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鮮鮮鮮(112)到日本請上錢湯泡澡,樂趣無窮

2019/07/17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劉黎兒:原本不斷沒落的日本澡堂的錢湯,最近連續成了日劇的重要場景,像是我家附近的千代湯是米倉涼子扮演的女醫大門未知子愛用的錢湯,或《孤獨的美食家》同樣的作家與製作團隊推出的《白天的澡堂酒》,乃至今年4月,又有奈緒主演的《野乃湯(のの湯)》,描述淺草人力車女車夫鮫島野乃等3名年輕女子透過錢湯巡禮的裸的交流而培養了最坦誠的友情;這種種描寫都讓人感受到錢湯的確是最富人情以及日本傳統情趣的場所,來日本,若有機會上這樣最貼近日本庶民生活的大眾澡堂去泡澡,不僅身心煥然一新,樂趣也無窮。

 

 

古老的千代湯在日劇中是女醫大門未知子最愛(劉黎兒攝影,東京都中野區)

     錢湯所以成為這些日劇男女主角愛去的地方,是因為錢湯裡有從江戶時代至今的日本人的真實人生在,是日本人的原點之一,象徵一種不變的基本價值,也最能讓如此傲視世俗的大門未知子人放下一切的就是最日常的錢湯;或在《白天的澡堂酒》裏,大叔上班族在中午溜班去各處錢湯巡禮,泡湯後喝杯清涼啤酒,享受人生至福的一刻,也成了鬱悶而無奈上班族的小確幸,從此處感受到生活乃至人生之樂所在,畢竟泡湯或許是人回到嬰兒泡産湯(剛出生的嬰兒入浴)的原始情趣,泡在廣大的浴槽裏的四肢伸展的感受是跟泡家裡的浴缸完全不同的。 


     我最近2、3年也迷上錢湯,幾乎隔日就去附近的錢湯泡澡,偶而也會遠征遠地著名的錢湯或較豪華的超級錢湯(基本上收費超過如非東京都公眾浴場業生活衛生同業組合認定的460日元的,就不算是傳統錢湯,要歸類為超級錢湯)。

 

  

煙囪是錢湯的象徵之一(東京都中野區,劉黎兒攝影)

    同樣是錢湯,有從江戶時代一直維持到現在的,如銀座的金春湯,也有許多讓設計師設計的現代派錢湯,如原宿清水湯;或如昭島的富士見湯,為了吸引年輕人也來錢湯,一天營業21小時,是東京最長的,而且2016年之後還把錢湯靈魂的壁畫,把一些跟昭島相關的動物、典故等改畫成波普藝術風的畫,色彩光明鮮亮,還有6千冊的漫畫等;或墨田區的禦谷湯也重新裝潢得很洗鍊,露天風呂處還可以看到點燈的晴空樹(skytree)。

 

 

名錢湯畫畫師中島盛夫畫的富士山,熱海湯在二宮和也主演的日劇《拝啓、父上様(敬啟父親大人)》裏也曾登場,所以稱為熱海湯,是當初日本人對人氣溫泉鄉如熱海、草津等欣羨而命名的;神楽坂原本是東京的三大花街之一,最盛時期的熱海湯一天會有200多位藝妓來洗澡呢!但時代變化,一方面藝妓所屬的置屋減少,藝妓也都住在有浴室的套房,因此現在則看不到藝妓上門了。

 

      每處傳統錢湯都有許多歷史淵源可以述説;東京的板橋原本就是中山道的第一宿的「板橋宿」,現在也還有許多錢湯在營業中,或許因此阿部寬主演的電影《羅馬浴場》就在離板橋車站不遠的稻荷湯拍的,也是人氣最旺的一處錢湯。昭和5年(1930年)建黒瓦的建築,飄盪有千鳥破風、唐破風的厚重重風格的老建築,裡面有丸山清人畫的富士山而且還有藥湯或超過45度的熱湯,脫衣場旁的小坪庭還有活鯉魚戲水的小池塘,浴場裏也用木桶,古典情趣滿點;不過在《羅馬浴場》拍攝時,阿部寬用的是日本錢湯最常見的黃色的ケロリン(KERORIN,富山的內外製藥的止痛劑廣告)湯桶,因為賣了近300萬個的這種黃色湯桶是錢湯的象徵吧!

 

      目前東京都公眾浴場業生活衛生同業組合認定的錢湯只有535家了,1996年時還有1503家,2006年就只剩965家,3年前的2016年也還有593家,現在已經少了快60家了;日本全國來看也是跟東京減少比率差不多,1996年還有9461家,2016年只剩3900家了;我也很擔心我家附近兩處最常去的錢湯因為主人高齡化或經營不善而關門,因此能去光顧都儘量去一下。 


      東京500多家錢湯裡有58家的是天然溫泉,同樣460日元卻可以泡到天然溫泉,就有超值感;像離我家不遠的新井藥師參道上的壽湯就是營業到深夜一點半的天然溫泉的錢湯,讓遲歸的上班族等受益匪淺,號稱是美人湯,也深受女性歡迎;或像品川區武藏小山的清水湯是還有兩種的天然溫泉,泡湯滋味多樣;練馬區的久松湯的露天風呂是從地下1500公尺挖出來的,鹽分濃度高,寒冬也不容易冷卻。

 

   

雖然是錢湯,但也是天然溫泉的在東京有58家(東京新井藥師參道的壽湯,劉黎兒攝影)

   上錢湯原本是很日常的事,因此跟壽司店、理髮店、牙醫等一樣,還是要離家近最好,因此我除了離家幾步路的千代湯之外,愛去附近另一家有露天風呂及三溫暖(桑拿)的高松湯,尤其高松湯是採進門櫃臺式收費,而非由番頭居高臨下在可以看到男女脫衣場的高臺收費方式,令女人較為安心,尤其常去的話,還是非番頭方式較好;許多傳統錢湯如稻荷湯在2015年改修後也依然維持番頭收費方式;可以窺看監視男女脫衣的番頭,常被開玩笑説是日本男人的第一志願的工作,畢竟有點讓人尷尬,逐漸遭淘汰。

 

      夜晚,提著換洗衣服及盥洗道具散步到附近的錢湯泡澡,除了有益健康外,也有點回歸到青春時代的感覺,讓人想哼起輝耀姬(Kaguyahime)南高節唱的卅幾年前老歌《神田川》來;也會在浴場跟同一時間必來報到的歐巴桑們點頭問安一下;錢湯裡有許多可以感受傳統的日本,到日本無妨體驗一下,如到老街的古根千遊玩,也可以宛如宮殿般美麗的千駄木附近的富久湯或是用天然入浴劑來提供各地不同溫泉或艾草湯等的朝日湯泡一下;當然傑尼斯的嵐的粉絲則可在參拜完毘沙門天善國寺後到熱海湯一泡,或許愛嵐功力也會大增吧!錢湯奧妙無限,且待日後分解吧!

 

劉黎兒 簡歷 

旅居日本的資深媒體人與知名作家。台灣大學歷史系,後進入臺大歷史所,1982年赴日,曾擔任《中國時報》駐日特派員、東京支局長,現為專職作家,在多家報紙雜誌如《蘋果日報》、《自由時報》、《今週刊》等撰寫專欄;書寫對象包括日本政經社會議題、都會兩性關係、職場文化及生活文化的觀察與解析乃至文學評論等,相關書籍35冊;小説則有《棋神物語》等。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