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童星是怎樣煉成的?

2017/12/26


  日本的兒童藝人越來越活躍。人氣童星經常被邀請參演電視劇和電影,收入十分豐厚。越來越多的父母夢想孩子有朝一日成為明星將其送到培訓機構,也有很多父母認為這是積累社會經驗的必要投資。

 

  滿滿噹噹的課程 每週參加選拔

 

  11月下旬,東京都目白區一棟樓的3樓擠滿了前來學習舞蹈的3~4歲兒童。指導老師不斷提醒:「充分伸展!」、「想想炯炯有神是怎麼表現?」家長們則在旁邊聚精會神地觀看。這就是培養未來之星的綜合藝能學院THEATRE ACADEMY。

 

  在日本各地的劇團和藝術事務所裏,如今有很多孩子為了能在演藝圈嶄露頭角而在努力做準備。

 

 

  隸屬於Muse、家住埼玉縣的華崎美沙(7歲)在6歲時就立志「要上電視」。為了實現女兒的願望,美沙的母親購買了《月刊Audition》,在「DEBUT」等網站到處蒐集信息。最開始接到的演出是做服裝品牌模特。目前美沙雖然已簽了事務所,但每週都要參加選拔賽。通過筆試後再面試的選拔賽大概每個月有2次左右。

 

  工作的機會不定期。據悉,通過筆試後,有時會收到「3周後請到現場集合」的通知,有時也會有「需要替身演員,明天可以過來嗎」的緊急邀請。

 

  11月,美沙參與了電視廣告和租賃用影像作品的拍攝。平日多為白天拍攝。因為現在還在上小學,所以要提前和學校聯絡,以便請假或申請早退。在沒有選拔賽的週末,會到事務所上表演和舞蹈課,還通過模特朋友的介紹,學習臺步技巧。「希望成為一名出色的女藝人」,美沙説。她平日還要學習算盤等課程,時間安排得滿滿噹噹。

 

內藤穗之香為了拓展演藝道路在健身房上搏擊課(東京都港區)

  

  家住東京的內藤穗之香(13歲)肯定地表示:「我要進入演藝圈」。為了擴大可以涉獵的領域,在電視工作之外,還打算往舞臺劇和聲優領域發展。每週三放學後會去健身房練搏擊。不僅要打靶,還要打沙袋。目的並不單單為了鍛鍊體力。因為她從製作公司的人説「會武打的女演員比較珍貴」。只要有一點機會就要賭一把。穗之香混在一群努力成為職業拳擊手的男性中間專心投身修行。

  

  穗之香看到哥哥走上演藝之路後對這一行有了興趣。據稱,她2歲時就背下了9歲哥哥帶回來的一張半稿紙的臺詞。6歲出演電視連續劇,但隨後遇到了「小學高年級之牆」。電視劇和電影需要的兒童演員大多數都是小學低年級的孩子。進入高年級後,演藝工作會迅速減少,演技等也會受到更大挑戰。穗之香的哥哥就是在這個時期放棄了演藝之路,但穗之香希望能夠繼續走下去。

  

  「我很喜歡從幕後工作人員到演員,大家一起創作作品時的一致感」,穗之香説。為出演7月的舞臺劇,她進行了長達1個月的排練。穗之香反省稱:「有時加入即興表演會被人説‘太過了’」,但她絲毫沒有氣餒。


 

  10月被星探發掘而進入事務所的岸蒼太(9歲)在11月26日剛剛參加了首次選拔賽。將3天前拿到手的臺詞背熟後,還要加入自己的表演。此次的競爭對手多達數十人,這讓他感到緊張。「很開心,希望能夠出演有名的電視廣告」,岸蒼太一邊和母親聊天,一邊思考從事務所爭取來的選拔賽內容。

 

  每週演出一次可保持收支平衡

 

  如果孩子想走演藝這條路,家長自然會關注投入産出比。除了在路上因容貌出眾被星探發掘這種特殊待遇之外,很多孩子的起點都是到藝能事務所接受表演和舞蹈等訓練,然後參加各種各樣的選拔。如果接不到工作,培訓費和進入事務所需要的各種費用等就要由家長不斷地承擔。

 

在上舞蹈課的孩子們(東京都新宿區的THEATRE ACADEMY總部)

  

  據悉,大型綜合藝能學院THEATRE ACADEMY每月的課程費為1.5萬日元(約合人民幣874.16元)。童星出身的知名藝人坂上忍監製的AVANCE學校原則上的費用為3.24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888.17元)。其他大型事務所的收費更高。除了每月的課程費之外,作為初期費用的入學金多數需要10萬日元以上。還有人物簡介上的寫真拍攝費用等。各種費用加在一起,第一年度的總費用往往會高達到數十萬日元。

 

  但收入,也就是所謂的演出費如何呢?如果是人氣童星,年收入從千萬日元到1億日元以上不等,但如果是電視劇和電影中的臨時演員和非正式配角,實際每次到手的收入大多數只有幾千日元。以每週演出一次的頻率,最終每月的收支基本平衡。

 

  

  不過親子外出等交通費也考慮在內的話,要想收支為正數,就要每天都報名參加選拔賽,要參加多個選拔賽並參與活動。另外,能否接到可接連出演的連續劇和電視廣告等的活動將成為未來能否走紅的關鍵。希望將孩子培養成童星的父母們認為,能出演NHK教育電視臺的教育綜藝節目「天才TV君」系列,就算是登了一次龍門。

 

  選擇什麼樣的事務所和培訓機構也很難。規模越大越容易從製作公司和代理機構獲得演出機會,參與選拔的機會也多。但反過來説,被埋沒在事務所的眾多成員中的話機會也很渺茫。一位兒童演員説自己從嬰兒時期開始算,直到第7年才有機會做臨時演員。也有一些人選擇了中小型的事務所,苦練技術尋找機會參加選拔。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