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語演講比賽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張石的櫻雪鴻泥 > 中國人體驗日本混浴與目光管理

中國人體驗日本混浴與目光管理

2016/03/02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混浴,是日本的文化,古來日本就有混浴的風俗。江戶時代是日本男女混浴的大發展時期,混浴風俗從農村進入了城市,在城市中興起了混浴的潮流。日本有記錄的最早的公共浴室是在1591年左右,相當於中國的明朝時期。

張石
  明治維新以後,外國人中有人把日本的混浴稱為「野蠻的習慣」,明治政府也多次發佈混浴禁止令,混浴的現象大量減少,一般的浴場都是男入「男湯」,女入「女湯」,但是混浴作為一種民俗,一直在一些邊遠地方的溫泉中保留下來。

  近年日本溫泉很有人氣,外國遊客對日本獨特的混浴文化也很感興趣,實行混浴的溫泉等也不斷增加。一些溫泉允許客人穿著泳裝等稍加遮蓋的服裝男女混浴,也有的地方完全實行傳統式的男女混浴,旅遊網頁等也紛紛介紹能夠混浴的溫泉。這樣的混浴也吸引了許多中國遊客,但是個別中國人不知道日本人的習慣,經常盯著一同混浴的異性客人看,使異性客人很難堪,一位溫泉的經營者説:尤其是中國人男性,經常凝視其他的女客人,這是沒有常識的。古來日本在混浴浴場有一種約定俗成的默契,就是不互相緊盯著瞅。(1)

 
  在日本,目光管理,或曰「眼神管理」是人際交往中一項很重要的教養和禮節,這種教養和禮節貫穿到日本所有的社會活動與生活之中,絕不僅僅限於混浴的場合。

  無論在什麼地方,日本人不僅對自己的動作、行為進行符合禮節的管理,而且對自己的目光也進行必要的管理,日本有句俗語説:「眼睛像嘴一樣能夠説話」,因此日本人會像管理自己的語言一樣管理自己的目光。

  日本大阪的參天製藥2012年曾做過一次相關抽樣調查,在回答「第一印象關注對方的哪?」這一問題時,回答「眼睛」的為最多,為52%。大大超過了第2位的「體形」(24%)和第3位的「頭髮」(18%)。(1)

 
   張石
的其他文章

 「價值觀外交」使日本「不戰自敗」

  不要讓智慧手機使你變得淺薄無知

  污染啟示中國人學習日本人個人修養

  霧霾與二千多年前的中國環保思想

  如何識別中日互聯網上的假錯新聞?

  日本孤兒:解放軍是我的養父母

  日本到底有沒有中醫?

  中國將軍的日本兒子

  吉田茂為什麼為甲級戰犯題墓碑

  日本戰犯為什麼喜歡撫順的牽牛花

  參拜靖國的安倍為何還參拜鎮靈社?

  「留日反日」已成死語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中國緣

  中日互厭是虛 互相喜歡是實

  中韓對安倍戰後70年談話有不同視線

  日本為何沒有抵制大陸遊客運動

  日美關係與中日關係是正比例關係

  中國遊客訪日改變日本國會氣氛

  由此可見,目光管理在人際交往中是非常重要的。日本人不僅非常注意目光管理,而且有時精細入微,如西方見人説話時的基本禮儀是看著對方的眼睛,日本的禮儀也是如此,但是日本人對此有更加細膩的研究。

  日本的禮儀專家們認為,如果一動不動地持續凝視對方的眼睛,互相都會感到疲勞。「日本大學藝術系教授佐藤綾子(表演心理學)曾做過一個實驗,如果在一分鐘內,有32秒看對方的眼睛,會給對方愉快的感覺,看得時間短了就像是對對方沒有興趣;看得時間長了相看者之間會有壓迫感。

  那麼有沒有既不要過度凝視對方,又不失禮的方法呢?
 
  佐藤教授推薦的方法是:將對方的臉上兩眼角和鼻樑的中心想像成為一個逆三角形,在這個範圍內較籠統地看著對方,雖然實際上並沒有緊盯著對方的眼睛,但是卻給對方一種‘被凝視’的感覺。」(2)

  目光管理在日本是一項基本的禮貌教育,也是一門學問,目光放肆無忌的人被視為沒有禮貌、沒有常識。目光管理不僅關係到對他人的禮貌問題,也關係到人們對你自己的印象與看法。孔子説:「非禮勿視」,一般解釋為「不合符禮教的東西不能看」,我們也可以把這句話轉用在日常的禮節和目光管理上。放肆的目光,如在混浴場目不轉睛地凝視異性,是很不禮貌的,在其他的公共場合,如果對殘疾人殘疾的部位好奇地盯著看,不僅不禮貌,而且也很不人道,但是與人交談時,目光又要真誠對視還要掌握好分寸,目光管理實在是一個大學問。

  《孟子·離婁章句上》中曰:「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惡。胸中正,則眸子瞭焉;胸中不正,則眸子眊焉。」

  意思是説:觀察一個人,莫過於觀察他的眼睛。眼睛不能掩蓋一個人的醜惡。心中光明正大,眼睛坦蕩明亮;心術不正,眼睛則陰暗不明。

  孟子告訴我們:眼睛是心靈之窗,而如何管理這扇心靈之窗,日本人的做法值得中國人學習。

  (1)見「中國人在日遭遇‘文化細節’衝突」2014年5月 1日《中文導報》,第6頁。
  (2)見「面對面:明解如何管理會話時的視線」,《讀賣新聞》,2013年1月31日,東京                             朝刊,15頁。
  (3)同上。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張石 簡歷
1985年,中國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研究所畢業,獲碩士學位。1988年到1992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員,1994年到1996年,東京大學教養系客座研究員,現任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著有《莊子和現代主義》、《川端康成與東方古典》、《櫻雪鴻泥》、《寒山與日本文化》、《東京傷逝》、《孫中山與大月薰—一段不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