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程序員越來越多了

2020/11/27


  新冠疫情讓日本企業在數位化轉型(DX)方面落後的問題浮出水面。日本的IT人才在品質和數量上均不足。專家向日本政府提出的緊急建議中也列出了在數位領域培養女性人才的問題,女性在日本的IT領域發揮才能的機會將擴大。

      

  「終於接觸實際業務了」。在軟體開發公司ISOPRA工作的市地美春表情緊張。她8月剛入職,崗前培訓期間學習了編程語言等,10月中旬開始參與開發項目。  

    

市地美春從醫院的行政人員轉行為IT工程師(東京都千代田區的ISOPRA)

      

  市地美春以前在一家醫院從事行政工作。由於醫院的官網升級,她在自學調整文本顯示方法的過程中對編程産生了興趣。今年1月進入DMM.com的子公司面向社會人員開設的培訓學校「DMM WEBCAMP」,學習了編程技術等。

     

  在培訓學校裏,市地美春不僅學會了獨自製作網站,還與其他幾個人組成團隊,學習了製作電商網站。這些內容能夠幫助她邁出IT工程師的第一步。市地美春幹勁十足地表示,「我要學習更加廣泛的技能和知識,希望有一天能夠指導後輩新人」。

       

  日本獨立行政法人信息處理推進機構(IPA)的IT人才白皮書顯示,從2019年度的調查來看,日本國內約1000家IT企業中,9成以上回答稱人才不足。其他企業也為推進數位轉型不斷尋求IT人才,擁有相關IT技能的女性發揮才能的空間很大。除了跨行業跳槽的情況之外,有些女性的目標是在公司內部轉為IT崗。  

    

  「可以幫助營業人員縮短查找商品資料的時間」。在富士通工作的堀添裕子9月上旬在視頻會議中向一家食品製造商負責推進數位轉型工作的高管們這樣介紹。她介紹的是富士通提供的聊天機器人服務「CHORDSHIP」。用戶用文字或語音輸入問題後,可由人工智慧(AI)進行判斷並作出妥當的回答。

    

  堀添裕子2019年4月調到了現在的部門。在此之前,她曾在富士通集團公司的商品介紹研討會事務局、以及負責策劃和研究新業務的部門工作。在富士通下決心進行結構改革的背景下,堀添裕子覺得「繼續待在這樣的部門會很不安」,因此申請轉崗到IT部門。

     

  堀添裕子之前幾乎沒有系統工程師所需的相關知識。於是她首先利用上下班和孩子學習的空閒時間,通過培訓網站「Udemy」學習這些知識。轉崗之後,她經常請教現場的開發人員,遇到不懂的地方也自己查資料學習,逐漸掌握了相關技能。

        


          

  現在,堀添裕子已是一名IT顧問,她的工作是向顧客演示通過「CHORDSHIP」來改善業務的方案等。堀添裕子表示,「只要掌握與技術人員溝通、整理要素所需的最低限度IT技能,就能為工作單位作出貢獻」。

          

  IT行業被認為存在AI、大數據分析、物聯網等尖端人才不足的問題。日本信息處理推進機構的調查顯示,9成以上的IT企業回答稱,不僅缺少人才,而且人才質量也不高。

      

  在日本IBM工作的條條Shino是使用雲平臺的系統架構設計顧問,負責汽車廠商的物聯網系統及銀行的金融科技系統等。作為一名主管,她還管理著10多名部下。

      

             

  此前,條條Shino作為負責大學研究系統和圖書館書籍檢索系統的工程師,擔任著伺服器運維等工作。她表示,隨著雲計算等新技術的普及,「要求掌握的技術也不一樣了,我一直在學習」。

        

  在日本IBM,除了網路課程之外,還可以通過每週20~30次的研討會等方式來學習技能。為了解最新的AI情況,條條Shino現在仍每週抽出2~3個小時參加研討會。她表示,「每天都要學習會被客戶問到的新技術和新産品」。

    

  日本的勞動力調查顯示,女性在全體就業者中佔45%,單從信息服務行業來看,女性的比例僅為25%。熟悉業界動向的岩山笑子(Recruit Career公司)表示,「IT行業需要處理系統故障等,容易經常加班,一直是以男性為主的行業」。

    

  除了人手不足之外,2016年日本《女性活躍推進法》的正式實施也成了調整勞動方式的契機。據稱,IT行業與其他行業相比,居家辦公制度較為普及,越來越多女性因為「想擁有一技之長」而轉到IT行業。

       

  日本內閣府的專家研究會11月19日向男女共同參畫擔當相橋本聖子提出了緊急建議。針對在服務行業等工作受到疫情打擊較大的女性,建議「面向數字等增長領域培養轉型人才,並提供就業支持」。岩山笑子指出,「要進一步促進女性在社會中的活躍,需要積極錄用女性擔任上層崗位,並樹立這方面的典範」。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