歲)家中時就詢問了廁所的情況。

   

  洪家勇回憶稱,習主席來到我家後,站在廁所前面問我馬桶是抽水式的嗎?我回答説是。習主席説,廁所雖小,卻是關乎民生的大問題。這句話成為今日中國「廁所革命」的口號。

   

  習近平為何如此在意廁所呢?他在2017年10月的十九大上表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抽水馬桶在農村地區不斷普及(江蘇省鎮江市世業鎮)

    

  作為改革開放40年的成果,人民群眾的生活在電視機和冰箱等物質層面確實變得豐富。但在以廁所為代表的生活品質層面,或許還難以説是過上了高品質的生活。在這個背景下思考「廁所革命」的必要性就容易懂了。

   

  「廁所革命」也獲得了民眾的好評。在西安從事會計工作的劉女士(28歲)開心地表示,「周圍的廁所越來越乾淨整潔」。中國人自己也知道外國人戲稱中國廁所為「你好廁所」,除去這一惡名為中國重拾大國驕傲作出了貢獻。

 

  不過,接二連三出現的豪華廁所遭到質疑也是事實。一位生活在北京的女性(30多歲)表示,「除了廁所外,醫療和養老金等有很多事情還要改善」。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中國總局長 高橋哲史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