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關係在川普助推下加速解凍

2018/05/10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9日在日本東京舉行中日首腦會談。雙方亮出了以經濟為主軸的一系列事務級共識成果,對外展現了中日兩國關係的迅速解凍。不過,圍繞尖閣諸島(中國名:釣魚島)以及歷史問題等兩國間的「火種」,此次會談並未深入涉及。

    

在首腦會談前握手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9日,東京)

  

      安倍與李克強在會談中強調了在經濟領域的合作姿態。會談就中國放寬日本金融機構投資基於人民幣結算的股票和債券時的限制、為中國放寬對日本食品進口限制而建立兩國的協商機制等達成了一系列共識。

     

      由於2012年日本政府決定地對尖閣諸島(中國名:釣魚島)實施國有化,中日關係陷入「二戰後最差局面」(中日外交人士)。此次的一系列共識表明兩國關係已經恢復到推進事務合作的階段。

  

      中日兩國關係迅速改善的背後推手是美國總統川普高舉的「美國第一」姿態。中國由於貿易問題等與美國陷入關係緊張,正在加緊修復與日本等鄰國的關係。與此同時,安倍也瞅準秋季的自民黨總裁選舉,希望獲取不錯的外交成果,雙方的利益關係找到了交集點。

  

      兩位總理在此次會談中大力宣傳的是經濟上的合作。安倍在會談中提出「希望在戰略性互惠關係下,全面推進兩國關係改善,將日中關係推上一個新的臺階」。在會談後的聯合記者會上,安倍表示:「日本和中國將合力應對亞洲旺盛的基礎設施需求」。李克強則指出,中日是重要近鄰和世界主要經濟體。雙方就共同維護多邊自由貿易體系,推動經濟全球化發展達成了共識。還談到了中日間陷入停滯的金融合作。

   

      中國以機構投資者為對象,只有獲得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額度才允許投資按人民幣結算的中國股票和債券。迄今為止已經有亞洲和歐美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取得了額度,但日本的金融機構由於政治局勢等原因尚未獲得。在此次會談中,就中國給予日方2千億元的投資額度達成了共識。

   

      中國對外資投資本國國內進行限制,但獲得RQFII額度的金融機構可以參加首次公開募股(IPO)等。預計日本的大型銀行和證券公司等將會積極爭取額度。

 

      中日雙方還就協商重啟本幣互換協議等達成共識。該協議是在發生金融危機等情況下相互調劑外匯的機制。如果達成協定,在因市場動盪等而難以籌集人民幣時,可以通過日本銀行(央行)來籌資。

  

      雙方還將在對第三方市場的基礎設施出口方面進行合作。據亞洲開發銀行(ADB)估算,亞洲的基礎設施需求達到年1.7萬億美元。雙就在電力和交通、以及為擴大信息領域出口,建立企業經營者和政府部長官員的新框架達成了共識。

   

      「推進自由貿易」迅速拉近了中日關係,但如果進一步強調自身主張的話,雙方的溫差也會顯現。關於以中國為震源的鋼鐵生産過剩,日本經濟産業相世耕弘成5月9日上午向中國商務部部長鍾山提出「重要的是消除市場扭曲性政策」,要求進一步糾正。中方則重覆了歷來的主張,稱正在努力消除這一問題。在侵犯知識産權問題上,中國仍保留著相當於強制要求外資企業轉讓技術的制度。

         

      避免深入涉及敏感問題

            

      安倍與李克強的會談避開了深入涉及雙方難達成一致的問題。

  


      其中的典型例子便是雙方一致同意啟動的避免衝突措施「海空聯絡機制」。該機制的核心內容是設定無線頻率和語言以便自衛隊和中國軍隊的艦船和飛機在緊急情況下能夠取得聯絡。中日雙方均把在這一敏感問題,即安全保障領域的事項達成一致定位為關係改善的象徵。

   

      不過,最擔心發生衝突的尖閣諸島(中國名:釣魚島)周邊是否作為適用對象,並未公開表明。

    

      關於建立這一機制的磋商始於2007年。相關磋商之所以走向長期化的原因是雙方對尖閣諸島(中國名:釣魚島)的處理沒有達成一致。日方擔心如果該島被列入適用對象,中國可能會隨意進入日本主張的領海。中方則主張,衝突風險較高的海域本就應該列入適用範圍。結果,雙方以不明確劃定適用區域的含糊的形式達成了共識。

     

會談前接受「榮譽禮」的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9日,東京)

    

      一方面,對於中國方面擔心的安倍政權的歷史認識以及對台灣的接近問題,李克強在會談後的記者會上指出「雙方確認恪守中日四個政治文件的各項原則,妥善處理歷史、台灣等敏感問題,以實際行動體現互為合作夥伴、互不構成威脅的政治共識」。但似乎並沒有成為大的議題。

  

      在朝鮮問題上,雙方也只是確認了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這一可能共享的目標。

  

      安倍表示,在請求中方協助解決朝鮮綁架日本人問題上「獲得了理解」,但沒有公開具體交流內容。中國堅持應該優先解決核導問題的立場,可以説避開了讓雙方産生更大隔閡。

  

      中日兩國近幾年提出了「增加合作領域,加強懸案管理」的目標。此次的會談便是這一目標的體現。

  

      不過,中日之間的火種並未全部熄滅。如果著手具體解決個別問題,可能會遭到雙方國民的反對,加深對立。對於中日兩國政府之間存在的難題,此次會談似乎並未顯現出解決方法。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