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重啟商業捕鯨1年,困惑多於收穫?

2020/07/01


      7月1日,日本自去年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時隔約30年重啟商業捕鯨剛好1年。在今後維持捕鯨方面,變得突出的課題是加強鯨肉的銷售能力。作為業務主體的日本「共同船舶」(位於東京中央區)將於7月更換管理層,轉為創造新的需求。

     

要維持商業捕鯨,銷售能力的強化成為關鍵(北海道釧路港)

  

      國際捕鯨委員會1982年決定暫停商業捕鯨,而日本於1988年停止商業捕鯨。為了重啟捕鯨,日本此前一直開展收集資源量等科學數據的調查捕鯨。副産物是在這個過程中流向市場的鯨肉。

   

      2019年7月,日本重啟商業捕鯨,但鯨肉的供給量比調查捕鯨時減少。在實施調查捕鯨時,日本以南極為中心確保2400噸鯨肉,但如今的新漁場僅限於日本的領海和專屬經濟區(EEZ)。「不知道哪些區域有多少鯨群,屬於從零開始」。

   

      日本水産廳第一年度提出的捕獲額度為調查捕鯨時的3分之2的1450噸。森社長表示「額度也太少了。不知道這樣的話該如何推進經營重建」。像這樣感到沮喪的聲音已經出現。

    

      近年來,日本政府的捕鯨相關預算為全年51億日元,對於海洋生物屬於最高。日本水産廳的參事官諸貫秀樹表示,相關預算此前一直用於開赴南極的船隻的運航經費、捕獲和切割費等,但既然現在稱為「商業」,那就「應該像普通的漁業那樣,在經營方面實現獨立」。

    

      對於水産經營來説,要保持盈利存在2個基本選項,一是抬高價格,還有就是增加捕獲量。鯨肉的盈虧平衡線目前為每公斤1000~1200日元,但今年3月的平均批發價僅為670日元。供給量還不到日本國內需求的5千噸的一半,即便供貨進一步減少,依賴傳統銷售市場的低價銷售仍在持續。另外,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導致的餐飲店暫停營業也産生負面影響。

   

      日本水産廳的捕鯨室長日向寺二郎表示「在開展調查捕鯨時,為了維持日本的鯨飲食文化,在日本國內廣泛低價銷售鯨肉。而目前是商業捕鯨。卻未能在最暢銷時賣出高價」。

    

      為了加強銷售能力,「共同船舶」將更換管理層。7月,該公司邀請經營水産公司、身為註冊會計師的所英樹出任共同船舶的新社長。所英樹此前擴大鯨肉銷路的手腕得到高度評價。他表示「鯨肉富含現代人所需要的營養。要借助推廣新吃法等,通過在銷售上下功夫來增加粉絲」。

   


      另外,為了能增加捕獲的鯨魚種類和捕獲額度,日本水産廳將在今年夏季大幅增加對鯨魚資源量進行目視調查的船隻數量和調查次數。水産廳參事官諸貫表示,雖然捕獲額度要根據國際捕鯨委員會認可的國際標準計算,但「數據的準確度越是提高,可捕獲量越會增加」。

     

      共同船舶的社長森英司也指出,商業捕鯨重啟的第一年度在3個月裏就用完1年的捕獲額度,不過「在日本海域確認到豐富的鯨魚資源也是不可多得的收穫」。

   

      日本國産鯨肉深受好評,在中餐等新使用鯨肉的店也在增加。為了能持續捕鯨,降低成本和爭取年輕階層的粉絲等應解決的課題也很多。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佐佐木takumi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