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專欄 > ROOT > 專欄/觀點 > 老柯要説話 > 中日兩國領導人微笑握手

中日兩國領導人微笑握手

2015/04/24

PRINT

中日深度觀察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過去十年的中日關係大步倒退,特別是兩國領導人大有話不投機半句多之意,能不見就少見。很多人總結眼下的中日關係為「政冷經熱」。其實,如果經熱的話不會太「政冷」,也就是説過去的十年中日經濟也在倒退,至少沒有進步!2014年11月,在北京召開的APEC峰會上,中日兩國領導人時隔兩年半實現會晤,但從媒體公佈的照片看,雙方滿臉不樂意。美國政治家阿米蒂奇諷刺中日兩國領導會面時的表情有點像聞了臟襪子之後的表情。

 習近平與安倍晉三在會談前握手(kyodo)
        應該説,APEC峰會上的會面雖然不盡人意,總算兩國領導人見了一面,愛好和平的人們希望這是重啟兩國友好關係的起步。當然更有悲觀者怎麼都不看好今後的兩國關係。2015年4月份,在印尼萬隆召開的亞非峰會上,中日兩國首腦進行了正式會晤,且從媒體報導的照片看,兩位領導人微笑握手。這次雖然是微笑,但其中涵蓋了多少耐人尋味的意義呢?

        通常政治領導人在施展外交戰略時不僅僅要考慮國際形象,更重要的是要照顧給本國民眾的印象。內外均衡是一個合格政治家的基本素質。對於中國的領導人來説,比如毛澤東時代,政府有能力完全控制輿論,毛澤東的言行可以有選擇的讓民眾知道。但今天是信息網路化時代,政府已經沒有能力完全操控信息的傳播。也就是説政治領導人隨意施展身段的空間越來越小,只能憑實力實施外交戰略。在一個高度國際化的時代,內政和外交越來越統一,內外不再有別。

        對於日本政治領導人來説,外交一直就是高風險的領域。只是今天的安倍首相憑藉其實施的經濟政策推動了日本經濟發展,股市連連攀上新高,此舉大大利多了民眾對安倍首相的支持率。在民主政治國家,對於政治家來説,有了民眾的高支持率就可以有恃無恐,在外交上也可以顯現自信。

 
   柯隆
        如果把外交表述為國家利益的博弈,那麼此次萬隆峰會上的中日首腦會晤平穩進行恰恰可以説是中日兩國國家利益吻合的結果。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習近平主席提出的構建亞洲經濟共同體的設想符合區域內所有國家和地區的利益。有人説,一山不容二虎,但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單引擎的飛機不如雙引擎飛機的動力大。所以中日兩國領導人的平穩會晤一定會對兩國輿論起到很好的導向作用。

        毋庸諱言中日兩國關係還面臨很多挑戰。歷史問題和領土問題都沒有得到滿意的解決。除了這些負資産以外,中日尚未建立互信機制,一旦發生意外事件,中日之間沒有一個解決問題的高效機制。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中日兩國國內都存在一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偏激人士。全球化的今天,除了國家利益嚴重衝突以外,文明開始對立,宗教也開始衝突,擁有極端思潮的偏激人士不斷煽動民族對立和衝突。避免這樣的對立和衝突恰恰是政治領袖義不容辭的責任。

       好在我們看到中日兩國的草根交流在不斷擴展和延伸。我無法從來日本旅遊和出差的中國人身上找到任何一點反日的跡象;當然,我也沒有發現任何一個日本的商家不願意接待中國人。我們應該牢記歷史,但牢記歷史不是為了加深民族仇恨,牢記歷史的目的是防止歷史悲劇的重演。

        我們不能期待中日兩國重新回到80年代的蜜月狀態,毛澤東時代結束以後,中國人看到的第一部電影就是日本的《追捕》,它改變了中國人對日本人的印象,通過這部電影中國人也接受了曾經侵略過中國的日本人的後代。但應該説那時的中日關係是非理性。無論是個人還是國家,我不相信熱烈的友好關係可以持久,我們應該構建平和的理性的中日關係,有道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54
具有一般參考性
 
3
不具有參考價值
 
4
投票總數: 61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