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産業聚焦 > 工業 > 中日法的核電三國志

中日法的核電三國志

2015/12/23

PRINT

  日本三菱重工被夾在國際核電站市場的三角關係中備受煎熬。三菱重工與正在進行重組的法國核工業公司阿海琺(Areva)集團存在合作關係,在對其進行救助出資的時候,半路卻殺出一支新興的中國勢力。面對巨大的中國市場和低廉的核電站成本,阿海琺開始慢慢倒向中國。而背負著日本核電站出口這一「國家重任」的三菱重工正被迫作出艱難的選擇。

  拯救阿海琺之桃園三結義

  10月初,在能俯瞰到皇居的東京一家酒店內,3個男人坐在了一起。他們分別為三菱重工社長宮永俊一、阿海琺集團總裁菲利普·瓦蘭(Philippe Varin)、法國電力集團公司(EDF)首席執行官樂維(Jean-Bernard Levy)。

  會談的主要議題是阿海琺的經營重建。其中,在談到對阿海琺旗下子公司阿海琺NP的出資比例等問題時,3家巨頭首腦展開了激烈的交鋒。曾經的核工業巨頭阿海琺在6月陷入經營破産,2014財年(截至2014年12月)的最終虧損達到48億歐元,創出歷史最大規模。2015財年仍沒有復甦跡象,預計虧損將持續5個財年。由法國政府控股超過80%的法國電力展開了對阿海琺的救助行動,計劃向阿海琺NP出資51~75%。有分析認為法國電力和阿海琺總部的出資比例最多達到70%左右。與阿海琺合作了近25年的三菱重工主動提出收購剩餘股權。

  「為了在技術上互相幫助,最好建立資本關係。這份投資的回收可能性非常大」,10月30日,在東京舉行的三菱重工財報説明會上,宮永俊一首次提到了出資阿海琺的內容。

  宮永俊一擔任三菱重工社長已有3年時間。憑藉老牌企業領導人少見的行動力,宮永對三菱重工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儘管結果不盡如人意,宮永帶領三菱重工參與了美國通用電氣對法國重電設備巨頭阿爾斯通的收購,而在擔任副社長期間還主導了日立鋼鐵廠與火電系統的整合。但是,此次出資阿海琺存在的不可知變數,素來以喜愛數學而聞名的宮永也無法看透。

  導致阿海琺虧損的元兇正是還在開發中的歐洲先進壓水反應爐核電站(EPR)。雖然壓水反應爐核電站具有運營效率高、使用壽命長的優點,但故障頻發。尤其是芬蘭奧爾基洛托(Olkiluoto)3號核電站的工程總投資已膨脹到85億歐元,是初期預算的3倍。而法國國內的核電站開工也大幅推遲,面臨持續虧損。

  即便如此,宮永斷言:「阿海琺NP無需擔憂,不存在潛在的風險」。讓宮永試圖火中取栗的原因之一在於「Atmea1」。

  Atmea1是指結合阿海琺NP和三菱重工技術的1100兆瓦中型壓水反應爐(PWR)。目前已在土耳其獲得了4個機組訂單,並開始進行商業化調查,與越南的訂購談判也在進行當中。對於日法兩國來説,Atmea1是以新興國家為目標的海外戰略性設備。

  作為安倍政府的增長戰略核心,日本企業的基礎設施出口被視為重中之重。土耳其的核電設備總投資將高達約2萬億日元,對於這筆史上最大規模的訂單,日本千方百計想要拿下。在日本政府內部也有很多人支持三菱重工出資阿海琺。

  還有一個原因讓宮永鼓起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氣。日本核電站已運行了40多年,很多機組陸續進入廢堆階段。關西電力公司美濱核電站的1、2號機組、九州島電力公司玄海核電站1號機組等三菱重工負責建設的壓水反應爐已決定廢棄,但三菱重工的廢堆經驗尚且不足。但是,阿海琺的廢堆工藝和技術具有很深的積累。在福島核洩漏事故之後,日本國內新建核電站的計劃被擱置。宮永將日本國內的廢堆業務視為核電産業的新商機,出資阿海琺就成為了抓住新商機的前提條件。

  此時,中國突然從半路中殺了出來。

  中法兩國結成蜀吳聯盟

  11月2日,北京。法國總統歐蘭德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握手,臉上帶著滿足的表情。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1116.8984.8906/14close
日經亞洲3001265.30-7.7406/14close
美元/日元108.520.1806/1505:48
美元/人民元6.92440.003706/1416:31
道瓊斯指數26089.61-17.1606/14close
富時1007345.780-22.79006/14close
上海綜合2881.9743-28.766306/14close
恒生指數27118.35-176.3606/14close
紐約黃金1340.10.906/14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