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資金氾濫 正在製造泡沫

2017/05/10


       中國為防止人民幣暴跌加強了對境外匯款等的限制,國內的大量資金集中流向房地産市場和互聯網金融等,這讓出現泡沫的擔憂再次增強。由於投資過熱,當前的中國經濟形勢正在好轉,但鐵礦石等資源進口量激增,經常收支恐怕會陷入惡化。膨脹的泡沫有可能會成為擾亂中國經濟穩定的因素。

 

      住宅價格超泡沫期東京

 

      上海市郊區的小昆山鎮是一個零星遍佈著工廠且交通並不便利的地區,但上海市3月底出售的該地區的土地中標價格達到每平方米3.6萬元,這與東京有較多富裕階層居住的世田谷區等相差無幾。小昆山鎮當地的居民傳言説,「如果這裡建起住宅的話,每平方米可能要賣到5萬元」。

 

 

 

      據上海易居房地産研究院統計,2015年上海的新建住房價格達到居民平均年收入的20.8倍。另據東京KANTEI的數據,1990年東京的新建住房價格為平均年收入的18.1倍。中國大城市的住宅價格已經超過泡沫期的東京,令人可望不可及,而上海房價從2015年起到現在又上漲了40%。

 

      北京和深圳也一樣,2017年3月,70個主要城市中有62個城市的住房價格上漲。1~3月全國300個城市的土地出售額比1年前增加50%。對漲價的期待吸引了投資資金,進一步推高了價格。

 

      找不到出口的資金回流國內

 

      當局難以徹底監管到的「影子銀行」問題也開始重燃。截至4月底,個人通過互聯網進行投資的「點對點(P2P)金融」的餘額超過9500億元,猛增至1年前的1.7倍。

 

      企業等通過銀行出借剩餘資金的「委託融資」突破了13萬億元。比1年前增加20%,其中部分資金流入了用途不透明的理財商品中。委託融資和理財商品等狹義「影子銀行」的資金截至2016年年底達到近60萬億元,規模佔國內生産總值(GDP)的80%。

 

      貝恩諮詢中國代表韓微文表示,因資本管制,海外投資變得困難,資金正在回流國內。中國政府為了防止美國加息造成嚴重的人民幣貶值和資金外流,從2016年中期開始加強資本管制,500萬美元以上規模的海外併購等事實上被暫時叫停。中國以前就限制跨境資金交易,被堵住出口的資金正在國內氾濫。

 

      中國股市也迎來了資金回流。約3200家上市公司2016財年(截至2016年12月)的合計凈利潤同比增長5%,而當前的上證綜合指數較2016年年初的最低值上漲了近20%。1~4月實施首次公開募股(IPO)的企業也達到167家,增至1年前的4倍。

 

      1~3月的初創企業投資也時隔3個季度增加,達到535億元。共享單車ofo在3月籌資4.5億美元,成為雖未上市但評估額超過10億美元的「獨角獸」企業的一員。虛擬貨幣比特幣按人民幣計算的價格當前約為每比特幣9千元,一直保持在最高水平。

 

      中國人民銀行(央行)行長周小川警告稱,「如果真是大水漫灌的話,實際上對經濟還是非常有害的,可能導致通貨膨脹上升、資産價格泡沫等各種各樣的問題」。不過,中國政府推動投資熱潮的因素也比較大。

 


      中國1~3月的財政收支為1551億元赤字。自1995年以來,時隔22年財政收支在1~3月再次出現赤字。面向秋季的黨代會,政府為了使經濟穩定,正在加速推進基礎設施投資。1~3月25家主要建築機械企業的鏟車銷量同比增加98%。1~3月的平均批發物價同比上漲7.4%,較全年下跌1.4%的2016年快速逆轉。

 

      國內過剩投資的副作用

 

      國內的過剩投資帶來了經常收支惡化的副作用。

 

      除商品外,還包括知識産權交易等的貿易和服務收支1~3月盈餘187億美元,同比減少64%。從季度來看,自出現逆差的2014年1~3月以來,降到了時隔3年的低水平。因為隨著國內投資的擴大,鐵礦石等的進口量翻倍,貿易順差減少25%。

 

      所得收支截至2016年連續2年出現逆差,與貿易和服務收支加在一起的經常收支盈餘在2016年10~12月同比減少86%,為118億美元。經常盈餘存在持續減少的可能性,可能會動搖對人民幣的信心。

 

      中國經濟一直保持6.5%以上的增速,金融市場上盪漾著安心感。一方面,中國除去金融機構之外的民間債務在GDP中的佔比超過200%,與日本的泡沫末期類似。加強了警惕的中國央行開始收緊金融政策,已經開始接連出現社債發行延期和中止等影響。如果不能順利控制住投機過熱,將出現壞帳猛增等情況,世界再次意識到中國風險的可能性在增加。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張勇祥 上海、原田逸策 北京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