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污染真的奪走了7名美軍士兵的生命嗎?

2016/07/18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東日本大地震已經過去5年多了,但是由於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電站遭受地震、海嘯破壞産生核洩漏,現在災區仍有41,532人在日本各地避難,難以返回家園,而6月16日,日本又爆出新聞,就是事故當初,東京電力方面隱瞞了事故真相,把核反應爐的「爐心熔化」,説成程度較輕的「爐心損傷」,而與福島核事故及東京電力隱瞞真相相關,部分參與東日本大地震救災活動的退役美軍士兵們于2012年,針對東京電力公司等在美國提起了索賠訴訟,目前美方原告人數已增加至約400人,據律師等稱,參加救援的士兵中已有7人因患白血病、癌症等去世,而東京電力方面隱瞞事故真相的行為再次曝光,更使這次訴訟為世人矚目。

  「朋友作戰」中的航母誤入「放射雲」?

  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地區發生9級大地震和巨大海嘯,當時 美軍「羅納德・雷根」號航母(USS Ronald Reagan CVN-76)正航行在離日本東方約1500公里的海面上,駛向朝鮮半島參加與韓軍一起進行的聯合軍事演習,而美軍根據日本政府的要求,展開了代號為 「朋友作戰」的救災活動,指示「羅納德・雷根」號改變航路,參加「朋友作戰」,「羅納德・雷根」號在13日到達福島縣海面,而當時福島第一核電站的反應爐已經發生了「爐心熔化」。

張石
  爐心熔化(meltdown)是指核反應爐溫度上升過高,造成燃料棒熔化併發生破損的事故。失去冷卻水後,爐心水位下降,燃料棒露出水面,燃料中的放射性物質産生的熱量無法去除,反應爐中的燃料集合體(包括構成爐心的制禦棒和不銹鋼製支架等)由於核燃料過熱而分解。這是核電站可能發生的事故中最為嚴重的事態,如果事態進一步惡化,核燃料會洩露到核反應爐設施外,可能形成極為嚴重的輻射污染。

  6月16日,檢驗東京電力在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發生時資訊公開程度的《驗證結果報告書》發表,這個報告書是由叫做「第三者委員會」的組織作成的,《驗證結果報告書》顯示:有關福島第一核電站爐心裏的核燃料在高溫下有可能開始熔化的認識,在2011年3月12日就已存在,在這一天召開,並持續到17時50分的記者會上,核安全•保安院(原為保障核能及其他能源安全的政府機構,已于2012年9月撤銷)的A審議官在記者會上對於爐心熔化已處於半承認的狀態,可是,在該日18時以後召開的記者會上,這名審議官被撤換,而新的會見者--B首席統括安全審議官對於有關爐心熔化的提問迴避明確的回答,以沒有準確把握現狀為由,在承認爐心損傷的同時,沒有使用「爐心熔化」這個詞。

 
   張石
的其他文章

 歐巴馬訪問廣島給安倍留下的「作業」

  日本媒體「主題先行式」節目當然會激怒中國人

  中國遊客驚訝:難道日本沒有扒手?

  中國人「爆賞櫻」不只是因為櫻花美

  震災時中國人不能忘記日本救援隊

  武漢櫻花之爭與日本「雜種文化」

  為什麼日本幾乎沒有乞丐?

  中國人體驗日本混浴與目光管理

 「價值觀外交」使日本「不戰自敗」

  不要讓智慧手機使你變得淺薄無知

  污染啟示中國人學習日本人個人修養

  霧霾與二千多年前的中國環保思想

  如何識別中日互聯網上的假錯新聞?

  日本孤兒:解放軍是我的養父母

   更多 >>>>

     在13日的保安院的記者會上,記者們也有許多有關爐心熔化的提問,但是擔任説明的核能安全•燃料循環的C審議官只是説:必須考慮到放射性物質正在釋放出來,而該日傍晚,代替了該審議官的保安院人員D對於是否熔化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做了曖昧不清的説明,也就是説,保安院替換了在記者會對爐心熔化做了肯定發言的擔當者,從13日黃昏開始,對使用「爐心熔化」採取了謹慎的態度,還出現負責説明的主要的擔當者對爐心熔化的可能性進行肯定性發言時,其他臨席的核安全•保安院職員再對這種發言進行否定的現象。(1)

  《驗證結果報告書》還指出,在核電站事故發生3日後的2011年3月14日下午8點40分左右,當時東京電力的武藤榮副社長出席記者招待會,當時東京電力的社長清水正孝通過東電擔任宣傳的職員向武藤遞交了寫有「爐心熔化」等的筆記,該職員還向武藤耳語:「從首相官邸接到指示,不要使用‘爐心溶化’這個詞」(驗證委員會已在當時記者會見的錄像中確認了這一過程,這個職員也説是從清水社長那裏直接接受的指示),如果從這些事實出發,可以推斷,清水社長從官邸接到了對外表達「爐心熔化」這一認識時要慎重的指示。(2)

  直到2011年的5月15日,東京電力才承認福島第一核電站1號反應爐當時發生爐心熔化;該年5月23日,承認2、3號反應爐當時發生爐心熔化。


  而「羅納德・雷根」號參加訴訟的人們認為,由於東電沒有正確傳達當時核事故的真相,航母「羅納德・雷根」號在2011年3月13日到達福島縣海面後,進入放射區,很多乘組人員被海風吹拂,接受了強烈的放射線,而且艦內用從海浬汲取的海水脫鹽後做飯,並使用這樣的海水淋浴、刷牙,引起了體內核輻射。

  2012年12月,8名「羅納德・雷根」號的士兵以東京電力等為被告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地亞歌南加利福尼亞地方法院提起訴訟,到目前為止,原告已增加到400多人,乘組人員中已有7人患白血病、腫瘤等疾病死亡,而據美國防部2014年針對此案向聯邦議會提出的報告書,在通過對參加救災的「羅納德・雷根」號的4843名乘組人員的健康檢查中發現,患惡性腫瘤的為46人;甲狀腺疾患35人;呼吸系統疾患931人;消化系統疾病722人。

  美國政府方面不承認原告們的主張

  美國國防部2014年針對此案向聯邦議會提出的報告書中雖然列舉了「羅納德・雷根」參加救災的人們的健康狀況,但是他們主張,乘組人員在「朋友作戰」中所接收的放射劑量比普通的美國人在自然界接受的放射劑量低,不能考慮他們的健康狀況與這次救援活動存在因果關係。東電方面也以「不習慣於政治問題的訴訟」,要求美國法院不以受理,並主張在日本打官司。

  而日本原首相小泉純一郎在今年5月為調查此案赴美,在5月15日到17日會見了「羅納德・雷根」號上的原乘組人員等12人。

  關於美國政府對於此案的態度,小泉指出:「美國也是核發電推進派,不喜歡宣傳核發電的危險性,總統選舉也從「核能源村」得到大量資金。如果訴訟開始審理,海軍也會受到批判。證人會一個接一個地站出來。關於這一點,我不去説,這是美國的問題,但是病人不斷增加,這是現實,而在日本,無論擁核派還是反核派,都應該共同面對這個問題。」(3)

  而在2014年10月28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地亞歌南加利福尼亞地方法院駁回東電等提出的不予審理的要求,決定繼續審理此案。

  新的《驗證結果報告書》給原告帶來了新希望

  6月16日公佈的第三者委員會的《驗證結果報告書》暴露了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發生初期,時任東電社長的清水正孝曾指示公司內部「不要使用爐心熔化一詞」。現任社長廣瀨直己於6月21日就此召開記者會道歉稱:「對有過讓內部保密的指示感到極其悔恨。被社會視作隱瞞事實是理所當然的。」而這一報告書也會為美國原告們帶來新的希望。

  在核事故發生時,在日本,負責監督原子能安全的核安全•保安院,是經濟産業省的直屬機構。推進原子能發電的組織與安全監督組織並未相互獨立。它們和東京電力等電力公司,以及核電站推進派政治家、學者組成了一個利益共享的「原子能村」。

  從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可以看出,這個「原子能村」是一種互相包庇、掩蓋,有福同享、有難共逃的共謀體制。

  據日本共産黨眾議院議員鹽川鐵也截止到2011年4月的調查,東京電力的副社長席位成了監督官署經濟産業省退休和退職幹部的「指定席」。到2011年4月為止,經濟産業省的「兩退」幹部,到10家電力公司再就職者共計45人,包括:東北電力、九州電力各6人;北海道電力、東京電力、北陸電力、關西電力各5人;沖繩電力4人;中部電力、中國(日本一地區名)電力、四國電力各3人。

  在這種官商勾結結構下,經濟産業省對核電力公司的安全監督必然會鬆懈而曖昧,因為電力企業不願意投資沒有利潤,只有成本的安全設施;作為利益共享方的經産省和核電站推進派政治家,自然對東電言聽計從。

  這種利權共享的「原子能村」結構,早就埋下了福島核電站危機的種子。

  2000年,有東電職員內部告發説,東電長年隱瞞設備檢查紀錄,連支撐核反應爐爐心重要零件的損傷都隱匿不報,而核安全•保安院直到兩年後的2002年8月29日,才將此事通知福島縣。


  而新的《驗證結果報告書》,再次暴露了日本「原子能村」是一種互相包庇、掩蓋的共謀體制,從《驗證結果報告書》所記述的核安全•保安院有關爐心熔化的記者會就可以進一步看出這種隱蔽體制。《驗證結果報告書》還強烈暗示,對於「爐心熔化」這一重要信息的處理,來自於當時的首相官邸的指示,對此,時任菅直人內閣的官房長官、現任日本民進黨幹事長的枝野幸男6月17日在國會內召開記者會表示:「這是不誠實的調查結果。該報告損害了我和菅直人前首相的名譽。就此提出嚴正抗議。」前首相菅直人也否定自己做過這樣的指示,但是不管他們是否做出指示,起碼他們對於當時核安全•保安院和東電的互相包庇的隱蔽體制是無所作為的。

  支援「羅納德・雷根」原告們的日本律師吳東正彥先生對筆者説:這次《驗證結果報告書》的公佈,有利於原告們的訴訟,但是美國國防部和東京電力都強調當時「羅納德・雷根」當時的救援活動離事故現場185公里以外,他們的病狀等與核電站事故沒有因果關係,因此關鍵在於如果證明這種因果關係。

  原美國士兵能夠取得這場官司的勝訴嗎?而這7名美國士兵真的是被福島的核污染奪取了寶貴的生命嗎?這一訴訟的動向和結果不僅牽動著日美關係,也關乎生命與正義。

  (1)《驗證結果報告書》,29頁,有關福島第一核發電站事故的通報、報告的第三者驗證委員會,委員長田中康久,委員佐佐木善三、長崎駿樹。
  (2)同上30-31頁。
  (3)常井健一「小泉純一郎灑淚訪美同行記」,《文藝春秋》,2016年7月號,146頁。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張石 簡歷:
1985年,中國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研究所畢業,獲碩士學位。1988年到1992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員,1994年到1996年,東京大學教養系客座研究員,現任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著有《莊子和現代主義》、《川端康成與東方古典》、《櫻雪鴻泥》、《寒山與日本文化》、《東京傷逝》、《孫中山與大月薰—一段不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