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正義:以蔬菜店老闆的執著參與AI革命

2019/08/01


      孫正義率領的軟銀集團7月26日宣佈成立專注於人工智慧(AI)投資的10萬億日元規模的「軟銀願景基金」2號。軟銀的願景基金席捲著世界的創新企業,但既有讚揚,又有批評。這種席捲世界的鉅額投資描繪的是怎樣的未來?如何控制經營的風險?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就此採訪了軟銀集團會長兼社長孫正義。

  

軟銀集團會長兼社長孫正義接受日本經濟新聞專訪

 

      記者:全世界都在談論「AI革命」。

 

      孫正義:AI已經結束學術研究的時期,進入了在社會上加以應用的時期,今後將徹底得到利用。如果列舉10年後AI最明顯改變的3個領域,或許是企業的商業模式、醫療以及交通。「獨角獸」企業(企業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未上市企業)也將不斷誕生。與互聯網創始期相比,AI更早的開始創造利潤,強烈感受到了成效。

 

      記者:有觀點認為這是「科技泡沫」。「革命」變為空喊口號的風險是否存在?

 

      孫正義:在二十多年前,互聯網革命啟動之時也出現同樣的質疑,但結果是什麼樣呢?互聯網廣泛且深入地在生活的所有方面普及。AI也如出一轍。「AI疲勞」不會發生。

 

      只是那些不理解科技的人在喊「那是泡沫」、「很危險」。在理解科技的我們來看,如今是革命的入口,充滿機會。在互聯網革命之時,也有人説「互聯網是玻璃洞穴」,如今或許正在感到羞愧。

 

      現在,主要IT企業的PER(市盈率)平均值約為30倍。另一方面,具有每年約30%的利潤增長率,經過2年,PER將變為10倍左右。這個數值將是與日本國內製造業相同的水平,所以不能説IT企業的股價過高。如果考慮到5年後,增長性低的製造業或許反而屬於高估。關鍵是以多長的時間跨度加以評價。

 

      記者:有估算認為,在全球的基金向投資者籌集的資金中,仍未被用於投資的「待投資金」創出了歷史新高。

 

      孫正義:或許是缺乏發現投資對象的能力,雖然這個世界充滿機會。實際上,我們的「軟銀願景基金」1號原打算在5年裏完成投資,但在2年後基本就用完了資金。同時實現了較高的收益率。2號基金仍能發現很多好的投資機會,因為「獨角獸」企業將不斷增加。

 

      記者:軟銀集團的總市值僅為12萬億日元,但持有股票的價值合計達到27萬億日元,存在巨大差距。作為「投資企業」的戰略是否在市場上並未充分獲得積極評價?

  


     

軟銀集團會長兼社長孫正義接受日本經濟新聞專訪

       孫正義:市場的期待值趕上、超過公司實力值的時期終將到來,並不焦急。或許有外部人士認為,軟銀集團旗下的移動通信業務已經成熟。不過,只要基金業務取得成功、實現較高收益率,市場的安心感也將隨之提高。從明年前後開始,或許基本上每個月都會出現投資對象的首次公開募股(IPO)的情況。

 

      記者:您將日本評價為「AI落後國」。

  

      孫正義:必須認識到這很危險。日本在世界上不斷喪失競爭力,就是因為對進步並不貪婪。由於決策遲緩,跟不上世界的進步。

 

     很多大企業都缺乏追求一本萬利的勇敢的經營者,逐漸淪為工薪族。每天打理店舖的蔬菜店老闆具有對事業的執著,由於是自己的家業,具有努力拼搏就有回報、不拼搏就會倒閉這種危機感。

    

      記者:在數字全盛時代生存下來的經營者都具有哪些條件?

 

      孫正義:關鍵是能否明確自主的願景和戰略。在企業經營中,首先是最上層有顯示存在意義的理念,還要具備使之具體化的願景以及達成願景的中長期戰略。從軟銀來説,理念是「通過信息革命讓人們獲得幸福」,願景是「通過AI重新定義全部産業」,而戰略則是「願景基金」。之下還有戰術和計劃。

  

      日本企業的經營者很多都僅僅制定計劃,而願景和戰略則是前輩制定的內容的修改版。通俗地説,或許從沒有非常認真地思考過。在戰前戰後之時,經歷過辛勞的創始人很多,他們具有宏偉的夢想,具有無論如何都要實現的執著。但是,在企業被職業經理人接管後不斷改變。

 

      記者:您是説日本很多大型企業陷入停滯的原因在於經營者?

 

      孫正義:日本的産業界和經濟界的最大問題是,在增長領域的世界市場之中沒有找到位置,始終抱著衰退産業不放,因此在進化過程中落後了。在如今仍愜意地泡在溫水之中的人看來,我們猶如危險而瘋狂的集團。

 

      記者:您提出「打造生存300年的企業」這一目標。

 

      孫正義:願景基金就是實現的方法。將向可能持續300年、走在信息革命前端的企業群出資,成為最大股東。在這樣的家庭之中相互刺激,形成協同效應。但是,對於增長放緩的企業,將讓其「畢業」,而將保持增長的企業納入家庭。由於做法嚴格,所以能長期存續。

 


    

      記者:對於自己的接班人有哪些想法?

 

      孫正義:如果形成增長集團的生態系統,即使我不在,企業也能繼續增長。針對接班人始終在思考,也可能從本公司之中成長起來,在基金投資對象的創業者之中,也有很多優秀人才。

    

      記者:如何控制鉅額投資的風險?

  

      孫正義:進入未知的領域,就是一種進攻。而不進攻才是最大的風險。不進攻的日式經營很多是危險的。我們為了積極進攻,比普通的企業更加注意防守。蜥蜴的尾巴切掉3成左右也能再生,但切掉更多就會死亡。在我看來,3成是風險的容許範圍,只要剩下7成是安全的。

 

      具體做法是堅持將(凈負債除以所持股票價值的)貸款與價值比率(Loan-to-Value Ratio,LTV)控制在25%以下這一標準。如果做到這一點,即使所持股票的價值降至4分之1,只要出售所持股票,也不會發生債務違約。即使發生異常事態,LTV也要控制在30~35%,但這是黃色信號。如果降至這一水平,為了減少貸款,將出售部分資産或減少再投資。現在軟銀這個指標位在15%這一「舒適區」,完全不用擔心。

 

      在財務方面,軟銀集團持有3萬億日元的現金和存款。始終在手頭保持償還今後2年到期的公司債所需的現金。只要這樣具備充裕的資金,即使遇到風沙俱下等惡劣天氣,也無需出售資産,用手頭現金進行週轉。

 

軟銀集團會長兼社長孫正義接受日本經濟新聞專訪

 

      記者:如果將此前變為子公司的美國Sprint與T-Mobile US公司合併的計劃無法獲得當局的批准,會不會對軟銀集團經營造成巨大打擊?

 

      孫正義:不會遭受打擊。Sprint的負債是軟銀集團沒有代償義務的「無追索權(非遡及)型」。如果我們提供連帶擔保,利率會很低,但沒有這樣做,而是選擇支付較高利率,就是為了避免風險,沒有進行代償的打算。如果本著「道義責任」等給予償還,軟銀集團的海外股東或將發起集體訴訟。軟銀集團主體絕對能長期存續,並走向繁榮。

 

      記者:目前是否能控制經營整體的風險?

 

      孫正義:能夠控制。多次經歷痛苦的競爭和考驗,知道自由地控制攻和守非常重要。在成立「Yahoo! BB」時和收購英國沃達豐日本法人之後相當困難,是危機的連續。如今相當穩定。幾乎沒有失眠的夜晚。

 

    記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 堀田隆文

 

孫正義 簡歷:

1957年生於日本佐賀縣。畢業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柏克萊分校。1981年成立涉足計算機軟體批發的日本軟銀。倡導信息革命,成立雅虎日本法人,收購了沃達豐日本法人。現在正推進從通信企業到「投資企業」的轉型。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