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張石的櫻雪鴻泥 > 如果按照安倍的想法做 戈恩何必逃亡海外?

如果按照安倍的想法做 戈恩何必逃亡海外?

2020/01/19

PRINT

戈恩事件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在2019年底的12月29日,原日産汽車會長,保釋中的卡洛斯·戈恩演出了一場「黑箱作業」,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乘私人噴射機逃出日本的「世紀大戲」,使日本的政界、司法界及邊檢等處於十分被動的地位。

         

戈恩1月8日在黎巴嫩首都貝魯特舉行的記者會上(REUTERS)

         

  戈恩出逃,對日本十分不利,在戈恩于貝魯特召開記者懇談會的1月8日以後的1月9日,日本法務大臣森雅子兩次召開記者會反駁戈恩對日本司法制度等的譴責。日本如此重視戈恩的言辭,由此可見戈恩的言論對日本傷害很大。同時戈恩事件,對日産-雷諾-三菱聯盟傷害也很大,戈恩在1月8日的記者懇談會上説:日産的市值,在我的逮捕後,下落了100億美元(約1兆1000億日元)以上,一天損失4000多萬美元,他還説:雷諾也好不到哪去。雷諾的市值我的逮捕以後,下降了50億歐元(約6000億日元),1天下降2000萬歐元。

        

  不知戈恩所説的數字是否有根據,但是日産汽車的業績在不斷下降卻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從現在已經發表的日産車的世界銷售數量來看,到去年11月為止,日産汽車連續15個月同比下降,在1月14日的東京證券市場上,日産股價在交易時的最低值創2011年9月以來8年零4個月的歷史新低。

           

  東京地方檢察廳2018年11月19日對戈恩和前董事長格雷格・凱利實施了逮捕,以後又對戈恩進行了2次逮捕,2019年3月6日,戈恩獲得保釋。大約1個月後的2019年4月4日,戈恩再次被捕,4月25日,戈恩再次獲得保釋。日産汽車業績的下降,正好與戈恩2018年11月遭逮捕以後的一年間在時間大部分相重疊,可見是和戈恩事件是有直接聯繫的。

     

  而據複數的日本媒體報導:安倍首相在1月8日,在與佳能會長御手洗富士夫等在東京銀座的日本料理店用餐時談起戈恩記者會見等話題,據一起就餐的自民黨原官房長官河村建夫説:安倍首相説:本來希望在日産內部解決這個問題算了。

     

  在我們可以聽出安倍首相的言外之意:如果在日産內部解決了這個問題,事情也就不會鬧得這麼大了。

         

  那麼戈恩事件有沒有可能在日産內部解決呢?筆者認為:應該是有可能的。

       

  第一次逮捕戈恩的理由是:戈恩與格雷格・凱利合謀,從2010年度到2014年度5年時間裏,將戈恩計99億9800萬日元的報酬,記載為49億8700萬日元,向關東財務局提出,於2018年11月19日對二人進行逮捕;2018年12月10日對二人進行再逮捕,其理由是:在2015年度到2017年度的3年期間,還有約30億日元報酬未做記載。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