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支撐著美國財政赤字

2020/01/22


     美國政府財政擴張的腳步停不下來。美國每年的財政赤字超過1萬億美元(約合日元110萬億日元),已經佔到整個已開發國家財政赤字的8成。債務餘額相當於國內生産總值(GDP)的約100%,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最高水平,每年的利息支出達到43萬億日元。但不論美國增發多少國債,總有全世界逐利的投資者購買。川普總統在1月20日迎來上任3年,目前雖然是世界支撐著美國的格局,但也存在以美元貶值等為轉機發生逆轉的危險。

  

      「購買美國國債的動向估計今後仍會非常強勁」,安聯環球投資的莫娜·瑪哈詹這樣表示。今年儘管股價走高,但美國國債仍有強勁需求,十年期國債利率1.8%,比去年下降0.1%(價格上升)。

 

 

     日本、德國、法國的國債利率目前已經降到零甚至是負利率。美國國債仍有1%以上的利率,很容易吸引資金。根據美國財政部的統計,外國人持有的美國國債餘額在2019年1~11月增加了4692億美元,增幅達到2018年的8倍左右。日本的人壽保險公司和銀行等購買的美國國債增加了1211億美元,是最多的。歐洲和亞洲也有許多國家增加了數百億美元。中東和南美、非洲等似乎也是全員參與購買美國國債。

  

     中國在2000年代曾是美國國債的最大買家,但由於中美貿易摩擦的衝擊,作為購入資金來源的貿易順差減少,並且還在推進投資分散化,因此持有額出現減少,但中國的減持部分完全被其他各國填補。

 

     美國國債向市場的供應量也很大。川普總統上任後,財政赤字不斷膨脹,成為國債「供給源」。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統計,美國2019年的財政赤字1.2萬億美元,比川普上任前的2016年增加了5成。除醫療費等財政支出增加外,為刺激經濟而進行的大規模減稅也起到很大作用。僅次於剛剛爆發過金融危機的2009年(1.9萬億美元)的水平。全年國債發行額也超過1萬億美元。

 

      與此同時,日本和歐洲在過去十年裏則是壓縮財政赤字,並減少國債發行。日本央行持有日本國債的4成,減少了流通量。仍保留一點利息並且大量供應的美國國債成為無處投資的投資者的好去處。花錢如流水的川普政府,遇上對財政風險視而不見急於投資的投資者,雙方一拍即合,形成「相互依賴」關係。

  


   

     不過,財政風險在不斷提高。美國國債的發行餘額截至2019年8月底接近19萬億美元,與GDP水平相當。雖然日本的國債超過GDP的2倍,但美國達到和GDP不相上下的水平,還要追溯到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爭費用而導致債務膨脹的時期。美國國債預計2020年將突破20萬億美元。

  

       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的數據,2020年利息支出將達到4600億美元,4年間幾乎翻了一倍。到2025年將達到7240億美元,超過軍費(7060億美元)開支。對於投資者來説,利息成為收入來源,但對於美國政府來説,債務卻很可能滾雪球式增加。美國查爾斯頓大學教授范登堡指出:「美國財政已經走上一條不歸之路」。

 

 

       美國的財政收支在1990年代還保持平衡,但由於2003年伊拉克戰爭等帶來的龐大開支而轉為赤字,開始依賴中國和産油國等貿易順差國對美國國債的投資。如今世界各國的投資放緩,儲蓄增加,這成為美國財政的出資者。

   

        如果美國與伊朗的對立激化,很容易進一步加劇財政惡化。通膨率提高等造成低利率,如果這一前提條件喪失,有可能發生拋售美元和美國國債的連鎖反應。已經大量購入的全球投資者也將由於美國國債下跌而蒙受損失。「相互依賴」的格局孕育著對世界經濟造成嚴重打擊的風險。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後藤達也 紐約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