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中日茶坊 > 中日文翻譯寫作中的「減光」和「加光」處理

莫邦富的日本管窺 (16) 中日文翻譯寫作中的「減光」和「加光」處理

2014/05/30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莫邦富:從1992年在日本出版我的第一部日文處女作以來,我主要是作為一個用日文寫作的作家和媒體人出現在大眾面前的。現在出版了有50多部書籍(包括翻譯作品在內),還擁有不少專欄。在日本一家全國大報的專欄曾持續了8年半之久,我想這是讀者對我厚愛的結果。

     因為長期使用日文寫作,經常會有人問我:「你是先用中文寫完稿後再譯成日文的麼?」我往往回答:「寫文章和燒菜道理一樣。你能先把菜做成中餐後再改為日本料理麼?」所以,我寫日文稿時用寫日文稿的思路和表達方法,而寫中文稿時自然要把腦袋切換到寫中文稿的思路上去。我想利用這個專欄,不定期地和讀者溝通一些我的日文寫作體會,這樣可能會有助於一部分對日文感興趣的讀者的需求。了解和掌握這些知識對中日文翻譯也會有所幫助的。

     今天先講「減光」和「加光」。這是我自己創造的詞彙,所想表達的意圖和達到的目的,和攝影的減少曝光時間和加大曝光時間有類似之處。寫中文時,大部分中國人都比較喜歡大量使用形容詞,甚至講究對仗等寫作手法。因此,相對來説中文的文章比日文要顯得華麗。而日文文章通常比較清淡樸素,于淡淡的色彩中勾略出所要表述的對象和意境。所以,我構思日文稿時,要把自己思路中冒出來的中國人的思維進行「減光」處理,要控制文字的華麗度。而寫中文稿時,就要把腦中的日本思維部分「加光」,提高文章的亮度和華麗度。

     比如,我曾翻譯過一部小説,日文書名為《君の名は》。按照日文原意翻譯成中文,那就是「你的名字呢?」顯然作為書名,這樣定稿,會叫讀者感到索然無味。我將其翻譯成《請問芳名》,相信這樣要比日文原文增光不少。

     我很喜歡日本的古典《枕草子》。「秋は夕暮れ。夕日のさして山の端(は)いと近うなりたるに、烏の、寢どころへ行くとて、三つ四つ、二つ三つなど飛び急ぐさへあはれなり。 まいて、雁などのつらねたるが、いと小さく見ゆるは、いとをかし。日入り果てて、風の音(おと)、蟲の音(ね)など、はた言ふべきにあらず。(秋則黃昏。夕日照耀,近映山際,烏鴉反巢,三隻、四隻、兩隻地飛過,平添感傷。又有時見雁影小小,列隊飛過遠空,尤饒風情。──林文月譯)」

     白描手筆,沒有什麼形容詞。儘管是邯鄲學步,我在自己的作品中也力求表達出這種文章風格來。比如,在《那是我所愛的日本嗎—新華僑30年的履歷書》一書中,有這麼一段描述:
「時點、嵐山に行く。観光客が賑わうあたりは避けて通る。嵐山の森の小道を徬徨うようにぶらぶらするのが好きだ。目に染みるような緑のなかで風と木の葉の囁きに耳を傾ける。秋は燃えるような紅葉を背景に流れる清流をじっと見つめる。心も體も洗われる思いがする。冬は冬で、きりりとした寒林に隠れた寺の屋根の一角が見える。粛殺とした雰囲気のなかに古都の厳かさが伝わってくる。」


莫邦富 簡歷
上海出生。曾下鄉黑龍江生産建設兵團。上海外國語大學日語專業畢業後,曾在該校任教。1985年留學日本,在日本讀完碩士、博士課程。現在是旅居日本的華人作家、評論家。
著有《新華僑》、《蛇頭》、《解讀中國全省事典》、《獲得世界市場第一的顧客戰略》等50多部日文著作。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2079.0934.6409/20close
日經亞洲3001275.158.5609/20close
美元/日元107.52-0.5209/2105:50
美元/人民元7.0906-0.004709/2020:53
道瓊斯指數26935.07-159.7209/20close
富時1007344.920-11.50009/20close
上海綜合3006.44677.167809/20close
恒生指數26435.67-33.2809/20close
紐約黃金1507.38.909/20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