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電出口走進死胡同

2018/12/06


     日本政府和三菱重工業等官民聯盟計劃放棄土耳其的核電站建設項目。以福島第1核電站事故為導火線,安全對策費用大幅膨脹,日本政府與民營企業攜手推進的核電站出口走進死胡同。在核電站新建項目無望的日本國內,縮小核電業務的動作接連不斷,新一代反應爐的開發也碰到暗礁,給日本支撐核電業務的技術維持亮起了黃燈。

  

      土耳其的核電站新建計劃於2013年基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良好關係啟動。原本力爭2023年投入使用,以三菱重工為中心,包括法國阿海琺(現為法馬通)等企業在內的日法企業聯盟計劃在黑海沿岸的錫諾普建設4個核電機組。

  

 

      雖然日本政府相關人士強調是「圓滿離婚」,不過談判非常艱難。「無法接受」,今年3月三菱重工私下報出的事業費報價遭到土耳其政府的拒絕。原因是由於安全對策費用膨脹,建設費大幅增加。

  

      三菱重工將可信性研究報告的提交期限推遲至今年夏季。在此期間,三月底企業聯盟名單上的伊藤忠商事退出該項目。7月底提交的報告顯示,建設費膨脹至當初設想的2倍,總事業費似乎達到5萬億日元左右。

 

       土耳其一邊與日本政府和企業談判,一邊推進從中國和俄羅斯引入核電站技術。與憑藉低價格推進核電站出口的中俄相比,「價格差太大」(三菱重工的高管)。另外,今年夏季之后土耳其貨幣里拉大幅貶值也是雪上加霜。由於在調查階段放棄項目,三菱重工被認為不會産生鉅額損失。

  

     在核電站技術方面日本此前一直處於世界領先地位。日本政府也大力推動日本的技術出口。福島核電站事故導致日本國內的核電站新建計劃全面停止,日本廠商進一步強化了在海外尋求活路的姿態。

  

     但是,全球的核電站建設費用大幅膨脹。日本企業在訂單競爭中佔據優勢的越南和立陶宛的核電站新建項目也相繼被撤銷和停止。如今日本企業參與的海外核電站項目只有日立製作所力爭獲得訂單的英國中部的項目。

 

      遠離核電的動向也對新一代核電技術開發産生了影響。日本在和法國推進的新一代反應爐開發,但法國政府向日本表示在2020年以後將凍結該計劃。這是一項削減使用後核燃料的快速增殖反應爐技術,對於沒有快速增殖反應爐計劃的日本來説,是很大的打擊。

  


  

      日本國內的核電站建設沒有指望,廠商相關業務的縮小和重組也拉開大幕。東芝與IHI將清算于2011年成立、生産核電站設備的共同出資公司。日本國內的核電站業務已經無法單獨維持下去,東京電力控股、中部電力、日立製作所和東芝4家企業決定在廢堆作業和維護管理等方面開展合作,力爭存活。

  

      對於在國內外都失去核電站訂單的日本廠商來説,最大的課題就是相關技術力的維持。據日本電機工業會的資料顯示,日本從事核能相關人員在2010年達到最多,有約1萬3700人,而到2016年減少了3000人。其中技能工種減少40%。甚至出現了技術人員不足,對日本今後增加的廢堆工作産生影響的擔憂。

   

 

     日本一家重工企業的管理層擔憂地表示:「美國也很長時間沒有新建的核電機組,西屋和GE的技術大幅下降。日本也避免不了技術的下滑」。

   

      日本核電産業的鏈條很長,日本原子力産業協會的會員企業就超過了400家。相關領域很廣,有反應爐廠商,也有金屬零部件等廠商。在惡劣的經營環境下,一些擁有核電特有技術的企業也開始撤出相關業務,擔憂對供應鏈産生影響的擔憂出現增強。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星正道、朝田賢治、辻隆史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