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日本人小聲説 > 從袁厲害事件看政府的職責

從袁厲害事件看政府的職責

2013/01/24

PRINT

   村山宏為日經中文網撰稿:河南蘭考的一家收養孤兒和棄嬰的私人場所發生了火災,結果導致7人死亡。這家收養所是由一位名叫袁厲害的女性自己建立的,並未獲得當地政府的批准。現年46歲的袁厲害被稱為「愛心媽媽」,從1986年起,在25年裏共收養了100多名棄嬰,並依靠擺地攤撫養孩子們。在事件發生後,出現了對袁厲害的質疑,有人稱袁厲害以撫養孤兒為名義從政府騙取補助,還有人質疑袁厲害將收養的孩子送給裕福家庭換取金錢。

圖為日本的兒童養育所女性志願者正在教授孩子英語。此圖為資料照片,與本文沒有直接關係
    與此同時,也爆發了對政府的批評,不少觀點認為收養所必須由政府運營,但政府卻無所作為。而且對民間人士袁厲害違規運營收養所採取了默許的態度。批評的根源在於人們認為政府熱衷於徵稅和賺錢,卻忽視行政機關的本來職責——幫助弱勢群體。政府應該做好政府該做的事情。筆者贊同這種批評,但同時也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民間人士運營收養所真的那麼糟糕嗎?

    正像大多數日本記者那樣,筆者在大學也是學法律的。「為了實現正義,公權力理應介入民間活動」,記得在大學接觸法律的理想論時,年輕的筆者曾經心潮澎湃。當時認為應該加強政府的權限,廣泛消除社會弊端,扶助弱者。但在踏入社會,接觸政治家和官員的機會增加後,筆者對政府的態度卻逐漸發生了改變。

     政府是什麼?政府不過是人們思考出來的抽象概念。實際上,政府可以説就是一群使用國民繳納的稅金的政治家和官員。如果有人問這些政治家和官員會時常思考實現社會的正義和扶助弱者嗎?那麼答案只能是否定的。在筆者所接觸的日本官員中,很多人都整天想著出人頭地。「接下來是局長位子了」、「那個人已就到此為止了」,筆者經常聽到這樣的閒談。

     儘管如此,筆者並不是想譴責政治家和官員的慾望,因為他們也是人。每個人都有家庭,都要生活。任何人都希望獲得金錢和權力。消除自己的慾望,只是為了他人的幸福而生存是非常困難的。而僅將這種聖人君子吸收進政府組織則更是難上加難。

     政府正是這些無法逃脫慾望的人建立的,因此很容易犯錯。在政府擁有強大權力的條件下,如果政府運營民間也能從事的業務或者介入民間活動的機會增多,那就容易導致納稅者稅金的浪費和腐敗行為。因此應該避免不計後果地擴大政府或加強其權限。相反,應該以某種方式監督政府的行為。

     同時,筆者也意識到「民間人士」只會做壞事的想法是錯誤的。在日本會經常民間人士以匿名方式向孤兒院捐贈大量禮物和錢財,幫助柬埔寨等發展中國家貧苦兒童的慈善團體也不在少數,就在現在學生志願者團體也在火車站前舉行著慈善募捐。

     當然,從事慈善活動的人也存在私心和慾望。有些人希望通過慈善活動獲得名譽;有些人希望通過做好事來獲得自我滿足;而有些人則希望降低稅金支出(在日本如果捐錢做慈善,可以降低納稅額);還有人希望從志願者中尋找戀人……。筆者不打算在這裡譴責他們的慾望。因為與政治家和官員一樣,他們同樣是人。即使動機不純,但通過這些慈善活動,仍然有很多不幸的人得到了救助。

     下面接著談收養所的話題。只關心出人頭地和爭權奪利的官員難道能夠建立好的收養所嗎?孩子們在真正喜歡他們的民間人士那裏得到關愛,或許會更加幸福。對於袁厲害是什麼樣的人、以什麼目的撫養那些孤兒,筆者並不沒有更多的信息,但袁厲害喜歡孩子似乎並非謊言。不管袁厲害的真實動機如何,袁厲害都在從事收養孩子的事業,這是改變不了的。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9357.8226.4505/07close
日經亞洲3001816.799.5805/07close
美元/日元108.57-0.7605/0805:50
美元/人民元6.4315-0.031705/0719:50
道瓊斯指數34777.76229.2305/07close
富時1007129.71053.54005/07close
上海綜合3418.8741-22.408505/07close
恒生指數28610.65-26.8105/07close
紐約黃金1831.115.605/07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