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語演講比賽

  • 0708

  • 搜索
Home > 政經觀察 > 政治/社會 > 東京築地市場背後有政治勢力

東京築地市場背後有政治勢力

2016/01/27

PRINT

日本政壇
       東京的築地市場是世界首屈一指的生鮮市場,單日交易額約為20億日元。由於老朽化築地市場將搬到到豐洲市場,目前搬到新市場還有10個月。新市場的場地租用費已經敲定。但拒絕轉移而選擇關店的批發商接連出現。新批發商的加入又受到限制,市場的封閉性再次浮出水面。

 
       1月5日早晨,築地市場舉辦了新年首次競拍。新年首拍是日本每年新春的慣例活動,但這對築地市場而言卻是最後一次了。該市場開設至今已有約80年的歷史,由於老朽化嚴重將於11月7日搬遷至豐洲市場。

   封閉的築地市場

       1月15日,築地市場的開設者東京都公佈了2016年度的預算方案。方案中加入了豐洲市場的場地租用費。與築地市場相比,直接從産地進購生鮮産品參加競拍銷售的一級批發商最多可增加40%,而在場內開店面向零售商銷售的二級批發商的數量將維持不變。

       對一級批發商來説,每平方米的月租僅為750日元。周邊物流設施每平方米的月租也僅為2000日元左右,可以説是前所未有的低價。除此以外還採用了階段性的降價措施。

       即便如此,仍有許多二級批發商想要借此機會停業。築地共有600多家二級水産批發商,其中大多是小規模經營,且老齡化問題嚴重。由於搬遷需要花費上千萬日元,業界內部甚至預測,僅有一半左右的批發商會搬遷至豐洲。作為公營市場,新市場本可以招募新的批發商進場,但東京都幾乎沒有進行招募。

       「築地的水産品是封閉的」,東京的食用肉批發商PRECO FOODS的社長高波幸夫這樣説。2011年高波在大田市場獲得了批發果蔬的權利。但當他想要進駐築地市場批發鮮魚時卻遭遇了挫折。最終高波通過金融機構的仲介收購了築地市場的二級水産批發商嘉德,並將嘉德的老闆任命為公司董事。正因為加入築地市場十分困難,才不得不採取了這樣的模式。

 
       二級批發商關店後,其使用權(營業執照)可以進行買賣,但場外批發商在購買時需要得到東京政府的許可。在此之際,還必須經得場內二級批發商團體的同意。為此使用權的最終去向大多限於場內批發商。為了擴大場地面積,很多批發商購買了多個使用權。據悉2015年使用權曾一度賣到1500萬~2500萬日元。

    築地市場背後的政治勢力

        築地市場之所以能夠限制新批發商進場,維持有利的經營條件,是因為業界背後存在著強大的政治勢力。他們是東京都議會的有力支持者,而且不僅是都政執政黨,還有在野黨的穩固支持者。某位前任東京都幹部就場外批發商進入築地市場透露:「都議會的反應很可怕,不可能」。

       傳言,築地市場對東京都政府的人事調動也有一定的影響力。2014年夏季,管轄中央批發市場的東京都幹部換任。儘管處於人事變動正常期,但此前築地市場的搬遷導致政府和批發商團體交惡,由此引發了諸多揣測。儘管真相尚未可知,但都政府內部無疑被此事觸動了敏感的神經。

       另一方面,由於産地直銷等市場外流通方式的擴大,批發市場的業績出現明顯下降。1990年東京都內中央批發市場的水産交易額為8400億日元,創歷史最高紀錄。2014年該交易額已降至4600億日元。

        東京都內11個中央批發市場的重組和功能強化勢在必行。築地市場搬遷至豐洲市場原本可以成為一個良好的契機,卻沒能發揮應有的效果。東京于2012年制定的批發市場中期計劃中也沒有出現「重組」二字。

       築地市場匯集了來自全國各地的高品質多品種的生鮮。新鮮魚類就有500種左右。此次搬遷至豐洲市場花費了近6000億日元。由於內部利益被擺在第一位,新市場的未來藍圖始終不明朗。這樣下去,豐洲市場的集貨功能將被弱化,消費者可能無法再像現在這樣輕易買到豐富的生鮮産品。
ad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0132.6722.1606/23close
日經亞洲3001247.86-0.0606/23close
美元/日元111.290.2906/2405:49
美元/人民元6.83730.003306/2321:49
道瓊斯指數21394.76-2.5306/23close
富時1007424.130-15.16006/23close
上海綜合3157.873010.419806/23close
恒生指數25670.05-4.4806/23close
紐約黃金1256.28.606/23close

關於日經指數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