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撤僑的日本人回到東京後……

2020/02/01


      由於中國湖北武漢發生新型冠狀病毒並擴散,日本採取了撤僑行動。截至1月31日前3批撤僑行動中總計565名日本人乘坐包機回到日本,相當於在武漢市居住的日本人的大部分。今後日本還將繼續採取撤僑行動。已經回到日本回國者在酒店和研修設施停留,但當初定為數天的隔離生活延長至2周,身心的護理成為課題。

 

     第3批撤僑的包機1月31日上午抵達羽田機場。在搭乘的149名日本人中,發生咳嗽等症狀的25人已經住院。其他人在接受檢查後,轉移至國立保健醫療科學院(位於埼玉縣和光市)的宿舍和稅關研修所(位於千葉縣柏市)。在搭乘包機前的中國方面檢查中,查出發熱等症狀的7人未能登上飛機。

  

日本第3批撤僑人員乘坐的大巴駛入停留設施的國立保健醫療科學院(1月31日,埼玉縣和光市)

 

    1月29日抵達的第1批撤僑包機有206人回到日本,除了住院者等之外的約190人轉移至千葉縣勝浦市的「勝浦三日月酒店」。30日的第2批撤僑包機有210人回國,97人住進西原研修合同廳舍(位於東京北區),87人住進警察大學校(位於東京都府中市)。

   

  無法去浴場和賣店

  

      這些在日本撤僑行動中回到日本的人生活受到限制。三日月酒店由政府租下,承擔住宿費,但回國者不能使用大浴場和賣店等共用空間,被要求在房間內生活。就餐時,是裝入塑膠袋的盒飯被放在各房間門前,當初在約160個房間中,20~30間為2人以上居住。

  

      由於要求住單人間的呼聲強烈,日本政府在第2批撤僑後使用的設施安排了單間。例如在保健醫療科學院,安排了約8個榻榻米大小的單人間,有浴室。室內具有冷暖氣和小型冰箱,但沒有洗衣機。向回國者提供最低限度的內衣和洗滌劑,設想衣服在室內手洗。單間和共用空間沒有電視和互聯網設備,娛樂也受到限制。

  


    

      關於隔離時間,日本厚生勞動省當初表示,回國者不管症狀有無,直到通過病毒檢查「確認為陰性」。但是,在第1批回國的2人雖然沒有症狀卻發生感染。在回國者停留的三日月酒店,分別與這2人同住的另外2名回國者成為密切接觸者。

 

   心理輔導成為課題

   

      由於這些原因,日本厚生勞動相加藤勝信1月30日在該省的對策推進本部會議上表示,「希望最長隔離2周時間」。該省的相關負責人表示,「是為了讓回國者能夠安心」。

    

       熟悉傳染病預防的日本東北醫科藥科大學的特聘教授賀來滿夫指出,「回國者抱有不知道自己何時發病的不安,此外還被迫在封閉的空間裏過著不自由的生活,面臨雙重壓力」,「雖然相當於潛伏期的2周必須持續觀察健康情況,但需要採取準備電視和單間等考慮到心理輔導的傳染病應對舉措,應該以此次為契機不斷完善」。

   

      2月3日開始的一週預計日本撤僑第4批約140人乘坐包機回到日本。日本防衛相河野太郎1月31日為了應對新型肺炎,簽發了自衛隊的災害派遣命令。自衛隊員趕赴從武漢市回國的日本人的接納設施,負責飲食的發放和物資採購。根據派遣命令、防衛省簽署協議的民間渡輪「白鷗」號作為接納單位開放,停泊在東京灣。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