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中日茶坊 > 脫口秀的人

東京眼(237)脫口秀的人

2018/09/27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健吾:閱讀香港的電視史之時,我們的教授都會説一個故事。他們用的,是一套「後殖民論述」。大概是,香港的電視文化,都很受「英國電視」的風格影響。比方説,在電視新聞之中,很多時候都不可以像日本一樣,加插像wide show內(即香港的《東張西望》之類)的情節。新聞就是新聞,就算是大臺報導自己的「選美節目」誰是冠軍,都會被批評這些「軟性新聞」不應該在那些時段出現。

 

     初到日本的時候,其中一件覺得「有趣」而又有點「不習慣」的事,是日本的電視臺,即使在晚間,理應是認真的新聞節目,都會很隨便的就把「飲食資訊」當成是「正當新聞」的其中一節。

 

     狀況就好像是,上一秒還在聊安倍的什麼國會答辯,下一秒就會變成「激安!大眾追捧的超格安超市!」之類的資訊。

 

     新聞之所以變得正統,大抵是因為這樣子的表述,可以給人權威的感覺,一直以來,所以不少曾經在電視當新聞播報員的,都會被市民有一個印象他們説話很有説服力,然後當他們離開新聞主播臺,都會成為各式廣告的代言人。對,在香港,你根本不會相信任何人的廣告,廣告本來就是騙人的呀。但找前新聞主播賣廣告,就可以消費他們以前儲下的所謂「權威感」了。

 

     權威感。這個字很有趣。在日本,有些文化人的説話特別有「份量」,不論是補習名師林修,或是資深記者池上彰,大家都好像對他們的話特別入信。大家都會覺得,即使那些資料,在網路上用力找定當可以找到得到,但在電視上可以被動地接收一些資訊,對上一代少上網的人而言,還是有一種魅力。

 

     問題是,在香港,為什麼産不出一些像星期日富士電視臺松本人志和東野幸治的《wideshow》、美國的《Late Show》或是台灣以前中天電視臺的《全民大悶鍋》之類的節目呢?問題千頭萬緒,但當中的原因,也是文化性的。當政治娛樂化之後,很多人都擔心娛樂人物有動員選民的能力。這些政客做的事情,換了是由娛樂圈中人處理,操作的複雜性就會幾何級數上升。

 

     在中國、台灣或是香港,也許都有很多人不想這些「脫口秀明星」出現。而且,在華文社會,你是誰比你説什麼更重要。同一句説話,即使是「阿媽是女性」,由名人,重要的人,受敬仰的人説出來,都比任何無名氏説出來都來得有意義。而在香港,更重要的是只要你把真話説出來,在網路現在有很多黑社會和打手隨時候命,看風轉向,既得利益者組成的網軍早已成形,所有「網路的言論」都不是「大家的言論」,而是一種有導向性的,自由意志係數極低的風向製成器?

 

     你如何想?不重要,網路的大戶如何想,那些內容農場如何製造假新聞,才是正經。那麼,從小到大,你要成為一個敢言的人嗎?對不起,你不會,也不會有可能得到很多好處。一個人説自己相信的話,引來一堆人評語,評定的不是你言論的正確性或公允性,而是你的人格。

 

      從小到大,家人都教我説話要誠實,做人要耿直。這樣子的家教,令我吃不少苦頭。人大了,見識多了,才開始明白,為什麼日本的新聞節目要摻入這麼多的「激安資訊」和「最強拉麵」。説一些飲飲食食,最無爭議的事情,是最安全的。評論,一定有刺。有刺,就會有人受傷。要和平,大家就避開問題好了。這樣子,世界才會和平。world peace。

 

    

健吾 簡歷 

80年生,香港專欄作家、香港商業電臺節目《光明頂》、《903國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著書超過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東亞流行文化軟實力及多元性別關係等議題。

 

     本文代表個人點,不代表日本經濟(中文版:日中文網)點。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2532.08-126.0810/19close
日經亞洲3001201.381.3110/19close
美元/日元112.55-0.0610/2005:49
美元/人民元6.9286-0.008210/1917:01
道瓊斯指數25444.3464.8910/19close
富時1007049.80022.81010/19close
上海綜合2550.465264.046610/19close
恒生指數25561.40106.8510/19close
紐約黃金1225.3-1.210/19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