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日本人小聲説 > 世界第一帶來的不幸福

世界第一帶來的不幸福

2012/04/23

PRINT

        村山宏為日經中文網撰文:東京誕生了巨大人工建築物——東京晴空塔,高度達到634米。這超過了600米高的中國廣州塔,獲得了世界第一的頭銜。而在超級計算機領域,日本的「京」也超過了中國的「天河1A號」,在計算速度方面達到了世界第一。世界第一,這是在日本很久都沒聽到的語言了。日本人不再使用這個詞語是從何時開始的呢?

高度達到634米的「東京晴空塔」
      過去,日本曾經因新幹線的速度達到世界第一而感到自豪,或者因青函隧道的長度成為世界第一而驕傲。筆者于1982年離開家鄉來到東京,仰望新宿高層建築群的時候,曾經感嘆「真了不起啊」。自從上世紀70年代到80年代,為了獲得亞洲第一的寶座,日本眾多建築公司在大廈高度方面展開了競爭。

       那時是日本沉醉於世界第一美夢的幸福的時代。接連不斷産生的世界第一象徵了不斷發展的日本的強大力量。雖然當時的高增長讓人覺得會永遠持續下去,但到1990年,經濟泡沫很快破裂了,於是日本馬上就失去了活力。由於沒有了充裕的資金,企業和政府都不斷在世界第一的競爭中失敗。

       「要是有錢人,肯定是不喜歡高層建築的。看看世界的超高級酒店。不都是低層的嗎?」。經濟泡沫破裂之後,日本一名曾經是高級官員的經營顧問對筆者説。即使因世界第一的高度和長度産生自豪感,也沒有實際意義。而更加重要的難道不是使用這些設施的人們的滿足度和使用價值嗎?

       例如,連接北海道和本州的青函隧道。雖然耗費了巨大的資金並經過漫長的年月之後得以開通,但由於成本核算方面出現虧損而受到了質疑。在飛機時代使用隧道,在海底跑火車的想法已經落後於時代。人們對於世界第一的狂熱也已經冷卻。

       「非要追求世界第一的理由是什麼呢?難道第2位就不可以了嗎?」這是兩年前圍繞超級計算機「京」的預算時,任日本行政刷新擔當相蓮舫所發出的質疑。 

        取代日本展開世界第一競爭的是亞洲其他國家。上世紀90年代,馬來西亞吉隆坡建成了世界第一高的「吉隆坡石油雙塔 」。進入本世紀之後,台灣的「台北101」奪去了世界第一寶座。但都和日本一樣,隨著經濟陷入低增長,已經全部撤出了世界第一的競爭。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3432.71-53.0910/2812:36
日經亞洲3001453.62-0.5210/2812:36
美元/日元104.30-0.5310/2812:31
美元/人民元6.70760.003110/2803:31
道瓊斯指數27463.19-222.1910/27close
富時1005728.990-63.02010/27close
上海綜合3253.5298-0.785910/2811:21
恒生指數24720.47-66.7210/2811:20
紐約黃金1908.86.110/27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