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投資者該如何讀好《人民日報》

2017/08/17


    村山宏:「想要投資中國股票,是否已經離不開《人民日報》?」日前發生了令人産生這種感慨的事情。《人民日報》批評互聯網企業騰訊控股提供的遊戲應用程序之後,騰訊的股價出現暴跌。《人民日報》代表了中國共産黨和政府的立場,一直對中國股票産生巨大影響。甚至有人説,如果想投資中國股票,就要閱讀《人民日報》,了解中國的政策變化……

 

騰訊的手遊《王者榮耀》

 

   對遊戲的批評呈現出宣傳活動的態勢。《人民日報》網路版(人民網)7月3日呼籲當局加強對熱門手機遊戲《王者榮耀》的限制,《人民日報》也在7月中旬之前,連續刊登批評文章。《王者榮耀》是一款分為敵人和夥伴的團隊、操縱歷史上和傳説中的英雄人物來破壞敵方的防禦塔的遊戲。在中國,通過騰訊的「微信」能輕鬆登陸。

 

   《王者榮耀》每日的用戶人數達到8000萬人,正在引發17歲少年因連續玩40小時遊戲而暈倒等各種社會問題。在遭到批評之後,在香港上市的騰訊股價在隨後的4日一度下跌5%。雖然騰訊先發制人,2日便宣佈了將12歲以下的遊戲時間限定為每天1小時等自主限制,但未能化解批評的聲音。市場認為,這是政府限制遊戲的前兆,日趨擔憂騰訊的遊戲業務。那麼,《人民日報》開始對股票市場具有影響力開始於何時呢?

 

   留在記憶中的是2015年3月至5月的中國股市的輕度泡沫。當時《人民日報》刊登了支持股價走高的文章,4月上證綜合指數從3000點上漲至4000點。在中國政府已開始擔憂泡沫的4月21日,《人民日報》刊登評論文章表示「4000點才是A股牛市的開端」。投資者據此認為,政府希望股價進一步走高,由於槓桿交易的擴大,6月指數突破了5000點,但遭遇了在隨後的1個月裏下跌3成以上的泡沫破裂。

 

 2016年5月,《人民日報》刊登了有關經濟政策「權威人士」的採訪報導,也對市場造成了打擊。在中國經濟持續減速的背景下,市場上越來越多聲音期待政府採取經濟刺激對策,但「權威人士」卻主張中國經濟並非V型復甦,而是L型。這是認為應重視經濟結構改革的想法,批評了將導致過剩産能和債務增加的經濟刺激對策。L型言論成為股價上漲的沉重壓力。

 

《人民日報》2016年5月9日刊載的權威人士專訪

 

   的確,與企業業績相比,中國股市對政策作出反應的情況更多。這是因為中國存在一種商業環境,因政策而表現強勁的企業業績也有可能突然放緩。在了解這種特點的個人投資者眾多的上海市場,與企業動向相比,政策往往更加受到關注。由於認為了解政策最適合閱讀《人民日報》,股價開始不知不覺在《人民日報》報導的影響下波動。不過,筆者認為《人民日報》的經濟報導與政治報導存在若干不同。

 


 

   《人民日報》由中國的權力者掌握,內容一直忠實反映主流派的意向。與主流派相悖的勢力無法很快擠入《人民日報》,甚至只能利用其他的媒體來影響輿論。在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中,文革派在上海的《文匯報》上刊登評論文章,開始了從劉少奇和鄧小平等實權派手中奪權的鬥爭。相反,鄧小平等改革派1978年利用《光明日報》尋求清除文革派的殘存勢力。

 

     也就是説,雖然《人民日報》欠缺新意,但在政治方面,極為忠實于當時的主流派的思潮。但是,説到經濟報導,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了主流派的意見卻並不明朗。在2015年的股市泡沫中,儘管政府和金融機構進入了警戒模式,但《人民日報》卻鼓勵購買股票。關於經濟復甦的L型言論,也給人以政府內部存在意見分歧的印象。2016年以來,中國政府看起來更重視遏制經濟減速,而不是改革。

 

 

    《人民日報》此次批評騰訊的遊戲,讓人以為或將出現政府的限制,但直到8月,具體方案仍未出爐。在禁忌較少的經濟報導方面,筆者認為《人民日報》或許也會刊登各個勢力觀測氣球式的報導、新思潮和少數派意見。如果以這種前提來閱讀,《人民日報》的閱讀方式和起作用的方式都將改變。在跟上報導之後市場反應的浪潮後,判斷真實性,然後作為中期投資的判斷依據。不論如何,投資者都必須閱讀《人民日報》。

 

     這或許也正是《人民日報》的意圖。就算是《人民日報》,也處於如果不能將讀者擴大至商業界,就已經難以確保影響力的局面。上世紀80年代達到600萬份的《人民日報》發行量目前已減少至200萬份左右。此次批評騰訊的遊戲,或許是源於嫉妒騰訊作為社交媒體迅速提升影響力?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村山宏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