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鮮鮮鮮(109)不斷進化的珍珠奶茶席捲日本

2019/06/05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劉黎兒:日本現在可以説是空前的珍珠奶茶熱潮,熱到令人難以想像的程度,東京或許多城市電車站旁都有珍珠奶茶專賣店,東京至少有467家專店,更不用説日本許多cafe、餐廳甚至迴轉壽司都有賣自家品牌的珍珠奶茶,甚至便利商店及自動販賣機也有賣,而還有多位大學女生等自稱是「珍珠奶茶品嚐師(tapilist)」,曾作過千店巡禮,一天最多喝過27杯等,早稲田大學還有珍珠奶茶研究會,雖説珍珠奶茶在日本的熱潮也是日本的台灣熱潮的反映,但珍珠奶茶在日本的滲透度甚至超過台灣,實在太令台灣人的我驚訝了。

 

 

東京至少有467家珍珠奶茶專賣店(劉黎兒攝影)

     珍珠奶茶因為裏面的大小粉圓咀嚼起來口感很不錯,也因此台灣話有彈性的QQ感也為日本人所知,甚至成為商品名,尤其是這些粉圓可以放在各種茶品裏,除了原本的奶茶或烏龍茶等外,也可用日本人喜愛的綠茶、焙茶、玄米茶等,也可以放在水果冰沙內糖或冰的份量可以調整,能加封帶走,或邊走邊吃,自在無比,讓人覺得喝了有身處台灣的輕飄飄的感覺吧!

 

 


     珍珠奶茶席捲日本程度的真的太出乎意外地強,尤其這兩年店舖大增,根據帝國資料庫的數據顯示,在世界16國開了1400多加分店的台灣珍珠奶茶廠家而「貢茶」,在日本2016年度12月期營業額跟2018年度12月期相較,居然成長約10倍,珍珠奶茶業界的景氣不僅出現在連鎖名店,許多小規模的專賣店也都不分日夜在排長龍,讓人覺得日本人真的比台灣人還要愛珍珠奶茶;普通甜點店或飲料店都會隨店舖數量增加而店舖平均營業額減少,但日本的珍珠奶茶店卻不會。

 

 

在世界有1400家分店的貢茶,在日本最近二年的營業額成長10倍(劉黎兒攝影,東京杉並區阿佐谷)

     甚至還有日本人表示「真羨慕台灣人,聽説台灣人從早上不喝咖啡,就喝珍珠奶茶!真希望日本也從清早起就賣珍珠奶茶!」當然這是誤解,因為台灣人早上也喝咖啡,或喝豆漿,並不喝珍珠奶茶的,但可以説明許多日本人每天都迫不及待地想喝珍珠奶茶,像有位大學女生在電視上告白從18歲邂逅珍珠奶茶後,沒有一天不喝珍珠奶茶,至今喝了2千多杯了,還想今後在珍珠奶茶業界就業,大概就可以免費喝珍珠奶茶!

 

      最近日本在討論要如何削減塑膠吸管時,幾乎所有的日本年輕人第一個反應就是「沒有塑膠吸管,那珍珠奶茶怎麼辦?」比台灣人更焦慮,還想出許多對策,很擔心因此影響他們喝珍珠奶茶的樂趣。

 

      珍珠奶茶跟日本的緣分原本就很深,因為珍珠奶茶當初在台灣推出時,並未獲太大好評,是因為日本的電視節目介紹,才讓台灣人重新認識珍珠奶茶的價值,不斷研發、進化,珍珠大小及彈性乃至茶點配料等都逐漸多元化,變成成熟的一種清涼飲料兼甜點,風行全世界。

 

      當然台灣人本身也愛喝珍珠奶茶,2004年時,政府想要在國會通過一筆約180億美元的軍購預算,遭刁難,國防部想出的宣導方式就是呼籲「少喝一杯珍珠奶茶,可保台灣百年安全!」亦即2300萬台灣人只要每週省下一杯愛喝的珍珠奶茶,就可以輕鬆買軍購了,但當時引起很大抗議,普通市民或奶茶店不想自己的小小確性被調侃説是換軍購,讓奶茶裏還有火藥味,或也有看法認為美國曾有作家説「有麥當勞的國家,彼此不會打仗」,也主張台灣的珍珠奶茶也有同樣的和平效用,像珍珠奶茶當時也已經進入中國及世界各國了,若有敵意的國度也喝珍珠奶茶的話,就自然不會對台灣動武,因此台灣也不需要軍購了。

 

      雖然是時事插曲,但或許喝珍珠奶茶時,人都是愉快而心平氣和的吧!日本是在90年代初期才有快可立 (Quickly) 及EasyWay等專賣店登陸,但也不過是一個大都會1家程度,我曾在沖繩那霸街頭發現快可立,興奮無比;這算是日本第一次珍珠奶茶熱;第二次則是2000年日本丸大食品子公司安曇野食品工房開始在推出在便利商店銷售的珍珠奶茶了,讓消費珍珠奶茶日常化,不再局限於亞洲風味世界了。

 

      第三次熱潮則是號稱珍珠奶茶元祖之一的春水堂(另一家是台南瀚林茶館)2013年在日本出店,其後也有許多台灣的珍珠奶茶業者來日本出店,尤其是2017年起店舖數量增加非常快速,現在各地車站旁隨時都會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珍珠奶茶店,而且只要有名號的店.週末都要排隊才能買到,即使因為粉圓材質及茶葉種類、産地等很講究,珍珠奶茶變成學問很深奧而非常「纖細」的飲料,單價相當高,也還是人氣越來越旺;第三次熱潮也多少跟台灣豆花潮在日本燃起也有關,幾乎所有的豆花店也都會賣珍珠奶茶或粉圓,讓普通日本人更習慣吃喝粉圓。

 


      台灣的珍珠奶茶也多少受日本對茶品本身注重的影響,因此現在跟比初期只注重粉圓的概念不同,對於搭配的茶品也非常重視,在乎原本是配角的茶的滋味及香氣,不再只有甜味,不斷進化,也就是日本人的喝茶習慣反過來刺激了台灣珍珠奶茶的高級化,當然台灣原本也喝茶大國,很快就理解日本市場希望搭配的茶品及乳品用較好的材料,以及濃度等都必須相當考究。

 

 

街頭自動販賣機都賣珍珠奶茶(劉黎兒攝影)

     日本這幾年的台灣熱也是珍珠奶茶熱的原由之一,日本外務省調查顯示2012~2016年日本人出國訪問對象,台灣排名第四,而據JTB總合研究所指出,2019年3月日本到外國旅遊人數,到台灣排名第二位,約21萬6000人,僅次於韓國;日本女性雜誌不時有台灣專題報導,或是有珍珠奶茶報導,兩者相乘效果驚人。

 

      因為第三次珍珠奶茶熱方興未艾,也有日本原本經營御好燒等速食型外食餐飲業者最近也開始加入珍珠奶茶的連鎖店經營,認為珍珠奶茶在日本售價不錯,算是原價率低的高利潤又不佔面積,很容易開店的,適合開展連鎖店。

 

      也有看法認為珍珠奶茶所以席捲日本,或許因為日本人喝咖啡有點喝厭膩了,現在日本咖啡店太多了,過度飽和,除了有1500家星巴克及800家米田咖啡店外,其他還有無數的中小連鎖咖啡店,5萬5千家便利商店裡也都提供現磨現濾咖啡等,日本人除了咖啡外,也想喝點別的,尤其女性覺得喝茶非常健康但又不想一一端出茶壺泡茶,珍珠奶茶多樣化的茶品,讓日本人非常容易接受,而且肚子餓時,咀嚼以下低卡的粉圓,多少有充飢效果,喝珍珠奶茶逐漸變成生活習慣的一部分。

 

      現在日本綠茶係的抹茶茶品或甜點現在在世界非常風行,或許珍珠奶茶也會搭著日本抹茶熱潮便車,而在世界各國更為風行、落定吧!

 

劉黎兒 簡歷 

旅居日本的資深媒體人與知名作家。台灣大學歷史系,後進入臺大歷史所,1982年赴日,曾擔任《中國時報》駐日特派員、東京支局長,現為專職作家,在多家報紙雜誌如《蘋果日報》、《自由時報》、《今週刊》等撰寫專欄;書寫對象包括日本政經社會議題、都會兩性關係、職場文化及生活文化的觀察與解析乃至文學評論等,相關書籍35冊;小説則有「棋神物語」等。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