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張石的櫻雪鴻泥 > 日本人是我見過的最講信用的族群

日本人是我見過的最講信用的族群

2016/10/10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張石:來到日本後,我接觸過各地、各國的人們,當然接觸最多的是日本人,其次有漢語圈的中國大陸人、台灣人、香港人等,由於英語不好,接觸歐美人不多,但是在工作中也有若干接觸,從我的印象出發,日本人是最講信用的族群,當然需要事先聲明,我這裡所説的,只是指我現在能夠接觸到的普通日本人,不是指決定國家大計方針政治家等,他們説出去的話有時不能兌現,那也許是由於各種力量的對抗與制衡所致,不是一個人僅靠個人品質就能夠實現的,也不包括那些歷史上的日本人,因為沒有接觸到過,我不知道。

  比如説人們有時在分別時會説一句話:「我過後給你打電話」,我到台灣去過多次,多次聽到有人這樣對我説,但是我幾乎沒有接到過説過這種話的人們的電話,在日本卻幾乎從來沒有遇見過這種事。那時我想,可能是這種人碰巧都讓我遇上了,或者這句話在台灣只是一句客套話,並不含有一定要實現的意思,是為了表現一種「不忍離別」的情緒,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加圓滑吧。我也接觸過一些香港人,有時並不是這樣隨便地説一句,而是因為工作上的事請約好打電話,但是仍有接不到電話的時候,大陸人最近接受日本的習慣較快,在守約的事情上比以前有所改進,但是和日本人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

  而日本人卻不是如此,如果他(或她)對你説:「我過後給你打電話」,這個電話幾乎100%是要打過來的,無論是公事還是私事。日本人幾乎每個人都有一個筆記本,記下他們和別人的約定和其他的安排,為的就是不忘記約定。日本人將這種筆記本叫做「手帳」。恐怕日本是世界上手帳最發達的國家,幾乎人手一冊。一般和日本人見面時,他們都會拿出手帳記下和你的一切約定。手帳是按照日曆來編排的,每年都會有大量的新年度手帳上市。也許,我們中國人在違約時會想出種種的理由來,諸如「我忘記了」等等,但是日本人這個幾乎人手一冊的手帳,可能其功能就是在你的面前堵住了他一旦不守約時用諸如「我忘記了」等託詞逃避責任的後路,用來約束自己不要違約,同時也向你誓言他不會違約,因此日本人一般也都不會忘記和你的約定。

 


  據日本獨立行政法人國際協力機構(JICA)2012年對來日研修的114名外國研修員的抽樣調查,在有關對日本人的印象的提問中,認為日本人「守約(嚴格守時)」的最多,這樣的回答達109次,幾乎每個人都認識到了日本人的這一特徵。(1)

  記得我在做留學生打工的時候,有一次遲到了,我説了一大堆的理由,而帶我們工作的年輕人只説了一句日本成語:「男子漢,不強詞奪理。」這句話使我非常受震撼,那就是在日本人看來:不守約是一個絕對的錯誤,不管你有什麼樣的理由。

  日本作家太宰治有一篇發表于1940年的著名短篇小説《奔跑吧 ,梅洛斯》,講的故事是一名淳樸的牧羊青年梅洛斯,為了準備妹妹的婚禮,到小城錫拉庫斯去購買新婚用品。他覺得街上的氣氛特別沉鬱,問街上的人們是什麼原因?人們告訴他:因為國君迪奧尼斯疑心甚深,殺死了許多人。國王的這一暴行激怒了牧羊人,他決心暗殺這個暴君,但是暗殺未遂被捕,結果當然是要被處死。被捕後梅洛斯説自己要給妹妹完婚,希望國王給他三天寬限,在被處決前一定會回來,並讓自己的摯友,在錫拉庫斯城做工的石匠塞裏努丟斯作為人質留在國王那裏。國王雖然不相信他,但是為了證明他對人們的多疑是正確的,就答應了他的要求。

  梅洛斯為妹妹辦好婚禮以後,在返回錫拉庫斯城的時候,經受了河水氾濫、山賊(應是奉國王之命前來伏擊的殺手)襲擊等,使本來可以輕鬆到達的路程充滿了艱難,他搏擊濁流,打倒山賊,筋疲力盡,倒在地上,一度曾經絕望地想放棄自己的努力,但是為了讓國王意識到自己多疑的錯誤與醜惡,拯救自己的摯友,他拼著最後的力氣奔向錫拉庫斯,在第三天黃昏終於到達錫拉庫斯,履行了承諾,當他和朋友塞裏努丟斯擁抱在一起時,國王羞愧不已,希望自己也成為他們的朋友。(2)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