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鐵漲價看到的中國

2017/02/23


  村山宏 為日經中文網撰稿:説過很多遍了,沒有競爭的社會就會隨心所欲地決定價格。據説中國的高鐵要大幅上調票價。

 

  據中國媒體報導,在上海和深圳之間運行的高鐵二等座票價將上漲25~30%,一等座將上漲65~70%。消息一出,普通百姓紛紛表達了不滿,雖然不清楚中國鐵路總公司能否就這樣漲價,但希望大家能借此機會重新思考一下國家壟斷業務的弊病。

 

停在四川峨眉山站的高鐵(kyodo)

  

  中國的高鐵路線只用了幾年時間就遍佈全國,超過了作為「始祖」的日本新幹線,迅速成長為世界第一的規模。高鐵由原鐵道部籌劃,借助政府的力量以極快的速度在各地建設了路線。那麼在這個過程中對收益性做了多少考慮呢?據説除了連接北京-上海的路線外,大部分路線都在虧損。

 

  中國高鐵為了避免進一步虧損被迫上調票價。如果不漲價的話,最終也許由政府來填補虧空。政府的補貼和援助聽起來好聽,但歸根結底用的還是百姓交的稅金。而這樣一來,政府用於醫療、教育和老年人護理的資金就會相應減少。

 

  我始終反對中國的國有企業和政府相關企業壟斷業務。但我一直被不少讀者誤解因為是日本人所以才反對中國的國家業務,其實並非如此。另外也不是因為對日本在高鐵上輸給中國感到不甘心所以才反對的。

 

  是因為以政府為主體的業務和以國有企業為主體的業務效率低才反對的。有政府做後盾的話,企業就不會考慮收益性和效率性。結果導致大量負債,無法償還負債的話,就會用百姓的錢來填補。也就是通過大幅上調費用,或者使用稅金來解決問題。

 

  日本1964年開通第一條新幹線,之後並沒有立即將新幹線擴大到全國範圍。北海道去年才剛剛開通新幹線。日本全國都開通新幹線用了50多年的時間。原因很簡單,就是考慮到收益性,無法輕率地進行建設。

 

  日本的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鐵道公司圍繞建設費和運營費慎重地反覆進行了討論。以前新幹線業務由日本政府旗下企業「日本國有鐵道」(簡稱:國鐵)負責,但國鐵缺乏經營能力,虧損越來越嚴重。當然也就沒有不斷建設新幹線的能力。

 

  日本政府為遭遇鉅額虧損的國鐵提供補貼進行了援助,但被批評為浪費稅金。國鐵為了消除虧損屢次上調票價,生氣的日本老百姓減少了國鐵的利用,結果造成經營進一步惡化。

 

  日本政府無法一直扶持虧損的國鐵,1987年終於實現了民營化。通過民營化,國鐵主要拆分成了JR東日本、JR西日本和JR東海等主要7家大企業。成為從政府完全獨立出來的民營企業後,各企業終於開始認真思考經營了。

 

  因為JR各公司不能再依靠政府的援助,必須要與其他民營鐵道企業(私鐵)競爭。在東京,除了JR東日本外,東急、小田急、京王、西武、東武、營團地鐵和都營地鐵等各公司也在運營多條路線。如果票價上漲或服務質量降低,旅客就會流向私鐵。

 


 

  日本關西地區有很多實力強大的私鐵,競爭更加激烈。從大阪到神戶的話,有JR西日本、阪急和阪神三家企業的路線可以選擇,大阪到京都除了JR西日本外也有阪急、京阪等路線。選擇哪條路線由旅客根據票價和時間決定。JR西日本只能通過削減成本來對抗私鐵,而不是上調票價。同時還致力於提高列車速度等服務質量的提升。

 

  日本在遠距離區間方面,除了私鐵外,JR各公司還不得不與航空企業和客車企業競爭。東京至大阪區間,除了日本航空和全日空外,包括中國春秋航空在內的多家廉價航空公司都開通了航班,與新幹線展開激烈的客戶爭奪。此外,眾多客車企業的高速客車也來往于東京和大阪,如果JR東海提高新幹線的票價,人們便將轉為利用廉價航空公司和高速客車。

 

  日本成功通過國鐵的民營化、企業分割和引入競爭原理,在控制票價的情況下提高了服務質量。那中國呢?上海至杭州等近距離區間,有多少家鐵路公司相互競爭呢?上海至深圳這樣的遠距離區間,有外國資本的廉價航空公司參與競爭嗎?如果沒有競爭,高鐵就能夠隨意上調票價。

 

  當然競爭也存在弊端。JR西日本因為過分追求速度,疏於安全管理,大阪至寶塚間的線路(普通列車)發生了人員傷亡事故。阪急和阪神的經營陷入困境,最終兩家企業不得不合併。過度競爭有時會帶來危害。在這裡有政府該發揮的作用。政府應該調查各企業之間的過度競爭以及經營上的問題,必要情況下對企業進行指導。

 

  政府主導經濟建設是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模式。在低收入國階段,由於民營企業資金和人才短缺,項目的實現需要花費較長時間。因此,在低收入國階段,相比民營企業,政府及政府系企業主導經濟建設更容易在短時間在完成大的項目。

 

  但是,依賴政府發展經濟的話,容易導致業務效率低下,陷入虧損。如果陷入虧損,最終只會讓老百姓買單。因此,經濟取得發展後,很多國家都會減少政府對經濟的干預,讓民營企業來建設經濟。政府只需要監督業務是否被妥善運營即可。

 

  中國已經達到中等收入國家的水平。不再屬於政府主導、利用稅金來推進低效率業務的階段。而是應該轉變觀念,想辦法利用民營企業,實現廉價、高質量的公共業務。

 

  在感慨「物價高、稅金高」之前,是不是應該想一想為什麼物價和稅金會這麼高?這才是邁向高收入國家、已開發國家的第一步。

 

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村山宏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

 

專欄-日本人小聲説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