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掌控全球核電市場

2018/11/22


  在全球核電市場上,中俄的存在感正在提高。2000年之後全球投産的核電機組中,約6成由中俄兩國企業負責。一方面,由於盈利情況惡化,美國接連有核電機組停止運行,歐洲的「脫離核電」動向也在增強。有聲音擔心,與軍事技術直接相關的核電技術將向中俄兩國集中。在中美被指進入「新冷戰」時代的背景下,核電站可能成為新主導權之爭的舞臺。

 

  日美歐優勢地位下降

   

  2000年之後,中國投産了33個核電機組,佔全球的4成左右,中國計劃到2030年把國內的核能發電量從目前的3600萬千瓦提高至世界第一的1.5億千瓦。其原因是為了實現國內經濟的穩定,必須提高發電能力。此外,中國領導層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也把核電站定位為重要技術。

      

     

  目前中國規劃中的核電機組超過150個。中國企業還在英國推進核電站建設計劃。中國以美法的壓水反應爐(PWR)為基礎,自主開發了第3代核反應爐「華龍1號」,現已確定向阿根廷和巴基斯坦等國出口。中國在核電機組的新開機運行數量方面佔據壓倒性優勢,在零部件採購方面也具有價格競爭力,這是中國的最大優勢。

      

  第2位的俄羅斯雖然速度比中國慢,不過也投産了15個機組,佔全球的近2成。俄羅斯原子能公司正在向電力需求提高的中東和亞洲推銷核電站。該公司日前宣佈,截至7月簽訂了35個核電機組訂單,佔全球新增核電機組建設項目的67%。此外,還將於2019年投産全球首座海上核電站。

      

  4月,俄羅斯原子能公司在地中海沿岸的阿庫尤(Akkuyu)開工建設土耳其的首座核電站。在土耳其,日本企業在地基更穩定的黑海沿岸推進核電站建設計劃,但由於項目總經費的試算額膨脹至當初預期的2倍多,所以遲遲沒有開工。日本政府相關人士表示,「(土耳其似乎想説)如果日本企業放棄,將由俄羅斯企業來建設」。

            

  印度也在追趕中俄。一直以來,印度核電公司以小型核電站為中心在國內投産核電站,將推進開發利用釷的自主燃料循環系統。印度的釷資源蘊藏量位居全球第2。2018年春季,印度決定參與鄰國孟加拉國的核電站建設計劃,這是該國首次參與海外核電站建設計劃。此外,印度還對斯里蘭卡和越南的核電站建設計劃顯示出興趣。

         

中核集團在巴基斯坦參與建設的核電站

      

  與新興市場國家的核電站市佔率擴大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歐美國家出現了脫離核電潮流。在美國,運行了49年的最古老核電站Oyster Creek核電站於9月停止運行,仍在運轉的商業核反應爐剩下98個。

       


        

  美國預定2025年之前再關停11個核電機組。主要原因是,由於頁岩革命,與燃氣和火力發電廠相比核電站的價格競爭力出現下降。在歐洲,德國和法國等國出於安全性考慮,計劃擺脫對核電的依賴。據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預測,以已開發國家為中心,到2030年全球的核電站發電量可能減少10%以上。

     

  核電站市場勢力格局的變化對歐美和日本的技術優勢投下陰影。在美國,1980年獲得美國機械工程師協會認證(開展核電業務必須具備的資質)的企業約為600家,2007年減至不到200家。美國能源部認為,由於核電産業的衰退,美國企業已經製造不出核反應爐壓力容器等第3代核反應爐的主要零部件。在日本方面,接連有企業退出加壓容器等零部件生産。

    

  出現核擴散擔憂

   

  對於核電站建設和出口的主導權從歐美轉移至中俄手中,開始有聲音擔憂安全保障上的風險。美國國務院高官針對中國的核電站出口指出,「中國的原子能産業事實上是軍民一體的,這顯而易見」,越發認為中國提升核電技術是擴充軍備的一環。還有觀點認為,印度的核電站出口也是為了對抗中國。

       

  中美日歐俄均參加的《不擴散核武器條約》(NPT)要求成員國保證自身核技術不被用於核武器,各國均與出口夥伴國簽署了原子能協定,對核燃料再處理等進行限制。但在伊朗的核電站項目上,俄羅斯在核燃料供給方面提供了支援,這一核電站項目被擔憂轉用於核武器。日本外務省高官指出,「中俄的協定內容相當不充分」。

     

  美國智囊組織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也在3月發佈的報告書中針對中俄核技術的提高和強化向海外出口指出,「這是對第2次世界大戰後確立的核安全、核不擴散與法律框架的挑戰」。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中山修志、多部田俊輔、小川知世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