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張石的櫻雪鴻泥 > 如何識別中日互聯網上的假錯新聞?

如何識別中日互聯網上的假錯新聞?

2015/12/01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從2001年開始,中國《新聞記者》雜誌每年推出年度虛假新聞評點報告,已進行了14次。人民網「求真」欄目2015年初也根據360新聞數據統計,梳理出2014年最受網友關注的十大假新聞,如2015年央視春晚停辦、赴新疆旅遊每位遊客獎500元、朱自清《背影》因「違反交規」被逐出教材、香蕉得愛滋病瀕臨滅絕等等。假新聞或錯誤新聞困擾著讀者,這也是中日互聯網上的共同的現象。

        最近,在中國的網路與微網誌上瘋傳一條消息:

       「安倍説生一胎就發1000萬日元!!! 一大波孕婦正在靠近!

張石
        2015年11月14日日本出台新的政策,避免社會的少子高齡現象,生第一胎給1000萬日元!日本政府預計每年撥出5兆日元預算來支援新政策!近期,一則《日本政府為了解決少子化問題,生一個孩子獎勵1000萬日元》新聞爆紅,所有人感嘆,當我們還在為二胎不罰款而歡呼雀躍時,看看人家日本!」 

        而這個新聞是一個假新聞。文章來源於11月14日《現代Bussiness》網路版的一則評論,原文題為《第1胎給1000萬,少子化問題就解決了,預算沒有問題,就看總理是否能有這個決心》,作者是歲川隆雄。今年《文藝春秋》12月號,刊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接受《文藝春秋》雜誌採訪時的訪談錄,名為「問安倍經濟學成敗 有關‘一億總活躍’的我的本意」,在這篇訪談錄中安倍談了如下的想法:

         安倍經濟學的第二支箭是「編織理想的育兒支援政策」,這支箭的靶子,是到2020年代中期,使「自願出生率達到1.8」。然而現在的出生率是約1.4。就是説除去想生孩子但是由於某種情況不能生的狀況,實際的出生率與希望出生率一樣,達到1.8。

          為此作者提議:

 
   張石
的其他文章

  日本孤兒:解放軍是我的養父母

  日本到底有沒有中醫?

  中國將軍的日本兒子

  吉田茂為什麼為甲級戰犯題墓碑

  日本戰犯為什麼喜歡撫順的牽牛花

  參拜靖國的安倍為何還參拜鎮靈社?

  「留日反日」已成死語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中國緣

  中日互厭是虛 互相喜歡是實

  中韓對安倍戰後70年談話有不同視線

  日本為何沒有抵制大陸遊客運動

  日美關係與中日關係是正比例關係

  中國遊客訪日改變日本國會氣氛

        在這裡應該想起的,是法國的「國家培育孩子」這一劃時代的少子化對策。將「女性活躍」制度化,出生率達到了1.8%。

        粗略地估算,在日本如果為生第1個孩子的人們的育兒提供1,000萬日元支援,5兆日元的預算可以使新生兒增加約50萬人。

         少子化對策是最根本的經濟對策,如果從相乘效果來説,比每年做數兆日元規模的公共事業補充預算的政策效果要大得多,這個效果是完全可以預見的,在未來的3年裏,如果做出5兆日元的少子化對策預算,每年新生兒增加50萬人,以此促進在未來的3年裏增加150萬人口,那麼「第3次生孩子熱潮」的到來就會變成現實。

        而中國互聯網和微信把作者的想法混同為安倍説法,可以説「差一字而謬之千里」。

        這使作者想起在2010年左右,中日都有媒體報導説:「在每年超過1萬對的日本人和中國人情侶的結婚中,約有一半離婚,這一高離婚率也是中日婚姻的特徵之一。據説2008年,在1萬3223對的中日結婚情侶裏面,有5946離婚。」也有的人説:「1萬對結婚,將近一半離婚——這是近幾年的中日跨國結婚一大特徵。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發表的統計,2008年的中日跨國結婚情侶是1萬3223對,而去年離婚的中日情侶上升到5946對,離婚率達到了44.96%。」類似的報導至今仍然充斥中日網路以及東南亞一些國家的華人報紙,到處可以看到「在日本中日國際結婚的人離婚率達40%」之類的標題和報導內容。

         當時筆者看到這條新聞後,馬上覺得這條新聞是有錯誤的新聞。實際上面的算法不是一種正確的計算方法,按照日本厚生勞動省發表的離婚率的計算方法,正確的方法應該是:離婚率=每年的離婚件數÷現在日本人人口×1,000。我們以2008年為例可以對此公式加以説明,2008年,日本總的結婚件數約為726,106件,離婚總件數約為251,136件,2008年厚生省推算的當時日本人的總人口約1億2598萬8000人左右,因此離婚率是1.99/1000。

        如果按照上面我們提到過的新聞報導的方法計算離婚率,2008年日本的離婚率則高達35%,比日本厚生勞動省發表的離婚率高約176倍。

         而日本厚生勞動省有關2008年離婚率的報導是這樣寫的:「2008年離婚件數是25萬1136對,比2007年的25萬4832對減少3696對,連續6年減少,離婚率(人口千人)為1.99,低於2007年的2.02。」

        上述媒體報導的錯誤是他們計算的不是離婚率,而是當年的成婚與離婚之比,這樣的計算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結婚數和離婚數相比較的不對稱性,就是説離婚的人中不只是當年和上一年結婚的人,這些離婚的人有的人結婚長達幾十年,有的僅一年等等,在這種不對稱性中的對比中是難以算出離婚率的。

        而中日國際婚姻的離婚率怎麼計算?從筆者來看比較難,因為究竟以什麼樣的人口作為被除數比較難解決,是以在日中國人為被除數呢?還是以日本人為被除數呢?因為婚姻涉及到雙方的人口,算起來比較難。

        從成婚與離婚之比之中當然可以看出一定的問題,但是如果這樣來看,中日國際離婚率不應該比日本全體的離婚率高多少。還以2008年為例,日本全體成婚與離婚之比約為2.9:1。中日國際婚姻共成婚13,223件,離婚5946件,成婚與離婚之比是2.2:1。

        如何識別互聯網上和微信中的假新聞和錯誤的新聞,從上面的兩個例子我們可以總結如一些經驗。首先是要了解新聞是否有合理性,了解傳出這個新聞的國家的背景與體制。如第一條新聞,如果了解日本的政策形成過程,就不會相信和轉發這樣的新聞。在日本,就是貴為首相,一般一個重要政策的出台,尤其是和預算相關的政策的出台,要通過議會較長時間的討論,醞釀才能實行,首相的一句話,不能馬上變成政策,而且日本的首相也不會把沒有實行的政策説得這樣具體、肯定。 

        從第二個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出,不正確的新聞總是有漏洞的,只要仔細分析,就會知道漏洞在哪,而不要見風就是雨,隨便轉帖。

        再一個就是從筆者多年做記者的經驗看,如果是批評報導,一定要做到對當事者雙方都進行採訪,一個人站在自己的立場、從自己的利益出發所説出的事情,往往與事實相距甚遠,因此無論新聞説得如何證據鑿鑿,如果發現記者只採訪了事件當事人的一方,就不可輕易相信。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張石 簡歷
1985年,中國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研究所畢業,獲碩士學位。1988年到1992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員,1994年到1996年,東京大學教養系客座研究員,現任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著有《莊子和現代主義》、《川端康成與東方古典》、《櫻雪鴻泥》、《寒山與日本文化》、《東京傷逝》、《孫中山與大月薰—一段不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