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語演講比賽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張石的櫻雪鴻泥 > 為什麼日本幾乎沒有乞丐?

為什麼日本幾乎沒有乞丐?

2016/03/23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記得在中國聽到過這樣一個笑話:一對新婚夫婦辦婚禮,很多人來祝賀並隨禮,婚禮完畢以後,新婚夫婦高高興興地一起數隨禮錢,核算一下,刨除他們辦婚禮的費用,還剩下好多錢,他們高興地説:咱們就天天辦婚禮吧,不用上班了。

張石
  這雖然是一個比較極端的笑話,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國人和日本人在文化心理上的不同點,那就是,中國人不太在意接受他人過多的恩惠,而日本人卻不是這樣的。每次我參加日本人的婚禮或葬禮時,對於關係比較近的人,總是覺得應該比別人拿去更多的隨禮錢,但是身邊的日本朋友告誡我:你應該拿去和別人一樣的,或差不多的數目,不然的話對方會有壓力。

  在日本住得時間長了,漸漸得覺得這個朋友説得很對。在日常生活中,你如果給了日本人一點恩惠,日本人總是會還回來大致相同的報答,一般的日本人會認為:欠別人的情,是一種未來的壓力。

  日本有一個非常著名的民間故事叫《白鶴報恩》,故事講的是,在很久以前,某處住著一對老夫婦。在一個大雪飄飄的冬日,老爺爺在路上發現一隻中了陷阱的白鶴,覺得好可憐,就把它救出陷阱,放它飛走了。在不久後的一個暴風雪的夜晚,一名美若天仙的女孩來到了老夫婦的家,説因為下雪迷了路,希望能讓她借宿一宿,夫婦倆很高興地接納了她。結果雪一直下個不停,女孩就在老夫婦的家裏住了下來了。有一天女孩説,讓我來當你們的女兒吧!老夫婦很高興地答應了。

 
   張石
的其他文章

  中國人體驗日本混浴與目光管理

 「價值觀外交」使日本「不戰自敗」

  不要讓智慧手機使你變得淺薄無知

  污染啟示中國人學習日本人個人修養

  霧霾與二千多年前的中國環保思想

  如何識別中日互聯網上的假錯新聞?

  日本孤兒:解放軍是我的養父母

  日本到底有沒有中醫?

  中國將軍的日本兒子

  吉田茂為什麼為甲級戰犯題墓碑

  日本戰犯為什麼喜歡撫順的牽牛花

  參拜靖國的安倍為何還參拜鎮靈社?

  「留日反日」已成死語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中國緣

  中日互厭是虛 互相喜歡是實

  中韓對安倍戰後70年談話有不同視線

  日本為何沒有抵制大陸遊客運動

  日美關係與中日關係是正比例關係

  中國遊客訪日改變日本國會氣氛

  有一天女孩説:「想要買線來織布」,拜託老爺爺買線來,這以後女孩就開始織布,她還告誡老夫婦:「在我織布的時候請不要偷看」,老夫婦答應了。女孩花了三天三夜終於織完第一匹布,她對老夫婦説:「把這個賣了,請再買一些線來」。由於這匹布很美麗,在鎮上賣了很高的價錢。老爺爺再買新的線來,女孩就再織出第二匹布。那布越織越漂亮,賣得價錢也越來越高。

  後來老夫婦由於很好奇,終於守不住與女孩的誓約,偷看了女孩織布。而他們看到的居然是一隻非常憔悴的白鶴,正拔著自己身上的羽毛和線一起來織布,大部分的羽毛都被它拔了出來,都要把自己的羽毛拔光了。隨後白鶴變回女孩,她向老爺爺坦白説,她就是被救出陷阱的白鶴,為了報恩為老夫婦織布。不過她還説:老夫婦守不住誓約,看到她的真面目,她只好離開了。之後她就變回了白鶴,飛往天空。

  這個故事在日本非常有名,首先以日本的東北地區為中心流傳,在全國各地也還有一些略微不同的版本。民俗學家柳田國男曾將這個故事編入《全國昔話記録》;作家木下順二把這個故事寫成劇本《夕鶴》,戲劇家團伊玖磨則把《夕鶴》改編為歌劇上演。

  在談到這個故事的寓意時,一般日本人的解釋是:「好人好報」,「不守誓約是不行的」等等,但是我覺得這裡還有一個更深層的含義,就是:「不能接受別人太多的恩惠,不然的話報答起來會給自己帶來很大的麻煩,甚至有‘拔光羽毛’的危險。」這個故事以老夫婦的「不守誓約」為理由結束了白鶴不斷拔羽毛的悲慘境地,如果持續下去,這只白鶴肯定會「拔光羽毛」的,因此不管老夫婦守不守誓約,只要白鶴不想死掉,就遲早會飛的。

  也許就是因為這種深層的社會心理,一般的日本人是拒絕過多地接受他人恩惠的。比如説,在中國乞丐很多,還有的人把做乞丐當成一種職業,想盡辦法獲得別人的同情,以獲得別人更大的恩惠,但是在日本有許多露宿街頭人,卻基本上看不到乞丐,這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現象。這當然與複雜的社會環境與多重的社會心理都有關聯,但是也一定與上述的社會、文化心理相關。

  現代社會是一個個人要自立、自足的社會,拒絕接受他人過多的恩惠,也是一種人格自立和自尊自愛的表現。人在行有餘力的時候是應該熱情幫助他人的,但是等待他人幫助並且毫無自尊地接受,則會塑造出一種難以自立的依賴性人格。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張石 簡歷
1985年,中國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研究所畢業,獲碩士學位。1988年到1992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員,1994年到1996年,東京大學教養系客座研究員,現任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著有《莊子和現代主義》、《川端康成與東方古典》、《櫻雪鴻泥》、《寒山與日本文化》、《東京傷逝》、《孫中山與大月薰—一段不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