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創新潮需要走出「八寶粥」模式

2016/10/21


  永井央紀:9月上旬,筆者認識的一位頗具實力的中國企業家突然找我,他説:「你在A公司的高管中有熟人的話能不能引薦給我?」A公司與日本關係比較密切,可能他覺得日本媒體的記者應該能認識。恰好筆者真的認識一位高管,詢問過後對方回復「可以見面」。雙方見面時作為介紹人的筆者也在現場。

「車庫咖啡」中的IT業年輕創業者們(8月,北京,KYODO)

  朋友安排的會面場所是中國政府專用的迎賓設施。擁有超越五星級酒店的豪華裝修,除了吃飯的地方,還設有寬敞的接待室。可見其對這次會面的重視。

  大致做了自我介紹後,筆者的中國企業家朋友説:「還有一個能喝酒的人要來」。不一會兒,一位30多歲的創業者提著一個紙袋子出現了。在中國,沒有提前打招呼帶其他朋友赴約的情況並不罕見,這位創業者很自然地就加入進來了。

  飯局上,通常大家都是一邊聊著各自的故鄉和自身經歷一邊喝酒。但這位創業者的喝酒方式有所不同。每次氣氛一上來,他都要起身同在座的6個人單獨喝,而且每次都喝乾,啤酒、紹興酒就不用説了,50多度的白酒也接連喝下肚。筆者見過很多能喝的中國人,但在沒人強求的情況下自己乾杯還是很少見的。

  抓住商機的拼命三郎

  筆者對他説:「你真能喝啊」,他靠過來悄聲説:「其實我並不怎麼能喝」。再仔細一看,他的呼吸有些急促,而且頻繁地去洗手間。當他大概第5次去洗手間時,筆者起身跟了過去,發現他一走出房間就搖搖晃晃地扶住了服務員的肩膀。即便如此,5分鐘後他又若無其事地回來了,然後開始新一輪的乾杯。同座的人讓他「不要勉強」,但他笑著説:「沒關係」,依然堅持喝乾。

  飯局結束時,A公司的高管好像非常滿意,耐心地閱讀了那位創業者裝在紙袋裏的資料。分別時這位高管説:「下次談談業務的事吧」。其實喝酒的藝術也不過如此,但有好機會不惜一切代價抓住、以及可以稱為「長輩殺手」的拼命三郎形象無疑給生意夥伴留下了好印象。

  筆者在8月中旬受邀參加的宴會上也感受到了中國企業家同樣的熱情。在某地方政府在北京舉行的創業座談會之後的宴會上,雖然各桌都擺滿了美味佳肴,但幾乎沒人動筷子。100多位企業家忙著遊走于各桌之間一邊敬酒一邊聊天。

  「您是做什麼生意的?」「環境技術?需要我給你介紹朋友嗎?」地方政府的經濟官員也會出席了宴會,其中還包括副市長級別的官員。與筆者一番寒暄過後,他們半開玩笑地提議「我們希望與日本企業共同開發旅遊資源,請務必到我們那兒看看」。

  中國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創業熱潮。2016年上半年的新創企業數量達到261萬家。平均每分鐘就會誕生10家企業。在經濟增速明顯放緩的背景下,中國政府從2014年前後推出了創業促進政策,並將其作為經濟增長的新引擎。

  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口號下,政府相繼出台了低息貸款和成立創業扶持中心等政策。李克強總理9月21日表示營造良好環境促進大眾創業,為經濟社會的健康發展做出貢獻。就像記者曾感受到的一樣,創業熱情正在中國各地擴散。


  但這能為經濟增長做出多大貢獻還不好説。中國政府期待在創業熱潮下出現新的創新。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在7月接受中國雜誌採訪時承認,「自主創新能力不足,包括技術創新,也包括商業模式創新、組織管理創新等」。

  中國的經濟官員稱創新分兩種。一是從矽谷那樣的自由氣氛中誕生的創新,二是像日本那樣熟練工不斷磨礪技術實現的創新。在此基礎上強調這兩種類型創新中國都要爭取實現。但也有經濟學家認為這兩種創新中國都不具備。原因是在能源和社會基礎設施等領域仍存在嚴格的限制。

  能擺脫「八寶粥」的現狀嗎?

  8月,作為經濟同友會訪華團團長考察中國企業的小林喜光(三菱化學控股會長)被問及中國企業的創新能力時,這樣回答:

  「我認為幾乎不具有從0誕生1的能力。只是將現有的技術像‘八寶粥’一樣混合在一起,然後提供有趣的低價産品。這也是創新。」小林喜光接著説:「與我會面的中國企業家跟我説‘沒有夢想和浪漫就無法在競爭中取勝’。最重要的是每個人的魄力不同。這是最重要的。」

  記者曾在2000年代上半期採訪過日本的新創企業。有的人通過與經濟界重要人物的關係來開拓交易對象,有的人以行動力實現突破,雖然類型不同但都是很有魄力的人。不過,很難説這些新創企業誕生了能夠改變日本社會的重大創新。保持中高速增長、擁有13億人口的中國具有優勢。從這種創業熱情中不知能否誕生改變中國和世界的創新。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中國總局 永井央紀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