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張石的櫻雪鴻泥 >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中國緣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中國緣

2015/07/06

PRINT

中日深度觀察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日本被稱為「鷹派」,在中國被稱為「右派」,也有許多人認為他是「反華派」,但是,安倍兩次任首相,都使中日關係從最深的低谷出現較大幅度的提升和好轉,據他的中國人朋友説,他本人也説過「喜歡中國人」,而從他的經歷看,在政治和歷史問題上,他確實和中國有許多對立和不一致的地方,但是在感情上,他也確實與中國有一定的緣分,這也可能是促使他在某些方面與中國對立的同時,也致力於改善中日關係的因素之一。

     2015年5月6日,日本《産經新聞》發表一篇名為「西海岸的聲援者」(署名「中村將」)的報導,報導安倍訪美期間的花絮。該報導介紹了在美國居住的華人,94歲的老婦人哈里歐特・穆阿的事情。她家裏保存著許多日本歷屆重要政治家的黑白照片。哈里歐特・穆阿生於中國上海,成為美國公民已經有50多年了,報導中寫道:

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 張石
        「這是岸信介先生。」她繼續著她的講解,話題隨之轉向岸信介首相(原首相、安倍晉三的外祖父)、安倍晉太郎前外相(安倍晉三的父親)和安倍首相的話題上來,他們常到她的飯店裏來,品嚐這裡美味可口的家常飯菜。從她的影集上看,她與岸首相及安倍一家的關係相當親密。

       穆阿説在安倍晉三剛出生就認識他。談到安倍時,她的表情瞬間顯得暗淡,低聲説:「他忍耐了許多事情呀!」她的話引起了記者的注意。

       據日本作家野上忠興的《氣骨--安倍晉三的DNA》一書,穆阿不僅是安倍一家的好友,而且在安倍在美國留學期間,照顧過患有「思鄉病」的安倍晉三。

       安倍晉三在1977年3月從日本成溪大學畢業以後,去美國留學,先在舊金山海岸的海伍德英語學校學習英語,但是該校是以日本人為對象的英語研修學校,周圍都是日本人,語言能力很難提高。他馬上就想離開這裡,但是離開後也很難馬上回日本。正在他無路可走的時候,是穆阿幫助了他。穆阿曾在銀座經營中華料理「國泰」,當時安倍家住在東京的南平臺,家裏有生日宴會或遊園會的時候,常到「國泰」定宴席和飯菜。穆阿是中國人,本是原外交官的妻子,後來與美國海軍將校再婚,關了店去了洛杉磯,不久開始在洛杉磯經營旅行社。她離開日本後,仍然與安倍的母親安倍洋子親密交往。她從洋子那裏聽説了安倍晉三的窘狀,就對洋子説:我來照顧小晉吧。

       在她安排下,安倍暫住在一個她熟識的意大利裔美國人家裏,後來到位於加州長灘的英語學校裏住宿學習,語言能力提高以後,于1978年1月,入洛杉磯的南加利福尼亞大學學習法律。

      但是安倍從小生在富裕家庭,在美國學習期間,寂寞的住宿生活使他患了「思鄉病」,每天晚上都用對方付款的電話往東京富谷的家裏打長電話,有時國際電話費每月達10萬日元,使其父親安倍晉太郎生氣地説:「快讓晉三回日本吧!」

       穆阿知道了安倍晉三得了「思鄉病」,非常擔心,帶著他去各種地方,給他介紹能在一起説話的人,從各方面照顧他,這樣,在南加利福尼亞大學秋季講義結束後,安倍決心繼續留在美國留學。(1)

  張石 的其他文章

  中日互厭是虛 互相喜歡是實

  中韓對安倍戰後70年談話有不同視線

  日本為何沒有抵制大陸遊客運動

  日美關係與中日關係是正比例關係

  中國遊客訪日改變日本國會氣氛

      安倍一家一直與穆阿交往,《氣骨--安倍晉三的DNA》中説,在安倍就任自民黨幹事長時(2003年),80歲的穆爾,特意打來電話祝賀。

       也許是由於這段經歷,使安倍「喜歡中國人」,他們夫婦有一些中國朋友。

       據著名華人京胡演奏家、京劇藝術家吳汝俊介紹,大約上世紀90年代的一個中秋,吳汝俊在日本九州湯布院舉辦京胡獨奏音樂會,主辦單位邀請了一些國會議員參加,安倍晉三夫婦也在其中。吳汝俊精湛的藝術使他們大為感動,覺得「撥動了他們心中的琴弦」。從此,他和安倍夫婦就成了朋友,每逢新年互贈賀年卡,兩個家庭也開始交往。

       吳汝俊説:安倍夫婦為人和善、熱情,非常容易相處,也很活潑、開放,大家在一起交往起來很自然,互相都不需要做作。兩家四個人在一起時,總是談笑風生。安倍晉三平時看起來很嚴肅,其實他很幽默,會説很多笑話,特別開朗。

       安倍夫婦在吳汝俊演出時幾乎每請必到,成了他的忠實「粉絲」。吳汝俊創作的這出《貴妃東渡》,竟然也包含了一種中日文化及吳汝俊與安倍夫婦間奇蹟般的「緣分」。《貴妃東渡》的劇情是:楊貴妃在馬嵬坡兵變時沒有自縊身亡,而是被日本遣唐使阿倍仲麻呂救到了日本,兩人不是兄妹勝似兄妹,與此同時,楊貴妃還時時思念著李隆基。「阿倍仲麻呂」在日本也寫作「安倍仲麻呂」,可以説是日本姓「安倍」的人的祖先。日本現存的楊貴妃墓和供奉她靈牌的地方「二尊院」,正在山口縣油谷町。無巧不成書,安倍晉三的父親安倍晉太郎就是在油谷町度過了童年和少年時期——這種奇蹟般的巧合,使吳汝俊和安倍夫婦都驚嘆中日文化之緣的淵源流長和不可思議。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