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要想不受騙,記住這三條

2017/09/15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日本這些年來有很多騙子橫行,最近最多的要算「是我!是我」詐騙事件,其手法多是打電話給一些獨居老人等,騙子在電話裏説:「是我!是我!我因為XX事情急需一筆錢,要匯到我的帳戶!」有的騙子自稱是老人的兒子,有的自稱是孫子,而在日本,親情遠沒有中國那麼濃密,兒孫有時很多年都不去看父母或祖父母,老人們甚至對兒孫的聲音都不那麼熟悉了,一聽是兒子或孫子打電話來,一方面受寵若驚,一方面聽説兒孫因無錢受困,焦急萬分,馬上匯出鉅款,或把鉅款交給自稱是兒子「同事」等的取款者。騙子們屢試不爽,據日本警察廳統計,2016年日本這類欺詐事件多達5,737件,騙走金額達166億日元。

 

  而在日中國人等在此類詐騙中基本上是不上當的,一方面是由於在日中國人的平均年齡比全體日本人年輕的多,在日中國人人口在年齡上呈現「兩頭小,中間大」的趨向,也就是説,青壯年佔絕大多數,另一方面由於中國人親情濃密,很少出現由於離開太久連親人的聲音都辨別不出來的現象,因此這種詐騙中在在日中國人及華人中幾乎是不靈的。

 

  但是在日中國人和華人在另一種類型的詐騙中卻經常上當,騙子們屢試不爽。這種詐騙方法可以稱為」金元寶詐騙」,其具體方法是:

 

 張石 的其他文章

 

 美國「撤像騷動」衝擊安倍歷史觀

                  

 中國能使安倍打開國內政治困境?

             

    小池百合子是怎樣解放日本男人的?

            

 留學狀況預示日本必定輸給中國

 

 日本發現的「國寶級中國瓷器」是真是假?

         

 中國和日本:哪國法律更嚴厲?

 

 日本親人相殺比例激增 中國要警惕

 

 對待中國:川普比安倍高明得多

 

 炸死張作霖事件為何在日本又被炒熱?

 

 勸説美國不對朝鮮動武是日本的使命

 

 日本是要包圍中國還是要包圍美國? 

 

 中國人消費日本商品的矛盾狀態亟待解決

 

 更多 >>>>

  有自稱在建築工地打工者的中國人, 找到一些在日中國人或華人,並稱是在某某朋友的介紹之下而來,有時他説的人你還真認識。他們也給我打過電話,不知道是從哪弄去的我的電話號碼。 他們一般是説,他們是從中國來日本打工的,在建築工地工作,有那麼一天在挖地基的時候挖出一些「金元寶」、「金佛」、「銀元」等,苦於不知是真是假,自己日語又不靈,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帶出海關,拿著這些東西不知如何處理?你們在日本生活得時間長,見識廣,請幫幫忙。他們有時還説發現了遺書,那遺書古色古香,上面的墨跡也流暢、古雅,遺書上寫著自己逢戰亂避難,財物隨身攜帶不便,所以留下這些財物隨罐埋入地下,而那些所謂的「金元寶」等看上去也古舊不堪, 遺書上有時還寫著如有發現者請用這筆財富去救濟窮人云雲。

 

  當然不會有人馬上相信他們的話,當人們追問真假時,來者做出稀裏糊塗,懵懵懂懂的樣子, 他們往往會説:我們拿不準,再不我先從「金元寶」上拉下一小塊兒,你幫我去找明白人去鑒定鑒定?然後裝模作樣用鋸子在事先準備好的一塊真金上拉下一小塊兒給對方,他們所要騙的人有的會拿著這一小塊金塊去金店鑒定,竟然都是21K金!

 

  於是被騙的人往往興奮不已,為這一袋子「金子」估價,要求購買騙子手裏的「金元寶」和「古董」。當然騙子們所要價格遠遠低於一袋子金子的價格,等騙子們不知了去向,受騙者再去鑒定那些「金元寶」和「古董」,竟是一堆廢銅爛鐵。

 

  2010年7月22日,由於很多在日中國人和華人受騙,他們成立了「金元寶詐騙案受害者同盟」,成立後接到來自北海道、本州、四國、九州的數十個電話,訴説各自接到騙子電話的經歷。其中有11人被騙走金錢,受害總額達數千萬,而據日本警方調查,2006年到2013年,在日本全國16都道府縣有30多人遇到同樣手法的欺騙,受害總額達1億7000萬日元。

 


 

  據調查,受騙者基本上是在日中國人和華人。

 

  雖然包括中國大使館在內,官方和民間團體反覆呼籲不要在「金元寶詐騙」中上當,但是受騙的中國人還是不絕如縷,2015年還有一位經營飯店的中國人給筆者打電話,説遇到「金元寶詐騙」,被騙走了100多萬日元,還有一位中國經營者興奮不已地打電話給筆者,告訴筆者他遇到了得到大批「金元寶」機會,將去某車站和「金元寶」持有者會面,並和筆者討論如何使用這筆「飛來橫財」,筆者向他説明真相後他才恍然大悟。

 

  而今年,又出現了同樣的詐騙事件,日本東京警視廳7月11日宣佈,因涉嫌金元寶詐騙,欲販賣偽造金塊,將兩名住址、職業不明的中國人逮捕,據東京警視廳新宿警察署透露,兩人在6月23日至7月10日,對東京都內的飲食店的一名女性經營者説:我們在建築工地挖到了黃金製品和金元寶。他們試圖把金屬製佛像和所謂的「金元寶」用400萬日元賣給這位女性經營者。

 

  為了騙取這位經營者的信任,他們説這是純金製品,並去廁所用鋸從事先準備好的金片上鋸下一小塊,讓女經營者去金店鑒定。

 

  在警方詢問是從何處得到這些偽造黃金製品時兩人供述:「金元寶」是每個700日元買的;佛像是花3000日元買的。

 

  為什麼這樣拙劣的騙局能使許多在日中國人和華人上當受騙?怎樣才能防止這種騙局和類似的騙局?筆者覺得記住以下三條,一定管用。

 

  第一,記住人的智商在判斷一個普通的問題上智力水平都是差不多的,不要以為自稱什麼都不懂的人會傻到哪去。在遇到可能發財的事情上,誰也不會把到手的錢隨便讓給別人,不懂的時候他們也會到處詢問,而在「金元寶詐騙」事件中,在日華人和中國人基本上是被騙子們土氣的穿著、蹩腳的普通話和一副無知的面孔所欺騙,可能以為對方比自己的智力水平低,見識窄,因此上當。

 

  基本上來説,在待人處事時,在智力上高估對方一般不會有錯,在沒有遇到壞人時,也會顯得很謙虛,讓人容易接觸;在遇到騙子時,則會十分謹慎,反覆思考,比如遇到「金元寶詐騙」,就會想:這個看起來挺聰明的人怎麼會做如此傻事?

 

  第二,在現代社會,「一夜暴富」的事幾乎沒有。現代社會是經濟和商業都高度成熟的社會,哪能賺到錢,都有許多人反反覆復琢磨和研究,不經過循序漸進的艱苦努力,不可能賺到很多錢。前些日子中國掀起「古董熱」,一件古董到拍賣會上可以賣到幾百萬,幾千萬甚至上億,當時有許多在日中國人跟風而上,雖然沒有鑒定古董的知識,但是在日本的古董市場購入大量所謂「古董」,希望以多取勝,能在一大堆似是而非的「古董」中「撿漏」,得到一件價值連城的「寶貝」,結果堆了滿屋子的瓶瓶罐罐,佔據大量寶貴空間,一件有價值的東西都沒有。

 

  其實鑒定古董是一項需要積累豐富的經驗、刻苦專研才能掌握的專業知識,甚至只看書、學習,無論怎樣刻苦,也是學不會的。不親自經歷和接觸大量真品與偽物,是無法掌握鑒定技術的,甚至許多考古學家都公開聲明自己是研究家而不是鑒定家,不會鑒定真偽,因為考古學家大都以出土的真文物為研究對象,一般沒有對現代倣品進行真偽鑒定的任務,難以鑒定現在無奇不有,極盡所能的倣古産品。沒經過多年的實踐和學習就想在古董拍賣中「一夜暴富」,幾乎是不可能的,在其他的領域也是如此,即使有所謂「一夜暴富」的人,絕大多數也是經過多年學習和磨練而産生出一種結果,也就是所謂的「水到渠成」。像買彩票那種事情,在日本,頭彩中彩率一般是1千萬分之一左右,在日常生活中,我們説某某事情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時,就會把這種事情當做不會發生的事情,何況千萬分之一!因此,「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放棄「一夜暴富」的幻想,為了積累財富在某一方面的事業中作出堅實的努力是最重要的。

 


 

  第三,有些看起來是所謂「千載難逢」,可以令人「一夜暴富」的事情,往往是涉嫌違法的。比如説中國人常用「撿了一個皮夾子(撿到錢包)」來形容得到意外之財,但是在日本,無論是撿到錢包還是在土地挖到金錢或古董等,不馬上上交警察都會涉嫌違法。

 

  根據日本民法第241條中有關「埋藏物的發現」的規定:「埋藏物適用於《遺失物法》,在公佈6個月以內,無法判明所有者時,歸發現者所有,但是在他人的所有物中發現的埋藏物,歸發現者和這一他人均等分配。」

 

  而《遺失物法》第二章第一節「拾得者的義務」第四條規定:「拾得者必須迅速將拾得的物件返還遺失者或上交警察署長。」

 

  而在遇到「金元寶詐騙」等事情時,即使不知對方所持之物是真是假,依照上述法律,如果他們沒把所發現的埋藏物首先迅速交公,他們的行為會涉嫌違法。

 

  因此在日本如果想不被類似「金元寶詐騙」的騙子欺騙,記住以上三條,一定管用,也就是:不輕易斷定別人比自己笨,克服「一夜暴富」的幻想並以日本的法律衡量所遇到的事是否合法。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張石

 張石 簡歷:

1985年,中國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研究所畢業,獲碩士學位。1988年到1992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員,1994年到1996年,東

京大學教養系客座研究員,現任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著有《莊子和現代主義》、《川端康成與東方古典》、《櫻雪鴻泥》、《寒山與日本文化》、《東京傷逝》、《孫中山與大月薰—一段不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