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張石的櫻雪鴻泥 > APA酒店老闆在歷史觀上反華更反美

APA酒店老闆在歷史觀上反華更反美

2017/02/08

PRINT

中日深度觀察

  為了戰後在世界行使霸權,向日本投下了非人道的原子彈。為了讓美國維持‘好國家’的面孔,被投下原子彈的日本必須繼續有一個‘壞國家’的面孔,因此美國不否定虛構的‘南京大屠殺’和‘強徵慰安婦’,以《日本新聞報導規則》(Press Code for Japan)(6)捆綁媒體報導的手腳,把東京審判歷史觀強加給日本。」(7)

 

APA酒店放置的否認南京大屠殺書籍

  在《真正的日本歷史理論 近現代史學Ⅱ》的書中,作者不僅在概論中運用上述的歷史觀集中批判了美國,並且在整個書中至少十幾次提到與上述的歷史觀相關的內容,還專用題目為「日美戰爭是羅斯福擺脫世界大蕭條的策略」的一章,集中批判美國與以美國為首的盟軍最高司令官總司令部「強加給日本的歷史觀」,可以説,從內容的分量和立論的出發點來看,這一點是該書的重中之重。

 

  在書中,元谷外志雄以「偷襲珍珠港是美國的陰謀」為切入點展開了他的太平洋戰爭史觀和戰後歷史觀。有關「偷襲珍珠港是美國的陰謀」的説法,在戰時的日本、戰後的美國與日本都有人談到,儘管各種説法不盡相同。早期的著作如美國歷史學家查理斯·貝爾德(Beard Charles Austin)所著《羅斯福所引起的戰爭1941》(President Roosevelt and the Coming of the War 1941,Transaction Publishers, 1948)、日本的大鷹正次郎的1959年出版的《第二次大戰責任論》等,而世界多數歷史學家和政治家反對這種「陰謀論」的看法,美國保守派論客喬治·威爾(George Will)認為持這種説法的人在美國是「人少聲高的反羅斯福的人」(8),而學界一般認為,到了美國作家、生前曾擔任過馬里蘭州大學歷史學教授的高爾登·普朗格(Gordon William Prange)的作品 《我們沉睡在清晨--有關珍珠港的沒講過的故事》(At Dawn We Slept: The Untold Story of Pearl Harbor also viewed) 在1981年出版,所謂「陰謀論」在美國就站不住腳了。

 

  普朗格從1937年到1980年在馬里蘭大學任教職,而從1942年到1951年在海外擔任軍職,太平洋戰爭後來到日本,在盟軍總司令道格拉斯·麥克阿瑟手下擔任戰史室主任。

 

  在日本期間,他採訪了包括當時參與偷襲珍珠港的聯合艦隊首席參謀、戰前的海軍少將黑島龜人及航空參謀、當時的海軍大校源田實等200多人,並收集到了能夠收集到的大量資料,證明了所謂「陰謀論」不過是把片面和孤立的事實人為地連綴起來的假説。

 

  反對「陰謀論者」也很容易找到「陰謀論者」的致命傷,如除了珍珠港、日軍也接續攻打威克島、關島、菲律賓等美國基地,因此無論日軍偷襲珍珠港成功或失敗,美國都是必然要參戰,日本還有書籍認為:1941年1月美國駐日大使格林(Joseph Clark Grew)就從秘魯公使那裏得到日本計劃偷襲珍珠港的消息,並傳達到美國高層,但是1941年1月,日本海軍還沒有決定偷襲珍珠港,而有關「美國事前通過解密外交暗號和海軍暗號知道了日軍偷襲珍珠港的情報」這種説法,戰後大量的研究資料證明,美國在日本偷襲珍珠港以前,雖然破解了日本的外交暗號,但是沒有破解出海軍暗號,而在遭受襲擊以後,動員了各種與破解暗號有關的力量,開戰之後約半年以後,才破解了日本的海軍暗號,而且日本海軍為了防止偷襲珍珠港計劃的洩露,重要文件都通過信使傳送,從擇捉島的単冠灣向珍珠港出擊的以航空母艦「加賀」「赤城」「飛龍」「蒼龍」為核心的「帝國海軍第一航空艦隊」(俗稱南雲部隊),嚴禁無線通信。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