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産業聚焦 > 工業 > 三菱MRJ的前路是吉是兇?

三菱MRJ的前路是吉是兇?

2018/03/05

PRINT

       距離三菱重工業開發的日本首款國産噴射客機「MRJ」訂單首次遭取消已經過去1個月。眼下並未出現三菱重工所擔心的取消訂單的連鎖反應。大客戶仍然保持著有點可怕的沉默,但要保住400多架飛機訂單並非易事。五度延期交付的代價變得越來越大。

 

五度延期交付後,三菱力爭2020年交付第1架MRJ

 

       訂單損失逼近2000億日元

 

       在飛機行業,新型飛機的開發延期是家常便飯。以美國波音的中型飛機「787」為例,在使用「7E7」這一暫定名的2004年,全日本空輸(ANA)作為啟始客戶向波音下單,當時約定的交付時間是2008年,而實際交付第1架飛機是在2011年。波音在延期交付期間,以低價向全日空提供本公司的其他機型。

 

       飛機的買賣合同會詳細規定延期交付時,製造商需向航空公司支付哪些賠償。以波音為例,最初以季度為單位約定交付期、確保生産設備後再正式確定時間的情況居多。

 

       據相關人士透露,「違約的情況下,有時候當時就必須向客戶支付賠償,也有時候在確定延期之際賠償」。三菱重工沒有其他可以替代MRJ的機型。雖然承擔業務的三菱航空機公司表示「對合約詳細內容不予置評」,但金錢上的賠償將是不可避免的。

 

       1月,被其他美國公司收購的美國東方航空取消40架飛機訂單(含購買權),因而MRJ訂單總量(含基本協議)減少到407架。MRJ的目錄價格約為每架飛機50億日元。據估計僅東方航空取消的訂單損失就接近2000億日元。此外,運營美聯航等美國大型航空公司地方航班的美國西部航空公司訂購200架飛機(包括100架確定訂單和100架購買選擇權),是MRJ的最大客戶,如果該公司也取消所有訂單的話,造成的影響將是不可估量的。

 

       客戶沉默的原因

 

       三菱重工向全日空控股交付第一架MRJ的時間從起初預定的2013年推遲7年。MRJ在2015年首次試飛後,一直未能獲得日本航空部門的型號認證。即使第一架飛機可以在2020年交付,此後的交貨時間表仍不明朗。

 

       儘管如此,客戶仍保持沉默,對此飛機零部件製造相關人士分析稱,「客戶的想法可能是如果進一步延遲,就能一直獲得賠償」。

 

       由於MRJ的延期交付,客戶正在採購替代機型。西部航空公司2017年向巴西航空工業公司訂購了45架與MRJ同等規模的70座客機「E175」。三菱公司支付的賠償成為客戶採購競爭對手飛機的資金來源的一部分,這一局面非常諷刺。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市原朋大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1602.75454.7312/12close
日經亞洲3001213.5717.1212/12close
美元/日元113.260.1512/1302:38
美元/人民元6.8790-0.019512/1217:00
道瓊斯指數24766.80396.5612/1212:29
富時1006880.19073.25012/1216:35
上海綜合2602.15268.064512/12close
恒生指數26186.71415.0412/12close
紐約黃金1241.9-1.812/11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