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中日茶坊 > 乾脆北京南站來東京錦絲町車站學學吧

莫邦富的日本管窺 (209)乾脆北京南站來東京錦絲町車站學學吧

2018/08/03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莫邦富:這幾天,中國有幾篇批評北京南站管理水平低下、秩序混亂的文章在互聯網上刷屏了。一篇題為《乾脆,請上海虹橋站接管了北京南站吧!》,首先介紹了另一篇業已引起注意的文章《北京南站怎麼就成了「北京難站」》,然後,以一個資深過客身份,結合自己的切身體會批評北京南站搭車難、黑車多,秩序混亂,不是一般的擁擠,車站外亂象叢生,大量黑車佔道,使站外的大街長期處於「腸梗阻」狀態。

 

     文章還實際舉例對比説,北京南站的建築面積約32萬平方米,上海虹橋火車站的建築面積約24萬平方米。2017年暑運期間,上海虹橋火車站日均客流量約為20萬人次,北京南站日均客流量不到15萬人次。上海虹橋火車站以相對較小的硬體體量承載了更多的客流,展現出了更高的管理和服務水平。

      

     作者引用CCTV評論感嘆道:一個現代化大都市,給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往往不是地標性建築有多高,也並非高樓大廈有多少,而是城市在與人們接觸當中不經意間透出的氣質、每個環節中展現的效率和每個角落呈現的人性化細節。

 

     旅居日本的媒體人徐靜波也跟進發文指出:東京車站是日本最大規模的車站,建於1914年,已有104年的歷史。經過擴建,佔地面積也才18萬2000平方米,而北京南站的面積是它的6倍。

 

     東京車站一天的始發與到達列車為4000趟,進出乘客總數為102萬人(2017年數據,含JR東海和地鐵乘客數)。而北京南站在2017年國慶高峰期間的一天進出站人數只有15萬人。

 

     於是,徐靜波順理成章地提出問題:「日進百萬人的東京車站為何井井有條?」

 

     同樣的問題我在15年前的2003年就在日本媒體上載文指出:」春運期間的廣州站動員了大量的車站工作人員、警察、保安、志願者,佈下特別陣勢,一日才好不容易解決了最多為10萬人左右的乘客流動問題。而離東京我家最近的JR錦絲町車站平時毎天就要應對同等規模的乘客上下車。」

    

      迄今為止,錦絲町車站我使用了20多年,從來沒有看到過有警察出動維持秩序的情況。

 

     中國網上刷屏的那篇文章大膽地提議:如果還沒有改進,乾脆,請上海虹橋站接管了北京南站吧!

    

     我想徐靜波寫的那篇文章的潛台詞也許是想説:」 北京南站是不是該學學東京車站?「不過,從北京南站的客運規模來看,我認為也許請北京南站和客運規模相當的錦絲町車站建立合作交流更有實際操作性。

 

     近10來年,我一直在強調中日之間的經濟交流開始出現「從硬體為主轉向軟體為王」的重大變化。中日之間在車站管理方面的交流也正符合這個時代趨勢,不妨真的拿出方案來推進一下如何?

 

    

      莫邦富 簡歷

     上海出生。曾下鄉黑龍江生産建設兵團。上海外國語大學日語專業畢業後,曾在該校任教。1985年留學日本,在日本讀完碩士、博士課程。現在是旅居日本的華人作家、評論家。

 

    

     本文代表個人點,不代表日本經濟(中文版:日中文網)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2270.3878.3408/17close
日經亞洲3001281.577.6708/17close
美元/日元110.55-0.2208/1805:31
美元/人民元6.8766-0.005008/1717:00
道瓊斯指數25669.32110.5908/1716:20
富時1007558.5902.21008/17close
上海綜合2668.9660-36.225708/17close
恒生指數27213.41113.3508/17close
紐約黃金1176.2-1.308/16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