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日本人小聲説 > 這是謠言(7)日本為提高體育水平鼓勵跨國婚姻

這是謠言(7)日本為提高體育水平鼓勵跨國婚姻

2019/07/04

PRINT

       一般認為,日本由被稱為「原日本人(大和民族)」的民族凝聚在一起,形成了同質化的社會,但隨著全球化的推進,情況逐漸發生改變。在日本長期居住的外國人達到273萬人(截至2018年12月底,日本法務省數據)。另一方面,獲准加入日本國籍的外國人已累計達到56萬人(包括已死亡人數)。加起來超過300萬人。日本社會存在相當於全部人口(12600萬)的3%的非「原日本人」。此外,每年還有超過3千萬外國遊客訪問日本。日本人和外國人在日本相遇並結婚的事已經完全不再稀奇。

 

       就像這樣,日本不斷有混血兒和外國人的孩子出生。如今已到了學校的班級裏會有12個混血兒或外國人孩子的時代。甚至可以説,在當今的日本,只要組建2、3個足球隊,就必定會有1個外國人、混血或移民的孩子。像乒乓球運動員張本智和那樣、父母都出身於中國、在日本出生和長大的移民後代的日本人也在增加。當然,日本社會應該公平地對待混血和移民系列的運動員。但在以前,情況完全相反。很多混血運動員和移民系列的運動員一直受到欺負和歧視。即便擁有很強實力,也會被不恰當地放在不利的位置。

 

       也有混血運動員對偏見和歧視提出異議。活躍在美國職棒大聯盟的達比修有(Yu Darvish)的父親是伊朗人,而母親是日本人。欠斟酌的人在推特(Twitter)上發帖稱「(他)不是日本人」,達比修有見此反駁道「我就是日本人啊(笑)。一直在日本長大,就算是開玩笑,如果有人説我不是日本人,也會感到不愉快」。籃球運動員八村壘一有機會就説「希望為日本的混血兒們打球」。在美國活躍的八村的身影將給在日本經歷辛酸的混血兒們帶來希望。

 

       筆者寫這篇文章,完全不是為了想説消除種族歧視和保護人權等「漂亮話」。而是希望指出,如果不積極接納那些帶著憧憬來到日本的外國人和日本人之間生下的孩子,那麼他們有可能隨時遠離日本而去。田徑運動員薩尼布朗在日本長大,據説日本的大學曾希望他入學並進入田徑隊,但他最後選擇了美國佛羅里達大學。這是因為不但美國大學的田徑訓練方法比日本優秀,而且還可以學習運動事業管理學。網球運動員大坂直美在4歲時與父母和姐姐一起移居美國。幾年前,她在美國遇上了優秀的教練,與生俱來的才能被充分挖掘和發揮。

 

       棒球和籃球自不必説。不僅是從事棒球的達比修有和籃球運動員八村等混血運動員,非混血的日本運動員也相繼前往美國。已退役的棒球超級明星鈴木一朗並未返回日本,而是繼續留在美國。因為美國的體育環境更為優越。如果對此置之不理,很多混血運動員都有可能離開日本,選擇美國。筆者並不是出於國家和民族榮譽的喪失等民族主義感情而對上述事態表示擔憂。有才能的年輕人到美國尋找出路是件好事,但令人憂慮的是,如果人才不願回到日本,日本的體育産業將走向衰退。

 

       不僅限於體育,能吸引人才的地區、産業和企業才會走向繁榮,相反,失去人才的地區,産業和企業將陷入衰退,這是一般規律。日本沒有抓住互聯網産業的潮流,未能孕育出美國谷歌、亞馬遜和Facebook那樣的巨大企業。日本企業的保守性作為原因常被提及,但筆者認為人才短缺才是最主要的原因。日本20歲左右的年輕人口與30年前相比減少了一半,谷歌等互聯網企業吸引印度人和俄羅斯人等全世界的人才,而缺乏人才的日本企業則難以與之抗衡。況且,美國並非依靠政府的力量,而是憑藉民間的魅力吸引人才。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