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張石的櫻雪鴻泥 > 父親:從偽滿大學生到一名醫生的生涯

父親:從偽滿大學生到一名醫生的生涯

2018/12/29

PRINT

            

  1966年,文革風暴來臨,從父親的經歷來看,要定一個罪名太容易了。父親敏感地感到禍事將到,正好那時有一個「三線」的醫院需要父親去修理機器,父親就以「出差」為名,去那裏躲了幾個月。

           

  所謂「三線」是從1964年開始,中國政府在中西部地區的13個省、自治區為了備戰備荒,強化建設國防、科技、工業等基本設施建設的地區。

           

  但是「躲過了初一躲不過十五」,支援「三線」回到市裏的醫院後,父親有一天接到造反派們的通知,讓他去「陪鬥」,也就是説,在鬥爭會上,他不是挨鬥的「主角」,而只是「配角」。

        

  但是父親孤兒的內心是極其脆弱的,「花原自怯,豈奈狂飆;柳本多愁。何禁驟雨?」(曹雪芹、高鶚、程偉元《紅樓夢》中語),父親在極度的恐懼中,想出了一個「過關」的方法,他喝了很多的酒,然後倒在地上。

              

  當時只有小姐姐在家,我正在後院玩耍,突然聽到了小姐姐淒厲地呼喚著我的聲音,我跑回家一看,父親倒在地上。

          

  我們連忙找回在附近幼兒園工作的母親和住在附近的舅舅。母親和舅舅經過仔細詢問,才知道了父親要去「陪鬥」的事。媽媽和舅舅商量,讓舅舅去造反派那裏「請假」。

         

  舅舅領著我,來到了造反派那裏,我沒有記住他們所説的是什麼,但是似乎「請假」被允許了。

           

  舅舅回來安慰父親,父親似乎安靜了許多。

         

  但是過了不一會兒,一隊拿著大牌子的造反派突然闖進了我家中,他們到屋內聞到一股酒味兒,更是「義憤填膺」。高呼口號,把父親從床上揪了下來,給他掛上寫著「反動學術權威、大漢奸」等罪名的牌子,不由分説,把他拉走了。未成年的哥哥和大姐攙扶著搖搖晃晃的父親,在造反派們的推擠下,來到「鬥爭會」的現場。

     

  他被揪到汽車上,低下是黑壓壓的人群和振臂高呼的手臂。他望著下面,不知那是深淵還是地獄,然而站在汽車上,掛著這充滿了侮辱語言的大牌子,天地間只有恥辱和他同在,他一頭栽了下去,儘管在他的眼前是一片黑暗……

       

  從此,他成了一名具有一系列罪名的「黑幫」,每天早晨、晚上都要「請罪」,然後進行「勞動改造」。遭受種種虐待和侮辱。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