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中國下一個泡沫

2017/01/19


   村山宏:中國又在産生小的「泡沫」,這次是玻璃、煤炭和銅等大宗商品行情。2016年秋價格迅速上升,年底達到頂峰。去年秋季可以説是住宅價格漲勢告一段落、投機資金從住宅流向大宗商品的時期。住宅→股市→海外資産→債券→住宅→大宗商品。在中國,每當一個泡沫破裂後,資金就會流向下一個投機對象,進而相繼形成新的泡沫。猶如泡沫在不斷循環。

 

遼寧瀋陽的房地産開發

 

   在鄭州商品交易所上市的平板玻璃期貨價格年初之後徘徊在每噸1260元~1270元。比去年同月相比上漲了5成左右。去年10月僅為約1000元的價格到11月上漲至1200元左右。與此相同,焦煤、鋼筋、銅和鋅等期貨商品價格也自10月開始大幅上漲。有觀點認為這是過剩産能淘汰政策導致商品供不應求的結果,也有人認為這是由於住宅銷售強勁,建材需求正在增加。

 

   但是,聽起來最具説服力的解釋是,正在發生泡沫的移動和循環。中國去年夏季住宅價格出現暴漲,政府自9月前後起加強調控。住宅價格在10月前後觸頂,深圳等城市轉為下跌。商品行情暴漲正是從那時開始。有觀點認為,由於政府的調控政策,投資者斷定住宅泡沫到此為止,作為新的投資對象,選擇了大宗商品。

 

 

   中國不斷發生資金過度集中於一個投資對象、價格偏離合理水平的局部泡沫。而在政府當局採取措施打擊泡沫、導致這個泡沫破裂之後,投機資金會迅速尋找另外的投資對象,進而製造新的泡沫。稱得上是資金與政府的貓捉老鼠的遊戲,也可以説是泡沫商品在一定期間內循環。下面回顧過去2年裏發生的泡沫的循環。

 

    2015年首先是股票。背景被認為是受到截至上一年的樓市限購令的影響,房地産泡沫破裂,資金流入了股市。政府為了推動新股上市也積極呼籲購買股票。儘管經濟減速下行,但2015年6月上證綜合指數比年初上漲了6成,登上5000點大關。與企業業績背離的股價在夏季暴跌,政府被迫買盤支撐。恰好8月份隨著制度變更,人民幣兌美元暴跌。

 


    見此情景,中國國內的剩餘資金紛紛流向了國外。因為想在人民幣進一步貶值之前將資金換成外幣或國外的不動産。這樣就加速了一年數千億美元的資金外流。中國政府為了阻止人民幣貶值利用了外匯儲備,儲備額持續減少。之後,政府加強了對企業和個人海外匯款的監管,2016年春季以後這股熱潮也稍稍平息。資金流向的下一個場所是中國國內的債券。

 

    10年期國債的收益率2015年上半年一直保持在3.5%左右,隨著資金的流入,從年底開始到2016年年初一下子降到了3%以下的水平。但2016年12月非法信用交易被曝光,以此為契機,市場紛紛拋售債券,10年期國債的收益率暴漲至3.4%(價格暴跌)。在債務泡沫産生的同時,資金重新流向住宅市場。作為經濟對策的一部分,政府放寬了限購令,但導致房價上漲,最終不得不再次收緊政策。

 

    房地産和債券的「泡沫破裂」後,商品市場的交易價格開始迅速上漲。覺察到危險的政府通過提高交易手續費等抑制了投機。玻璃等工業産品的價格上漲勢頭已經衰落,有觀點認為接下來該輪到農産品期貨了。在經濟領域,資金隨著經濟狀況流動是非常自然的情況,但不可思議的是,在中國,資金流向的領域會引發泡沫和泡沫破裂。

 

    為什麼會這樣呢?吸收投資資金的商品不足、各市場的制度設計不完善、政府缺乏準則的投資建議和規定、喜歡投機的國民性……,理由有各種,但筆者認為主要原因是,投資者無視各類商品的價格形成機制和合理的水平,集中進行投資的傾向比較強烈。 「因為周圍人投資了所以自己也投資」、「好像會上漲所以投資」,中國投資者的風格是這種盲從型。

 

    由於市場運作的原理以資金供求為中心,因此經濟原則和基本面在中國很少會被注意到。無論是個人投資者還是機構投資者,一旦出現熱潮便無法抑制,投資人也不見棺材不落淚,這就是中國式投資。因此會反覆出現暴漲和暴跌。要想改變這種變換領域不斷形成泡沫的怪圈,恐怕要在投資者反覆遭遇慘痛的失敗並領悟到必須探索合理的價格水平後才會消失。繼期貨市場之後,中國下一個泡沫會是什麼呢?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村山宏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