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股市在危機下快速反彈

2020/06/09


     資金正在迅速流向世界股票市場。日經平均指數6月8日時隔3個半月突破2萬3000點大關,在實體經濟的復甦軌道被認為是「U型」和「L型」的背景下,股市卻實現了「V型」復甦。規模史無前例的財政刺激和貨幣政策正在加強樂觀情緒。如果發生疫情「第2波」,政策的極限也被意識到,出現報復性下跌的風險也存在。

 

     在8日的東京股票市場,日經平均指數實現6連陽,收盤上漲314點(1%),漲至2萬3178點。逼近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大導致股價暴跌之前的2月21日(2萬3386點)。相比今年的最高點(2萬4083點),也達到96%的水平。顯示世界整體股價走勢的MSCI全球標準指數(ACWI)也達到今年高點的9成以上。

  

     短短3個半月就反彈9成,與過去的危機相比屬於罕見的速度。2000年的IT(信息化技術)泡沫破裂時和2007年股價達到頂峰的金融危機時,恢復至高點用了6年以上。2015年中國經濟出現迅速放緩的「中國衝擊」時也用了近2年時間。

  

 

     投資者將經濟指標的好轉視為利多因素。5月的美國就業數據顯示,雇用者人數超出事前預期,實現增加。已開始有觀點認為「經濟或將超預期迅速恢復至一定水平」(三菱UFJ國際投信的野崎始)。

  

      當然,人員的出行依然受限,消費的復甦也很遲緩。美國摩根士丹利認為,世界主要10個國家和地區(G10)的4~6月國內生産總值(GDP)將比2019年10~12月下降約15%,恢復此前水平要等到2年後的2021年10~12月。而在雷曼危機時,G10的GDP恢復至2008年4~6月水平是3年半後的2011年10~12月,股價的反彈也與之聯動。此次與GDP展望相比,股價反彈更為迅速。

   

     一般來説,股價被認為反映半年至1年後的經濟,但有觀點表示「與實際的經濟重啟速度相比,預期明顯先行,正在推高股價」(高盛證券的石橋隆行)。

   

     企業的利潤水平正在下降。預計世界主要企業的4~6月凈利潤比上年同期減少5成左右。日本企業的2020財年(截至2021年3月)凈利潤預計僅比頂峰時減少2~3成,有觀點認為股價反映了2021財年的大幅利潤增長。

   

     支撐樂觀情緒的是大規模刺激政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統計顯示,二十國集團(G20)的財政刺激(不含貸款和政府擔保)達到GDP的4.6%。雷曼危機時的2008~2010年3年合計為4.3%。

    


   

     此外,貨幣寬鬆的效果也很突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最近的總資産為7.0973萬億美元,在3個月裏增加近3萬億美元。日美歐央行的總資産合計達到10年前的3倍。

  

      央行大量購買國債,連剩餘期限長的債券的收益率也出現下降。將主要國家國債指數化的「富時世界國債指數」的收益率為0.3%左右。全球投資者一直作為利息收入來源的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跌破1%。為追求收益率,養老金基金等正在將資金投向股市。

   

     由於新冠病毒疫情,央行開始支撐國債的增發。雖然這是被稱為「財政融資」的危險方式,但「認為財政擴張的空間已擴大這一期待感」(美國投資公司)正在加強。

   

     下一個焦點是6月9~10日的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美聯儲對股價走高的反應正在受到市場的關注。有觀點認為「如果轉向容忍利率上升的方向,市場心理將迅速惡化」(Amundi Japan的岩永泰典)。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長谷川雄大、二瓶悟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