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賣國賊」

2015/10/07


        村山宏為日經中文網撰稿:「賣國賊」一詞在中國網上隨處可見。人們聲稱不能原諒在國家重要的法定假日到日本大量購物的人,指責不支持國貨而赴日購物是賣國行為。同樣,在日本也有高度關注國家利益的「愛國者」批判進駐中國的日本企業。然而,從國家層面考慮利益的思想已與當今時代脫節。我不贊同這些所謂「愛國者」的意見,而主張應該跨越國家這一限制,由各地區、各企業、各人來追求各自的利益。為了清楚説明「愛國者」的言論究竟有多麼落後而且可笑,本文將特意站在「愛國者」的角度來論述中日關係。


   專欄-日本人小聲説

   日本人就是中國人?

   日經收購FT陰謀論真是夠了

   媒體是中日關係惡化的元兇?

   安倍很壞,但日本人不壞?

   不排隊的國家沒有資格談愛國

   日本與中國空軍的那段藍天情

   從餃子起源於韓國説起

   房子、國家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

   中國為啥這麼貴

   愛國青年們,知道高杉晉作嗎?

   中國人和美國人為什麼被討厭

   為MAO醬流淚的中國人

   「小日本主義」值得中國參考

   中國菜並非世界第一!

   中國「愛國青年」該學半澤直樹

   二流萬歲!

   將中日關係從政治家手中奪回

  「早戀」拯救中國教育

  
  》》》更多

        站在日本愛國主義的角度來考慮,正確的選擇是擴大日本國家利益,並削弱中國國家力量。為此,我必定會寫一篇利用中國「愛國者」的文章。我會悄悄地支持中國「愛國者」的「不買日貨」「日企快滾出中國」的言論,還會煞有介事地進行調查研究,證明中國産品有多麼優秀,並以此為據發佈「日本産品在中國已失去競爭力」的報導,強調日本企業已難敵中國企業。

        之後自然會有中國的「愛國者」大肆宣傳日本産品質量之「差」。如果中國人信以為真,中國的消費者就不會再購買日本産品,失去了市場的日本企業自然而然就會撤離中國。身為「愛國者」的我的目的正在於此。從國家利益來看,應該敦促日本企業儘快撤離中國市場,轉而進駐東南亞、印度市場,以分散風險。維護國家整體利益,而非企業短期利益,這就是「愛國者」所期望的。

        日本的「愛國者」認為,日本企業進入中國只能給企業帶來短期利益,而無法給國家整體帶來長期利益。20世紀70,80年代,日本為中國提供了鋼鐵生産技術用於當地的大型合作事業建設。合作本是為了開發潛在市場,但是中國鋼鐵廠吸收了日本的技術後不斷擴大生産,以致鋼鐵産量過剩,價格下降,損害了日本鋼鐵廠商的收益。此外,中國在得到日本鐵路公司的技術支持後,以該技術為基礎,短時間內在全國各地鋪設高鐵,在海外鐵路市場上也與日本展開了激烈競爭。

       中國的倣造風險更應給我們敲響警鐘。日本企業在中國製造新商品後,立刻會出現一模一樣的倣造品。這是因為在日本「賣國賊」教授知識和技術後,有優秀的中國「愛國者」向外界洩密。尤其是在機器人、氫燃料電池、環保等領域,日本的技術可謂是國家至寶。如果繼續放任中國製造出和日本一模一樣的産品和服務,日本必會失去其國家競爭力。

       即便是借助身為敵人的中國「愛國者」的力量,也要阻止日本企業進駐中國,這就是重視國家利益的戰略。事實上,2012年9月中國爆發反日示威遊行、大肆抵制日貨時,最高興的莫過於日本的「愛國者」們。因為這樣一鬧,日本企業就不會再去中國發展,也不用擔心日本經濟受中國左右了。過不了多久,日本企業就會將陣地轉移至東南亞,中國經濟急速下滑也不會給日本帶來太大影響,日本「愛國者」對此感到十分滿意。

       為了阻止中國進一步壯大,散佈消息使中國人得意自滿也不失為一個辦法。比如説,不動聲色地在文章中寫一些中國人愛聽的話,如「中國地鐵總長達世界第一」「中國鐵路運行速度達世界第一」等等,以此使中國人驕傲自大,失去危機感,變得懈怠。決不能指出中國的缺點。只能宣揚中國産智慧手機、電視機、汽車性能多麼優秀,隻字不提其中的零部件産自日本。因為一旦中國下定決心製造半導體等零部件,日本經濟就將被逼至絕境。也決不能談及中國經濟構造的缺陷,不能喚醒中國發起變革。


       此外,我們還應該引導中國人不再關注日本,向中國傳遞「日本已經沒有可學之處」「日本經濟已迎來終結」等信息,減少中國的日語學習者,降低對日本的關注度。最好讓中國人摸不清日本的真實情況,也讓他們不了解經濟泡沫破裂後日本經歷了何種失敗。即使中國陷入了相似的困境,也不能讓他們借鑒日本過去的經驗。我們只需冷眼旁觀,看中國遭遇比日本更嚴重的失敗。

       這就是我從日本「愛國者」的角度出發想出的重視日本國家利益的種種策略。各位讀者,你們怎麼看?不覺得有些可笑嗎?在國家控制經濟部門的時代,不擇手段運用外交策略維護國家利益意義重大。但是,現在的經濟狀況又如何呢?美國蘋果手機由日本企業提供零部件,台灣企業在中國大陸進行組裝,隨後銷往歐洲。中國的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其成長得益於美國投資家的資金,而阿里巴巴的發展中獲利最多的就是美國投資家。

        國家利益的概念正逐漸變得模糊。全球關係錯綜複雜,一個地區的繁榮與另一個地區的繁榮息息相關。某個地區發展停滯,另一個地區也會受到負面影響。相對的,對某個地區的援助也有可能成為自己的利益。與其假借愛國的名義,費盡心思策劃一場陰謀,或是在外交問題上費力週旋,不如將經濟交給市場,讓企業自由發展不是更有效率嗎?説白了,「愛國者」的目的是借國家強大提高自己的地位,並非是出於什麼崇高的理由而提倡愛國。

      在我的日經中文網專欄中,講述了和「愛國者」完全相反的言論。勸誡中國切忌大國意識和驕傲自滿,指出了中國存在的諸多不足,也強調了收集假想敵日本的信息的重要性。不知這能否成為中國的助力?沒錯,在日本「愛國者」眼裏,我就是個希望中國發展的「賣國賊」。我之所以願做「賣國賊」,是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超越了國家和民族、利益共享的時代。

      當今時代,各個地區利益關係錯綜複雜,只有摒棄一國觀念,和其它地區加強聯絡才能帶來更大的利益。從今往後,「賣國賊」越多的地區,經濟必定發展得越快,該地區也會愈發強大。如果説20世紀是「愛國者」的時代,那麼21世紀或許就是「賣國賊」的時代。

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亞洲總局編輯委員 村山宏,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專欄-日本人小聲説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