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促成孫中山孫女與日本外孫相認

2016/08/05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7月12日,在東京新大谷飯店舉行了紀念孫中山誕辰150週年論壇「東京中山論壇」。孫中山先生孫女、美國孫中山和平教育基金會主席孫穗芳也來出席論壇,在此次論壇上,孫穗芳見到了孫中山與其日本妻子大月薰所生的女兒宮川富美子的兩個兒子,也就是孫中山的日本外孫宮川東一和宮川弘。這是孫中山留在中國的後代和留在日本的後代的首次相認。

  在這次論壇的晚宴上,大會特意安排了一個節目,就是孫穗芳女士和孫中山在日本留下的外孫宮川東一先生相見。

 孫穗芳與東川宮一

  在晚宴中,主持人簡單介紹了孫中山與大月薰的那段姻緣,然後宮川東一先生在中日國交正常化時擔任日本外務大臣的大平正芳的外孫女渡邊滿子女士的陪同下登上主席臺,與孫穗芳女士相見。

  雖然孫女士早已聽説孫中山先生在日本留有後裔,但是和宮川家兄弟正式相認還是第一次,血濃于水,兄妹相見,激動萬分,淚流滿面。

  孫穗芳女士説:我今天真高興在這裡見到表哥,我很激動,也很感動。我的祖父是中日兩國的橋樑。希望你們有機會能去美國夏威夷,我兒子在那裏造了很大的房子。孫女士還送給了宮川東一自己手書的孫中山先生的座右銘「天下為公」、「博愛」等。

 
   張石
的其他文章

福島核污染真的奪走了7名美軍士兵的生命嗎?

 歐巴馬訪問廣島給安倍留下的「作業」

  日本媒體「主題先行式」節目當然會激怒中國人

  中國遊客驚訝:難道日本沒有扒手?

  中國人「爆賞櫻」不只是因為櫻花美

  震災時中國人不能忘記日本救援隊

  武漢櫻花之爭與日本「雜種文化」

  為什麼日本幾乎沒有乞丐?

  中國人體驗日本混浴與目光管理

 「價值觀外交」使日本「不戰自敗」

  不要讓智慧手機使你變得淺薄無知

  污染啟示中國人學習日本人個人修養

  霧霾與二千多年前的中國環保思想

  如何識別中日互聯網上的假錯新聞?

  日本孤兒:解放軍是我的養父母

   更多 >>>>

  宮川東一先生説:我是宮川東一,今天有很多朋友來到這裡,見證並祝賀我們兄妹相見,我對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謝,我們能在這裡相見,是外祖父留下的緣分。

  孫穗芳女士和宮川東一先生共進晚餐,宮川東一先生説:我一生沒有遇到過這麼高興的事,孫穗芳女士説:我也同樣。

  宮川東一先生對孫穗芳女士説:我們是有血緣關係的兄妹。我今年88歲,屬龍。孫穗芳女士説:我屬鼠。她還指著身邊的兒子王祖耀説:我兒子屬龍,和您一樣。

  在7月12日下午,孫穗芳女士還會見了宮川東一的弟弟宮川弘及妻子,並和他們一起留影。

  孫穗芳女士是孫中山先生之子孫科的女兒,美籍華人,1936年生於上海,1967年移居美國夏威夷。現任孫中山和平教育基金會主席、夏威夷中國婦女慈善會會長、美國夏威夷太平洋大學校董、中山大學香港校友會名譽會長、燕山大學名譽教授和斯里蘭卡錫蘭國際大學榮譽博士。她積極研究和宣傳孫中山的思想,在世界各地演講已達800多場,並在深圳創辦了孫中山心血管醫院,著有《我的祖父孫中山》和《我的祖父孫中山先生紀念集》等書。

  孫穗芳女士生母嚴藹娟是孫科的私人秘書兼同居女友,由於孫科移情別戀藍妮,嚴藹娟與孫科分手嫁人,孫穗芳女士一直跟著母親。1966年11月,孫穗芳在同父異母長兄孫治平協助下,前往台灣首次見到父親孫科,父女相認後孫穗芳經常去台灣看望父親,直到孫科病逝。

左起:孫穗芳之子王祖耀、孫穗芳、宮川東一、宮川東一之女
  宮川東一和宮川弘是孫中山和日本妻子大月薰所生女兒宮川富美子的兩個兒子。

  宮川東一1928年4月7日生於日本橫濱,1951年畢業於北海道大學法經係,同年就職於日本酒業批發店國分商店,歷任統括科長、經營中心企畫科科長、營業本部流通政策新商品開發科科長。1973年獨立,建立日本食品經營中心,1978年改名為「東京市場調查」,任董事長,現任宮川經營研究室代表。他也有兩個女兒,現在也都結婚生子。

  宮川弘先生1934年5月28日生在日本橫濱市,1959年4月畢業於日本橫濱市立大學商學系,以後繼承家業,幫助父母經營酒業零售店和飲食店等,後來獨立經營酒業零售店至今。



  大約在上個世紀60年代初,日本櫪木縣足利市覺本寺住持、禦櫥公民館館長三國凈春對大月薰進行了採訪,從此孫文和大月薰的故事就逐漸為更多的人所知,其概要大致如下:

 大月薰年輕時代
  大月薰,明治20年(1887)9月16日生於橫濱市山下町,父親是貿易商大月金次(大月素堂)、母親是大月金。

  1898年的秋季,大月素堂帶著大月薰去孫中山的好友、華僑溫炳臣家去玩,大月薰因此和溫炳臣熟識起來。這一年,她家所住的長老町發生了火災,大月素堂家的房子被燒燬,溫炳臣讓大月素堂一家住在他家樓上。那一年,大月薰11歲。

  大月薰記得那裏的房子很大,她在裏面玩得很開心,不小心把花盆碰翻了,據説樓上的水透過地板落到了樓下。

  那時孫中山就住在樓下,溫炳臣當時也在他那裏。溫炳臣來到樓上看發生了什麼事情,看見是大月薰打翻了花瓶,就抱怨她,並領她來到樓下給孫中山道歉。

  孫文見到了大月薰,不僅沒生氣,而且誇她是「好孩子」,給她糖浸椰子吃。

  明治34年(1901)年,在大月薰14歲的時候,溫炳臣通過自己家使喚人去大月家,説孫文要娶大月薰為妻,但是大月薰的父母説大月薰還是一個孩子,還沒有成長為一個成年女人,加以拒絕。

  明治35年(1902)年的秋天,孫文自己登上門來求婚,得到了大月薰父母的同意,並與孫文結為「內緣婚」(實質性婚姻,沒有進行婚姻登記並舉行)。明治36年(1903年),孫中山奔走于國外,大月薰曾接到過他從美國內地、夏威夷及法屬殖民地安南的河內的來信,但是匯款一度中斷。明治38年(1905)8月初,孫中山再次來日,大月薰懷孕,但這以後孫中山又銷聲匿跡,而在明治39年(1906)5月12日,大月薰生一女,名為富美子。大月薰在多年聯絡不上孫中山以及失去經濟支助的困境下,只能將5歲的富美子寄養在橫濱保士谷區做酒業生意的宮川梅吉家當養女,並迫於生計賣掉孫文送給她的訂婚戒指。隨後又經人勸説,嫁給靜岡銀行副行長三輪五郎之弟三輪秀司,生有一女。後因大月薰藏有孫中山書信被發現而離婚,之後,大月薰嫁到足利市的東光寺,與該寺院住持實方元心結婚。生有獨子實方元信和女兒壽子。

  1956年,實方元信把母親的口述記錄下來,寄給孫文的外孫宮川東一,從此孫中山與大月薰的浪漫史更加得以流傳。

  1971年,日本作家立野信之根據實方元信的信,把孫文與大月薰的故事寫成文章在日本發表。

  日本研究孫中山與辛亥革命的專家、當時的日本女子大學教授久保田文次經過研究,認為孫中山與大月薰這段婚姻屬實,並撰寫論文「孫文與大月薰、宮川富美子」,發表在孫文研究會的雜誌《孫文研究》第47輯上。

  有關孫中山這段日本因緣,大陸的中國政府和台灣的國民黨政府都沒有正式承認,而由於這些消息越傳越廣,台灣方面也做出了姿態,1977年6月,由台灣國民黨幹部、台灣鳳梨公司董事葉定松出面與台灣駐東京經濟文化代表處聯絡聯絡,通過友新旅行社安排,宮川東一陪母親富美子來到台北,台灣水果罐頭工廠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師陶以及該公司的謝文欽等十幾個人去機場歡迎。他們在台北進行參觀訪問,拜謁了中山紀念碑與中正紀念堂等。

  而在1980年11月,在中國駐日大使館的允許和幫助下,宮川東一陪母親去日中和平觀光旅行株式會社辦好旅行手續,並於這一年的11月9日經上海拜謁了中山陵。




  國民黨政府還在1982年派國民黨黨史委員會成員、國史館學者洪桂己到宮川家來調查這件事。洪桂己是一個優秀的歷史學者,留下多種史學著作,如《台灣報業史的研究》(台北市文獻委員會, 1968)、《1928—1945:日本在華暴行錄》(國史館,1985)、《台北市誌•卷八• 文化志文獻篇》(吳伯雄監修,王月鏡主修,北市文獻委員會編 曾迺碩總纂,洪桂己編纂) 、《人文地理--六桂堂族譜彙編》(出版社不詳,1989)等。洪桂己精通日語,曾在東京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供職。也曾擔任孫治平隨身秘書。孫治平(1913年11月15日-2005年4月6日)為孫中山長孫,孫穗芳長兄,孫科長子。

  洪桂己曾參與在日本成立孫文學説研究會的工作,目前台灣「國家圖書館」藏有名為《孫治平先生隨行祕書洪桂己談在日成立孫文學説研究會》的影像。

  宮川家現在保存洪桂己給宮川東一的三封信,他也和宮川東一接觸過,他經過調查,自己相信了這件事,但是苦於沒有找到確鑿的證據。筆者也曾在宮川弘家看過洪桂己送給宮川家的挂軸,那上面是洪桂己自己畫的畫和親筆簽名。

 宮川富美子年輕時代
  筆者知道了這段中日間的因緣後,對宮川東一、宮川弘、大月薰與實方元心所生之女壽子之子、也就是大月薰的外孫梅田宗中、孫中山的同志與戰友、並與孫中山這段異國婚姻有很深關係的溫炳臣的侄女溫瑞蘭、孫中山的朋友、實業家、文人小笠原譽至夫的兒子小笠原謙三等,並讀解了宮川東一與宮川弘提供的宮川家的大量書信,於2013年在香港出版了《孫中山與大月薰--一段不為人知的浪漫》(星輝圖書出版)一書。

  筆者在寫這本書的過程中,尤其關注大月薰的父親大月素堂寫給宮川富美子的信件,由於宮川富美子一直覺得自己身份不明,因此多次寫信給大月素堂,詢問自己的身世,而當時中日是敵對國,正處於戰爭時期,大月素堂無法披露真相,因此他勸宮川富美子珍惜自己當時的生活,「這以外如心潮起伏,求他念之苦,那就會使原本的幸福變成不幸」(1941年9月25日大月素堂給宮川富美子的信),而到二戰結束以後,當時的國民黨政府和日本恢復了外交關係,有關孫中山的禁忌也已消除,因此大月素堂很快向宮川富美子説明了她的身世,他還寫信給宮川富美子的兒子宮川東一説:

  「您的母親是孫文的女兒,為了證明這件事,我將盡力。您母親原來的名字叫‘文子’,所謂‘文’,即孫文之‘文’也,故此事可以明瞭。最近將給支那(當時日本只與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有外交關係)大使發出信函。證明人已有80歲以上,其名‘溫炳臣’。最近將去訪問大使館。您所拜託的事,也就是您母親是孫文的落胤之事,將在他渡美前(指實方元信去美洲)得到一個結果,並為此進行活動。這件事在他(元信)渡美後我將繼續,他説真是對不起,我本人絕對是要做這件事的。

  此人本名孫逸仙,出生地為廣東香山中山村,是革命家,名也叫‘孫文’。此人學名‘醫學士’,在夏威夷有許多甘蔗田,來過幾十封書信都被戰火燒盡,相片也都失卻了。

  關於文子的由來説了以上這些,幸有溫炳臣在,我也可以證明。其他可證明這件事的憑證就不存在了。」(1956年11月21日,大月素堂給東川宮一的信)

  這種于不同時代在完全不同的心理狀態中寫下的信件,不是親身經歷這令人心酸的歷史的人是不可能寫出來的,因此筆者確信這段歷史是真實的,也不認為這段歷史有損孫中山的形象,因為那時,無論中國還是日本,對於一夫多妻無論在法律上還是在民俗上都是認可的。

  但是現在孫中山留在日本的後代都沒有和孫中山的中國後代相認過,他們都已經高齡,宮川東一先生今年88歲,宮川弘先生82歲,孫穗芳女士作為孫中山最小的孫女,也已經80歲了,如果他們永遠不能相認,不能不説是一段中日間的歷史遺憾。



  今年6月19日,筆者在橫濱與宮川東一先生及株式會社AUI社長笠原學一起吃飯時,筆者談起7月12日,在東京新大谷飯店將舉行紀念孫中山誕辰150週年論壇「東京中山論壇」,孫穗芳女士也將參加會議,宮川東一先生説:非常想見她。

  回到東京後,筆者把宮川東一先生的想法,轉告給這次論壇的主辦方之一,日本孫中山文化基金會會長、日本孫文學會會長陳福坡先生。今年95歲的陳福坡先生長期在橫濱中華街經營中國料理店,並潛心研究孫中山與日本的關係等辛亥革命的歷史,筆者在寫作《孫中山與大月薰--一段不為人知的浪漫》一書時多次採訪陳福坡先生,陳福坡先生對日本的草書及古文的識讀造詣頗深,筆者曾請他幫助識讀大月素堂寫給宮川富美子的信件。

  陳福坡先生也非常希望能讓孫穗芳女士與宮川兄弟見面,他事先與孫穗芳女士聯絡,孫穗芳女士也很高興能見到日本的表兄們,於是陳福坡先生及日本主辦方負責人之一、著名電影導演李纓先生等,在會議的晚餐會上安排了上述隆重的孫穗芳女士及兒子與宮川東一先生及女兒的見面議程。

 張石
  孫穗芳回到美國以後,給陳福坡先生來了一封熱情洋溢的信,她在信中説:這次在日本參加

  「東京中山論壇」之際,非常高興能見到日本的表哥宮川東一先生。

  他們的相見,進一步印證了一段歷史,那就是孫中山與大月薰的結合留下的涓涓血脈,正在日本那些普通的人家靜悄悄地繁衍,這雋永的詩一樣的故事,也正像一條細小而清澈的溪流,流向中日融合與友好的大海。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張石 簡歷:
1985年,中國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研究所畢業,獲碩士學位。1988年到1992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員,1994年到1996年,東京大學教養系客座研究員,現任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著有《莊子和現代主義》、《川端康成與東方古典》、《櫻雪鴻泥》、《寒山與日本文化》、《東京傷逝》、《孫中山與大月薰—一段不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