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張石的櫻雪鴻泥 > 「留日反日」已成死語

「留日反日」已成死語

2015/07/27

PRINT

中日深度觀察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在中國,人們一直都在説「留日反日,留美親美」,似乎這是一種必然的趨勢和現象,而從戰前的中國人日本留學史看,可能確實有這種現象。

       中國學生留學日本始於甲午海戰後的1896年,從首批留學生赴日至1912年清政府退出歷史舞臺,整個清末時期赴日留學生的人數超過10萬人。

 
 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 張石
        當時中國對日本來説是一個戰敗國,同時日本大量招收留學生的動機不純,去中國遊説、促進清朝向日本派遣留學生的活動由陸軍參謀本部主導,其目的是為「在老大帝國中散佈受我國感化之新人材,為我勢力在東亞大陸樹立長遠大計鋪路」(1),而清朝方面及留學者自身也多抱有「孫悟空鑽進鐵扇公主的肚子裏洞察其五臟六腑」之目的(2),加之留學生在日本由於落後與戰敗飽受侮辱,竟發生陳天華蹈海以死抗爭等事件,加之後來日本侵佔東北,繼而又將戰火燃遍華中、華南,使得幾乎所有留日學習過軍事的中國將領都成抗日驍將,因此「留日反日」現象之産生不僅在情理之中,而且是儼然的事實,但是從改革開放以後,再次掀起了新的一輪留日潮,2014年,在日本取得留學在留資格的中國留學生為105,557人,在世界各國中佔首位,而在新的一輪留日潮中,「留日反日」這一説法是否還站得住腳?雖然媒體與學者們還經常沿用這一説法,但是筆者認為:就目前中國留學生的狀況來看,所謂「留日反日」正變成一種沒有根據的街談巷議,起碼不符合戰後,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後來日留學的絕大多數中國留學生的實際狀況,也可以説,「留日反日」正在成為一種死語。

        據獨立行政法人日本學生支援機構(JASSO)在2005年11月對日本大學、大學院及專門學校的5500人留學生進行的調查結果(其中中國人最多,佔75.4%),結果顯示,留學生在留學以後,對日本的印象「變好了」的達62.8%,對日本人的印象變好了的達58.9%,認為來日本是「正確選擇」的達84.6%。在「來日年數與留學後對日本的全體印象」這一設問中,滯在期間為4年以下的留學生「變好了」達80%,而4年以上的留學生達90%。

        在1952年到1989年的38年裏,加入日本國籍的中國人共37,883人,而在1990年到2014年的25年裏,加入日本國籍的人數高達95,258人,這些1990年以後加入日本國籍的人,大多數經過留學階段,也就是説,是以留學生身份進入日本的。

 
 張石
的其他文章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中國緣

  中日互厭是虛 互相喜歡是實

  中韓對安倍戰後70年談話有不同視線

  日本為何沒有抵制大陸遊客運動

  日美關係與中日關係是正比例關係

  中國遊客訪日改變日本國會氣氛

        《中文導報》的調查顯示: 1999年,對加入日本國籍回答「理解且能接受」的華人(包括加入日本國籍的人和中國籍人士)為62.3%;「不能理解,但能接受的」比率為4.1%;「不能理解且不能接受」的為7.7%;「加入不加入日本國籍無關緊要」的比率為26.2%。2004年,對加入日本國籍回答「理解且能接受」的為76.7%;「不能理解,但能接受的」比率為8.9%;「不能理解且不能接受」的為1.7%;「加入不加入日本國籍無關緊要」的比率10.7%。
不僅調查資料顯示在留學生與原留學生中少有「留日反日」的傾向,在現實中,也很難找到「留日反日」的土壤。

        日本《朝日新聞》曾從2009年2月10日起,刊登大型年度系列專題報導「在日華人」,《朝日新聞》為這個報導工程組成專門採訪團隊,集中《朝日新聞》的一些優秀記者進行深入、細緻的採訪,每月進行3次大篇幅連續報導,整個報導時間持續一年。「朝日」的報導,把「在日華人」稱為在日外國人中的「最大勢力」,這是日本主流媒體首次以「在日華人」這個嶄新概念對生活在日本的中國人、華僑、華人做出全面報導。可以説,這個專題報導發出了一種象徵性的信息,那就是在日華人已引起日本社會高度重視,正從一個弱小的亞流族群向主流社會挺進,而這個新華人社會,主要是以留學生及留學畢業生組成的。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