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中日茶坊 > 我們與正常地愛的距離

東京眼(275)我們與正常地愛的距離

2019/07/04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健吾:「我想告訴父母,我沒有活得不幸。」

 

      「昨日的美食」第十一集中,主角筧史朗如是説。

 

      人氣漫畫「昨日的美食」改編的日劇,最近在網路很​​受歡迎。當然,華文世界的人看的,都很難是「正版」的播本。雖然,不少香港的電視臺及其收費的網路播放平臺,都有正版可以看。但似乎,大家真的一天都不想等,等不了,爭相在不同的免費平臺上收看。

 

      漫畫「昨日的美食」講述兩個中年的男同性戀者的日常生活。

 

      身職律師的筧氏和當理髮師的賢二,二人一起生活,一起面對慢慢變老的問題。為了延續這種細小及美好的幸福,雙方都在努力。像當律師的筧氏在職場沒有「出櫃」,因此在公共場合跟同性戀者的朋友吃飯這種很多人覺得是普通的事情,筧氏會很在意而不自在。相反,由於美髮行業相對比較開放,賢二曾跟客人聊過自己的家庭生活,筧氏就對此表示非常不滿。加上,一直都不太接受自己性取向的筧氏回家之後,總是受到父母的壓迫,問他什麼時候才可以「變回正常」,何時才可以跟「女性結婚」。面對這種壓力的日本同性戀者,原來不是少數。

 

      「昨日的美食」這套漫畫,有説得到不少女性讀者的認同,原因是因為他們夠現實。所謂幸福,戀愛,婚姻是什麼?跟一個和自己性別相同的人一起生活,一定會不幸嗎?婚姻,也一定是幸福的結果嗎?沒有婚姻的結合關係,兩個人是不是又會很難走到永遠呢?

 

      筧氏雖然是律師,賺錢比賢二多,社經地位都會比理髮師高。但在作者的眼中,筧氏從賢二身上,可以學到很多的事情。賢二認識了新朋友,在過年的時候,為表心意,就買了一點小禮物給朋友。而準備的,是一些不算昂貴,但又用得上的東西,如入浴劑。筧氏對賢二選禮物的意,表示讚嘆。何謂大人?送禮是表達自己的心意,但在日本人的社會環境中,原來「太大的禮會內疚卻也無力歸還」不只是「相愛很難」的歌詞,而是真切地存在。

      如何選禮,也是大人的品格。那如何「和好」呢?兩個人一起相處,總會有機會引起另一個人不滿。有些人,總愛用「耍脾氣」來換取別人的關注。自小,我都好害怕家人發脾氣。因為,只要他們一發脾氣,整個家的氣氛都不舒服。脾氣耍出來,要如何和好?總有一個人要退一步,要做點事。但又有幾多人知道,先退一步,肯先做點事的人,不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做錯了」,而是「因為愛」?某天,筧氏鬧完脾氣,他明知自己都有錯,又礙于面子,不知如何和好的時候,賢二就對他説:「今天晚上,我想吃你做的漢堡扒,那些洋蔥,很脆口的感覺,很久沒有吃過了」筧氏説好,然後就出門了。

 

      在上班的路上,筧氏在想,這種「和好」的方法,都是賢二教他的。

 

      兩個人,在一起生活,不只是「慢慢喜歡你」那種簡單而美好,而是兩個人分別在對方身上,學到一些你希望會得到的特質,一些生活的要領,那不是很美好的事情嗎?

 

      為什麼,為什麼筧氏的父母,會因為他跟賢二一起,就擔心他會不幸,因而需要向自己的父母「證實」自己很幸福呢?

 

      如果自己過得很幸福,為何又要向別人證實,自己很幸福?

 

      一套好的劇集,除了給你娛樂的體驗,理應還是可以給人一點反思的。

 

      在台灣通過了同性伴侶結合法後,有很多人排隊結合。而一個月後,有一對同志,宣佈離婚。

 

      所謂平權運動,都走了百幾年了。究竟,我們還需要幾多年,才可以令世人明白,不論你愛的是什麼性別的人,我們都只需要向自己負責,不需要向任何人展示什麼幸福。而如果你覺得婚姻走不下去,就和其他人一樣,離婚,再找別個,也不是什麼太可惜或太值得惋惜的事?

 

      我們與「普通愛」的距離,還有多遠?

 

健吾 簡歷

 

     80年生,香港專欄作家、香港商業電臺節目《光明頂》、《903國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著書超過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東亞流行文化軟實力及多元性別關係等議題。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6
具有一般參考性
 
0
不具有參考價值
 
4
投票總數: 10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