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穿梭日本 > 酷日本 > 日本電影的2018年:非商業片迎來春天

日本電影的2018年:非商業片迎來春天

2018/12/17

PRINT

  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和上田慎一郎的《攝影機不要停!》,這2部非商業片的熱映在各種意義上成為象徵日本電影現狀的事件。

  

獲得坎城電影節金棕櫚獎的《小偷家族》

 

  在坎城國際電影節上,《小偷家族》作為日本作品時隔21年獲得最高獎金棕櫚獎。56歲的是枝裕和堅持以原創作品為主的拍攝活動,穩步確立了地位,具有將過去的積累集大成的氣場。《小偷家族》作為日本的非商業片,投入巨大預算,匯聚實力派演員,最終走向世界。票房達到45億日元。

 

  《攝影機不要停!》是34歲的上田慎一郎的第一部長篇作品。這只是一部從演員工作室誕生的小品,製作費僅為300萬日元。用一鏡到底的手法講述了拍攝僵屍電影的劇組遇到真正僵屍的故事,將小成本轉變為優勢的創意取得了成功。最初只在東京的2家影院上映,但通過網上的好評傳播,進一步擴大了上映規模。票房超過30億日元,給行業帶來了衝擊。

 

《攝影機不要停!》的劇照

 

  作為非商業片,上述兩部作品可謂處於極大和極小的位置上,但導演都充分發揮了個人風格,顯示出日本獨立電影的豐富性。既有在第一線持續拍攝的40~50多歲導演,也有不斷出道的20~30多歲年輕導演,人才濟濟。

 

  不過也存在課題。正如在坎城獲獎後是枝裕和指出的一樣,日本的電影扶持系統薄弱,大型電影公司對原創作品的製作態度消極。堅持個人風格的導演只能到海外找出路,諏訪敦彥、河瀨直美、深田晃司、舩橋淳和松永大司等借助國際合拍片拍出了力作。是枝裕和也正在法國拍攝新作。

 

  隨著數位化技術的發展,小成本製作成為常態化也是一個問題。雖然年輕人才很多,但日本國內沒有一個長期培育導演的環境。

 

  一線導演在今年也出了很多佳作,比如大森立嗣的《日日是好日》、瀨瀨敬久的《菊與斷頭臺》、石井岳龍的《朋克武士》、塚本晉也的《斬》、行定勳的《河畔》、衝田修一的《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吉田惠輔的《犬猿》、山下敦弘的《硬核》等。以濱口龍介的《夜以繼日》和三宅唱的《你的鳥能唱歌》為代表,年輕導演顯示出過人的才能。

 

  東寶發行的《Code Blue/緊急救命》劇場版和《名偵探柯南 零的執行人》兩部電影收穫了超過90億日元的票房,但也有很多作品票房不足10億日元。電影記者大高宏雄認為,「東寶的成功方程式已經動搖」。有觀點認為,與依賴知名原作和明星的大製作相比,觀眾選擇了「站在剃刀邊緣」的是枝和上田的作品。

 

  特效化粧師辻一弘憑藉《至暗時刻》榮獲奧斯卡獎也是日本電影界的一大壯舉。給在海外發展的日本電影人帶來了勇氣。可以説,日本國立電影檔案館的成立彰顯出,保存、利用與製作、發行、上映都是電影文化不可或缺的支柱。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古賀重樹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3354.4054.3112/06close
日經亞洲3001307.478.9812/06close
美元/日元108.56-0.3212/0705:49
美元/人民元7.0343-0.009512/0616:26
道瓊斯指數28015.06337.2712/06close
富時1007239.660101.81012/06close
上海綜合2912.013612.545112/06close
恒生指數26498.37281.3312/06close
紐約黃金1459.1-17.812/06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