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能打敗台積電嗎?(下)

2020/07/13


  半導體代工的王者台積電(TSMC)正在試圖鞏固領先優勢。借助超凡創始人張忠謀留下的牢不可破的商業模式和強大的資金創造能力,為抓住5G需求加快投資。韓國三星電子為了奪取首位寶座,提出了10年內約12萬億日元的鉅額投資計劃,但台積電並未動搖。

  
  中美摩擦的颶風影響台積電與華為的交易      

    

  台南因歷史和風情而被譽為「台灣的京都」,當地經濟正在迅猛發展。2018年台積電啟動了投入逾4萬億日元新建最尖端工廠的計劃。人員和資金從內外匯聚,台南的房地産和餐飲等整體行業都充滿活力。

   

為下一代iPhone等生産5奈米半導體的台積電最尖端工廠(1月,台南,小高顯攝影)

   

  因新冠疫情的影響,來自海外的入境原本受到限制。但日本供應商的高管表示,「來自台積電的需求完全沒有減弱,需要增加人員」。各廠家從台灣當局獲得「特別許可」,儘管需要在當地隔離一定期間,仍在增派人員。

     

  台南工廠4月前開始量産最尖端的電路線寬為5奈米(奈米為10億分之1米)的産品。最早2020年下半年上市的美國蘋果下一代iPhone的CPU(中央處理器)將全部採用台南生産的5奈米産品。到2022年,新一代3奈米産品的量産也將啟動。隨著5G的普及,智慧手機和伺服器需要具備強大的數據處理能力,台南工廠將成為支撐5G的最重要供給基地。

     

  受益於5G普及東風的台積電突然迎來了颶風。美國川普政府5月宣佈加強對華為的出口管制。台積電與佔到營業收入約15%的第2大客戶的交易將被切斷。半導體企業的投資壓力沉重,台積電面臨著如果營業收入銳減、財務將迅速惡化的風險,但並未退縮。

  

劉德音(右)表示並不擔憂中美摩擦,繼續實行設備投資計劃(6月9日,在台灣新竹舉行的股東大會)

       

  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在6月9日的股東大會後表示,2020財年(截至2020年12月)的設備投資計劃不變。將投入創出歷史新高的150億~160億美元。

   


   

  現金流達到藝術的範疇

   

  推動台積電躍居代工領域王座的戰略精髓是不受繁榮與蕭條的波動左右,以長遠眼光維持投資。在中美摩擦的颶風之中,這種做法仍被堅持。牢不可破的財務和業務模式這兩點猶如雙翼,給台積電帶來了自信。

        

  「這就是藝術品啊!和日本電子廠商那種上下波動的圖表完全不同」。日本的金融相關人士在繪製台積電現金流(CF)的柱形圖時,不由得發出驚嘆。

   

  通過業務賺到的營業現金流量(正現金流)和投資活動現金流量(負現金流)均衡增加。可見台積電正在不斷將賺到的資金用於再投資、進而擴大業務。日本的金融相關人士説:「在波動劇烈的半導體行業,描繪出教科書般的收支圖表並非易事」。

   

  猶如鳥展開雙翼的圖表是通過大膽投資持續取得成功的軌跡。即使是在雷曼危機導致業績惡化的2009年,台積電仍展開鉅額投資。當時分析師曾經發出批評,但隨著智慧手機的普及,代工需求激增,資金收支保持了均衡。當時的投資支撐了台積電隨後的快速增長。

    

  東芝和瑞薩電子等的資金收支平衡線凹凸不平,與均衡相去甚遠。日本企業的投資判斷容易受到營業收入和利潤的表面增減所影響。在投資判斷方面,不斷出現欠缺長遠眼光的失誤,在與韓國、台灣企業的競爭中敗下陣來。

    

  與同行企業比起來,台積電也顯得與眾不同。排在世界第4位的台灣聯華電子(UMC)在2016年(截至2016年12月)之前連續2年出現投資活動現金流量高於營業現金流量的情況,之後縮減了投資。第3位的美國格羅方德半導體公司(GlobalFoundries Inc.)並未上市,財務狀況不明,但2018年撤出最尖端産品的開發。在開發成本膨脹的背景下,其他廠商難以控制投資與回收的平衡,在與台積電的競爭中落後的情況浮出水面。

            

  台積電2013年以後每年向設備和研發投入超過1萬億日元,其中大部分是自身賺到的資金。2019財年因半導體需求低迷,合併凈利潤降至3453億新台幣,同比減少2%。雖然未能連續8年創出利潤新高,但銷售凈利潤率達到32%,維持了高水平。

        

  超凡創始人留下的穩固業務模式

    

  台積電既高又穩定的資金創造能力源自創始人張忠謀構建的代工模式。張忠謀曾擔任美國德州儀器(TI)的高級副總裁,因被台灣當局委託培育半導體産業而訪台。他1987年設立台積電。預測到成為客戶的「無廠型」(Fabless)設計公司的崛起,確立了世界最早的專業代工業務模式。

  


 

  這是使設計和製造分離,帶來行業秩序變革的模式。台積電支撐著美國高通和英偉達等強有力的無廠設計企業的增長,成為與英特爾和三星並列的半導體「三巨頭」。

    

  為了在研發和製造均需要鉅額資金的半導體行業裏贏得勝利,張忠謀追求的是盈利性。台積電曾在提出的財務指標中強調,2018年的投入資本回報率(ROIC)必須達到15~20%。投入資本回報率是顯示投向業務活動的資金能在多大程度上産生回報的指標,台積電過去5年的平均值為21.4%,高於英特爾(15.7%)。三星約為8%,但由於三星的業務範圍廣泛,難以比較。

   

張忠謀(2018年,在台灣新竹市的台積電總部參加最後一次記者會)

        

  較高的盈利性還是向客戶提供充分附加值的證據。張忠謀把賺到的資金最優先用於技術開發,全面贏得了優質客戶。

   

  台積電還支撐著世界第一超算「富岳」的製造

    

  6月22日,日本超級計算機「富岳」在計算速度方面成為世界第一。核心的富士通CPU由台積電製造,採用了縮小晶片間隔、提高性能的台積電自主的「CoWoS」技術。

    

日本超級計算機「富岳」(6月16日,神戶市中央區)

   

  自2018年起持續排在首位的美國IBM超算「頂點」(Summit)大量搭載英偉達的圖形處理器(GPU),這也由台積電製造。在超算最高峰爭奪的背後,台積電低調地持續發揮關鍵作用。

            

   此外,台積電提供知識産權等,支撐客戶設計的能力也很突出。蘋果6月22日宣佈個人電腦Mac將搭載自主開發的CPU,自2006年採用英特爾CPU以來首次更換。台積電將在背後支撐蘋果CPU的設計和製造。

   

  蘋果尋求加強Mac與已搭載自主開發CPU的iPhone等的協作。對台積電來説,除了iPhone和iPad之外,還將承擔Mac的CPU製造。與蘋果的關係進一步加強,今後或許將持續全面贏得訂單。

   


   

  追求超越代工製造的附加價值,借此吸引客戶,並穩定取得高收益是台積電強大的本質。

       

  張忠謀曾指出,無法預測誰能勝利,但不管誰勝利,台積電都將是贏家。台積電將與華為中斷交易,但通過美國超微半導體(AMD)等的需求增加來彌補,能夠承受中美摩擦的風浪。

   

  張忠謀預言與三星發生「戰爭」

   

  張忠謀作為唯一競爭對手感到警惕的是三星。三星在失去「新款」iPhone的訂單、讓台積電形成壟斷的2016年,充分利用過剩産能,向台積電發動了價格競爭。挖走了高通等蘋果以外的客戶,台積電內部也出現了降低代工價格的論調。不過,據稱張忠謀在董事會上表示決不降價。

為慶祝台積電成立30週年而訪台的客戶企業領導人(2017年,台北市)

        

  結果,失去訂單的影響並未表面化。這是因為加密貨幣的礦機廠商比特大陸(Bitmain)和華為等新興企業的需求迅速擴大。高通和英偉達等美國客戶也繼續將大部分訂單交給台積電,三星甚至未能攻入台積電的根據地。

    

  挑戰未能成功的三星改變了戰略。在2019年4月發佈的「半導體願景2030」中宣佈積極強化設計能力,這體現出正面瓦解台積電模式的決心。張忠謀2017年預測與三星的競爭或將演變為戰爭,圍繞代工王座的巔峰對決已拉開序幕。

   

三星副會長李在鎔(左)宣佈到2030年向代工業務投入12萬億日元(2019年4月,圖片由韓國總統府提供)

       

  三星曾經不受繁榮與蕭條左右,借助積極的投資擊敗了日本半導體廠商,計劃通過「10年計劃」投入約12萬億日元鉅資。台積電的研發和設備投資每年也超過1萬億日元,兩者在資金方面不相上下。穩固的財務和業務模式猶如台積電的雙翼,使其成為世界半導體3強之1。三星通過自己擅長的方式想折斷台積電的羽翼並非易事。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伊原健作 台北、細川幸太郎 首爾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