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張石的櫻雪鴻泥 > 日本孤兒:解放軍是我的養父母

日本孤兒:解放軍是我的養父母

2015/11/19

PRINT

中日深度觀察

        沒辦法母親又開始到處找活幹,她到街上的飯店裏幫人家洗碗、掃地,每天回來時能拿回一、兩個肉包子,分給兩個孩子吃,自己卻捨不得吃。

        安達大成看著母親日益消瘦、憔悴,心裏非常難過,他想:要是我離開這裡,媽媽可能還有一點兒東西給自己吃。自己已經13歲了,應該自己去找活路了。

        於是他瞞著母親自己跑了出去。當時已是1946年的9月了,白天的溫度大約零下5度到10度左右,晚上的最低氣溫達零下25度左右,而他們全家被收容的時候還是夏天,當時穿的衣服還是那時的夏裝,他自己跑了出來,真是凍餓難捱。

張石
        白天,他到街上去撿人家扔的食物,或是守在飯店門口,看著有客人把吃剩下的飯留在桌子上,就急忙跑進去端起飯碗就吃,有時會被飯店裏的人連踢帶打地趕出來。

       白天還算好混,到了夜裏真是難過,他撿了幾張麻袋片披在身上,躺在街角上,想睡也睡不著,因為天氣太冷,只好在街上走來走去活動著,一想到冬天有3個月,他感到非常可怕,覺得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活過這三個月。

       有一天,他看見一個日本小姑娘挎著籃子賣自家卷的煙卷,幾個男孩子走了過來,其中一個男孩子趁小姑娘看不見時拿了一把煙卷就要走,他跑過去一把抓住那個偷煙卷的男孩子説:
      「你拿人家的煙卷給錢了嗎?」
        那個男孩子蠻橫地説:
      「幹你什麼事?」

        正在他們爭吵不休的時候,管理市場秩序的東北民主聯軍(原東北人民自治軍,1946年1月4日,根據中共中央軍委決定,改稱「東北民主聯軍」)軍官走了過來。

      「你們為什麼在這裡打架?」維持市場秩序的軍官問道。
     「他拿人家的煙卷不給錢。」
     「是這麼回事嗎?」軍官問那個賣煙卷的日本小姑娘。

       小姑娘點點頭。
       軍官讓那個拿煙的男孩子把煙還給小女孩,然後對安達大成説:
      「聽你説話不像中國人嘛。」
      「我是日本人。」安達説。
      「那你的中國語説得不錯嘛!」
      「嗯。小時候和父親一起工作的中國人很多,我常和他們玩,在學校每週也有兩節漢語課。」
      「咦!你願意到我們這裡來嗎?願意給我走一趟嗎?」軍官好像對他很感興趣。
       安達想:到哪兒都會比現在這樣好,沒準兒還會有飯吃呢!
      「好。去就去吧。」他説。

        東北民主聯軍軍官把安達大成帶到部隊的供給部。供給部的首長很奇怪,他説:「咦?你帶回了小孩幹什麼?」

        這位軍官説:「這小孩兒是日本孩子,中國話説得不錯,正好我們這裡的被服廠、野戰醫院、修汽車的人裏有許多日本人,有五、六十人呢!可以讓他做翻譯嘛。」

        首長一聽有道理,就問安達大成:「你有爸爸媽媽嗎?」
        安達説:「沒有。」
      「你願不願意當兵?」
        安達説:「願意。」

        於是部隊收留了他。他所在的部隊是東北民主聯軍第一師第一縱隊第三旅軍區供給部,而他的工作是做黑龍江省軍區供給部部長張覺的警衛員。

        當時的東北民主聯軍很開放,大有「國際化」的傾向,對於參軍的日本人一視同仁,十分信任,該發槍的發槍,該提幹的提幹。

        安達大成也很受信任,給他發了盒子槍。他平時和首長住在一起,首長住裏間,他住外間。需要有翻譯時他兼做翻譯工作。

        因為他不是一般戰士,算是有特長的文職幹部,雖然才13歲,但是部隊給他副排級待遇,還有工資,一般戰士當時工資是3元錢,他每月工資為4元。

        參了軍,不僅吃穿解決了,而且部隊首長對他都很好,親切地管他叫「小鬼」。他跟著首長,要經常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防備有壞人向首長開冷槍。

       他還喜歡參加部隊的文藝活動,學會了很多中國歌曲,還學會了拉二胡。他經常參加部隊組織的文藝演出,跳舞、唱歌、伴奏,樣樣都行,由於他能説兩國話,因此還經常把學到的革命道理到日本人那裏去宣講,在當時的部隊也算一個人物。

        在這裡工作不久,部隊將他調入第三師第十旅,部隊駐紮在黑龍江省北安縣。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