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死張作霖事件為何在日本又被炒熱?

2017/04/20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由於日本APA酒店客房內放置了該集團CEO元谷外志雄否認南京大屠殺與有關強徵慰安婦的報導等內容的書籍,在中國和日本都引起了很大的關注,而該書中有一個非常值得注目的觀點,就是元谷認為:「日本錯誤的歷史觀的原點,就是炸死張作霖事件(在中國史稱「皇姑屯事件」)」(1),「把日本看作侵略國家的史實上的出發點就是錯誤的」(2),「日本的報紙和電視主張日本是‘侵略國家’的人們,多數以炸死張作霖為原點,而且幾乎所有的日本人都深信,爆破張作霖列車是日本關東軍大校河本大作下的命令,但是俄羅斯歷史作家德米特里·普洛霍羅夫在著書中寫道:這是蘇聯特務機關犯下的罪行。得到這個消息,我在2009年9月22日,在他所住的城市聖彼得堡,和他進行了對談。」(3)元谷認為:張作霖是「親日軍閥,日本方面完全沒有殺害他的理由。」(4)

 


 張石 的其他文章

 

 日本是要包圍中國還是要包圍美國? 

 

 中國人消費日本商品的矛盾狀態亟待解決

 

 為何日本人不像有些中國人那樣隨處接吻?

 

 APA酒店老闆在歷史觀上反華更反美

 

  APA放置爭論歷史書籍偏離日本商業精神 

 

 無人售貨到處可見凸顯日本人道德高度

 

 哪些方面日本人不如中國人文明?

 

 靖國神社將會祭奠中國的戰歿者嗎?

 

 小池正在擊潰石原慎太郎政治家族(2)

 

 小池正在擊潰石原慎太郎政治家族(1)

 

 川普勝選是改善中日關係的最好動力

 在日長住中國人和遊客同創新高説明什麼?

 更多 >>>>

 

  而日本人得知「殺死張作霖是蘇聯特務機關所為」這種説法,是從華人作家張戎及其丈夫喬·哈利戴合著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MAO:The Unknown Story)一書。此書英文版于2005年-2006年在世界各地同時出版後,2005年就在日本有了譯本(土屋京子譯,講談社出版),而這本書中的一個小注,在日本引起了軒然大波,在一部分人裏面掀起了一個否定侵略戰爭歷史的「小高潮」。

 

  在此書的第16章「西安事變」中談及「炸死張作霖事件」時加了如下的小注:「炸死張作霖一般都認為是日本人所為,但是最近蘇聯情報方面稱,實際上是基於斯大林的命令,納姆·埃廷貢(Naum  Eitingon),也就是後來負責暗殺托洛斯基的人組織的,然後嫁禍于日本。」而出處何在?筆者在日譯本中沒有發現,但是在英文原版上,書的後面有「注之注」及引用的「非漢語書志來源」,説明出自俄羅斯作家亞歷山大·格爾巴金德和德米特里·普洛霍羅夫合作的,2000年出版的《GRU(格魯烏,蘇聯的軍事情報機關)帝國》第一卷一書的182頁-183頁。(5)

 

  在歷史上早有定論的「炸死張作霖事件」,一直被認為是日本侵略中國東北的開端,而根據直接組織這次暗殺的關東軍大校河本大作的自述等,史學上認為這一事件為日本關東軍所為。

 

  而《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書中不起眼的注解,為何在日本一部分人中引起了極大的興奮和軒然大波呢?因為這可以説明:作為二戰時日本侵略中國開端的這一重大事件,不是日本人所為,而是蘇聯人所為,這樣一來,説日本關東軍以這一事件為開端有計劃地侵略全中國之説就站不住腳了,歷史似乎「有可能改寫」。

 

  一貫批判日本戰後史學中的所謂「自虐史觀」的歷史學者、政治學者中西輝政在日本雜誌《諸君》2006年3月號撰文談及此書説:「書中確有會從根本上動搖以往的東亞史和戰前日中關係史的很多新發現。」(6)

 

  有關《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提及的「炸死張作霖事件是蘇聯所為」之説,中西輝政寫道:「看一下有關注解,就知道出典于亞歷山大·格爾巴金德和的德米特里·普洛霍羅夫合作的《GRU帝國》一書(Kolpakidi,Aleksandr &  Prokhorov,Dmitrii,Imperiya GRU,Olma_Press ,Moscow,2000,無日譯本)第一卷182-183頁,同時指出,‘和埃廷貢一起在炸死張作霖事件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佐爾格(7)的前任薩洛寧(8)’雖然出典是2000年出版的第二手資料,但是可以明白,此書是依據GRU的公用文件寫成的。」(9)

 

  的確,《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確實説該書依據GRU資料(from GRU sources)(10)

 


 

  中西輝政認為該書「提示了可以全面改寫東亞史的諜報史上的重大新事實和史料,而且其中有一些對日本人來説具有極其重大的意義,是與從根本上改變20世紀的日中關係史和有關戰爭責任論的討論結果聯絡在一起。」(11)

 

  而在元谷外志雄于2008年5月主持發起的首屆「真正的近現代史觀」有獎徵文中,時任日本航空自衛隊幕僚長(相當於空軍參謀長)的田母神俊雄寫了《日本是侵略國家嗎?》一文應徵,評為最高獎,田母神俊雄因此收穫了300萬日元(約合18萬元人民幣)賞金。

 

  田母神俊雄在其論文中也提及「炸死張作霖」事件及《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這本書。

 

  他在論文中説:「長期以來,一直認為1928年爆破張作霖列車事件是關東軍所為,但是最近通過挖掘蘇聯情報機關的資料,至少可以證明無法確定這一事件是日本軍隊幹的,根據《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張戎,講談社)、《黃文雄的大東亞戰爭肯定論》(黃文雄,WAC出版)、《日本啊,要磨練歷史的力量》(櫻井良子編,文藝春秋),近來此事件‘為共産國際所為’成為極有説服有力之説。」

 

  田母神一文中所提及的《黃文雄的大東亞戰爭肯定論》和《日本啊,要磨練歷史的力量》,都是受了張戎一書的影響,《黃文雄的大東亞戰爭肯定論》中説:「張作霖在回奉天的途中所乘坐的列車被炸而死,這一直被認為是一部分關東軍所為,現在事實逐漸明瞭,這是蘇聯特務機關所為。」(12),而《日本啊,要磨練歷史的力量》中有關「炸死張作霖」問題,是以櫻井良子和伊藤隆、瀧澤一郎、北村稔、中西輝政四人一起圍繞《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提及的「炸死張作霖」問題討論的形式構成的,在這次討論中,主要是中西力挺「炸死張作霖是蘇聯所為」之説,龍澤通俄語,説他讀了《GRU帝國》第一卷,他説,有關這一事件,書中寫道:「‘古林西克機關(13)’所實行的幾個工作中,可能反響最大的是1928年6月的炸死張作霖事件,張作霖執掌北京政權,曾採取露骨的反蘇立場。在特別列車被炸的時候,在與作霖所乘車輛相鄰的客車中乘車的人中,有伊萬·維那洛夫(埃廷貢的部下),他拍攝了現場的相片。謀殺經過週密的安排,並給人以日本特務機關所為的假象。」,但是龍澤説:「《GRU帝國》沒有明示資料的來源,普洛霍羅夫原來是軍人,有可能接觸到未公開的文件,但是在書中他什麼都沒有説,我在等待能夠提供證據的情報,但是此書出版已經6年多了,現在還沒有出現。」北村只是認為:當時蘇聯痛恨張作霖,有這種可能性,而伊藤否定該説,認為還是日本軍部所為。(14)

 

  而元谷外志雄《真正的日本歷史理論 近現代史學Ⅱ》一書對這種觀點更是讚賞有加,這本書的第5章題為「要對爆破張作霖事件進行歷史檢證」。

 

  他還在2009年9月22日,到德米特里·普洛霍羅夫所住的城市聖彼得堡,和他舉行了對談。

 

  但是遺憾的是普洛霍羅夫並沒有像《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及日本的傳播者所説的那樣,説爆破張作霖是出自蘇聯GRU的資料或公用文件。

 

  根據《真正的日本歷史理論 近現代史學Ⅱ》一書中登載的對談錄,普洛霍羅夫説:對於「當時蘇聯特務機關的活動」,他是根據「歷史書、當時的報紙、深讀其他的資料、和其他的新聞工作者交換信息而展開調查的。我發現歷史學家沃爾高更諾夫(15)在書中提到過納姆·埃廷貢這一諜報人員與張作霖的事件有關,這是我研究的出發點。」(16)

 

  而當元谷外志雄問他:「我之所以想見普洛霍羅夫先生,是因為張戎女士的書《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在日本出版,其中有‘1928年炸死張作霖是蘇聯特務機關的犯罪,而這種説法出典于普洛霍羅夫先生的《GRU帝國》一書。’」

 

  而普洛霍羅夫竟然回答説:「其實我在《GRU帝國》一書中並沒有寫張作霖事件,最初是在2002年,在軍隊的報紙上第一次寫了有關炸死張作霖的報導,而這以後的2004年,我在《克格勃--蘇維埃諜報部門的特殊作戰》這本書中,寫了有關炸死張作霖的究竟是誰的一節。」(17)

 


 

  而據《真正的日本歷史理論 近現代史學Ⅱ》一書,「2009年12月2日, 普洛霍羅夫來日,我(元谷外志雄)安排了記者會,儘管是給日本歷史帶來重大轉變的記者會,但是遭到大媒體以沉默抹殺,沒有一家出席.。」(18)

 

  另外,《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把這一「新説」傳播後,當時的《産經新聞》的駐莫斯科支局長內藤泰朗,也去聖彼得堡參訪了普洛霍羅夫,而普洛霍羅夫首先對他聲明:「這一新説並不是根據原蘇聯共産黨和特務機關保管的,迄今為止沒有公開的秘密文件」,而是「根據蘇聯時代出版的軍隊領導人的回憶錄及訪談錄、蘇聯解體後公開的公用文件等綜合分析的結果,幾乎可以斷定,這一事件一定是蘇聯特務機關所為。」(19)

  

  雖然《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在日本的出版在日本一部分人中引發的上述的以「炸死張作霖是蘇聯特務機關而為」之説,否定日本侵略中國的歷史的小高潮,而且這個影響斷斷續續一直延伸到今天,但是通過元谷外志雄和內藤泰朗的兩次採訪及上述閱讀過該書的瀧澤一郎的説法可以證明,這一新説不是張戎和其丈夫喬·哈利戴及日本的傳播者所説的那樣,也就是「爆破張作霖是蘇聯所為」之説出自GRU的資料或公用文件,而是作家們的推測與分析的産物,就是説,是一種沒有得到強有力的史料支撐的「學説」(而在元谷外志雄對普洛霍羅夫的訪談錄中,普洛霍羅夫説《GRU帝國》一書中並沒有寫張作霖事件,究竟是怎麼回事?筆者沒有能力對元谷的採訪還原、檢證,不得而知)。有關炸死張作霖為日軍所為的歷史結論,日本歷史學家秦郁彥的《陰謀史觀》一書中僅主要的「可信度高的」第一手資料就列舉了8條之多,如1946年的《昭和天皇獨白錄》、此事件的首謀河本大作給陸軍參謀本部中校磯谷廉介的信、偽滿洲建國大學教授森克己從1942年到1944年對事件相關的30人的採訪(其中包括河本大作)等(20),而上述的那些力圖為日本侵略歷史翻案的人,為什麼不相信這些足以形成定論的第一手資料,而輕易盲信了《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連第二手資料都不是的説法,並在沒有弄清真相之前就斷定這一説法來源於GRU文件,起勁加以宣傳呢?

 

  研究歷史,不應該一味朝著自己所希望方向去牽強附會,而是要力爭還原歷史真實。如果按照自己的意志去研究歷史問題,就會使歷史充滿幻想的成分,而通過日本一部分人掀起的這個充滿虛幻性的否定侵略歷史的小高潮的發生與發展,筆者也不得不懷疑《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在炸死張作霖這個問題上引用和處理史料時的嚴肅性。

 

  (1)元谷外志雄《真正的日本歷史理論 近現代史學Ⅱ》,39頁。
  (2)同上,36頁。
  (3)同上。
  (4)同上,39頁。
  (5)Jung Chang &Jon Halliday:Mao: The Unknown Story,PBLISHED BY ALFRED A.KNOPF Copyright©2005 by                   Globalflair Ltd.pp.175,678,777.
  (6)《諸君》2006年3月號,29頁。
  (7)理查·佐爾格(德語:Richard Sorge,俄語:Рихард Зорге,日語:リヒャルト・ゾルゲ,1895年10月4日-1944年11月7日),德俄混血,20世紀最著名的蘇聯間諜。
  (8)薩洛寧:《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寫作英文「Salnin」,GRU幹部、蘇聯間諜。
  (9)《諸君》2006年3月號,30頁。
  (10)Jung Chang &Jon Halliday:Mao: The Unknown Story,PBLISHED BY ALFRED A.KNOPF Copyright©2005 by Globalflair Ltd.p.678.
  (11)《諸君》2006年3月號,30頁。
  (12)見《黃文雄的大東亞戰爭肯定論》,wac出版,2006,191-192頁。
  (13)薩洛寧領導的蘇聯諜報機關的暗號名。
  (14)見櫻井良子編,《日本啊,要磨練歷史的力量》,文藝春秋,2006年,96-103頁
  (15)沃爾高更諾夫:Dmitri Antonovich Volkogonov ( 俄語 : ДмитрийАнтоновичВолкогонов )(1928年3月22日至1995年12月6日)蘇聯/俄羅斯歷史學家。
  (16)《真正的日本歷史理論 近現代史學Ⅱ》,37頁。
  (17)同上。36頁。
  (18)同上,39頁。
  (19)普洛霍羅夫:「斷定‘炸死張作霖是蘇聯的謀略’的若干證據」,採訪、構成:內藤泰朗,《正論》2006年4月號,62-63頁。
  (20)見秦郁彥的《陰謀史觀》,新潮社,2012年版,159-162頁。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張石

張石 簡歷:

1985年,中國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研究所畢業,獲碩士學位。1988年到1992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員,1994年到1996年,東京大學教養系客座研究員,現任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著有《莊子和現代主義》、《川端康成與東方古典》、《櫻雪鴻泥》、《寒山與日本文化》、《東京傷逝》、《孫中山與大月薰—一段不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