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中日茶坊 > 姿識型經濟

東京眼(217)姿識型經濟

2018/05/10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健吾:問題:有幾多人知道自己的外貌為自己帶來幾多的「好處」?有幾多人會承認,自己的外貌其實會為自己帶來「好處」?

     

      有日本的電視臺做了一個實驗,找來真正的大學生和真正的模特兒,以類似的履歷表參加面試,面試結果顯示,被取錄的,都是比較漂亮的人。有人事顧問表示,那可能是因為面試者説話的時候,比較好看/會打扮的人,説話會較有説服力。而求職者也需要就著不同的公司文化而建立不同的形象,比方説如果想加入比較活潑的公司,打扮要大方得體但也需要有點個性。這種「阿媽是女人」的評語,也只會令自問不好看的日本人,徒添更大壓力。

 

      日本人有一種「被看」的文化。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長得好看,可愛的人,説什麼做什麼都好像是特別合理的。在網路有一句俗俚叫「可愛就是正義」。只要小孩長得可愛,在公眾場所大吵大鬧都好像比較可以接受。只要長得可愛,叫男朋友買東西要男朋友請客,就好像是之應份的。只要長得好看的人,偶爾到拉麵店,或是陪男朋友去做一些他們愛做的事,如逛秋葉原或是去遊戲機中心等等,就是「善解人意」。甚至,有些職場現況分析的網文説,可愛的人就算犯錯,得到上級原諒的機率,絕對會比長得不可愛的人高。

 

      同時,在職場,不好看的人,他們被要求的「層次」,會比可愛的人很不同。即使犯了很小的錯誤,他們都會被罵「已長得那麼醜工作也不行!你怎麼樣活下去?」

 

      從小到大,我都知道可愛的人,總是有多點的好處。他們坐合唱的時候可以站在前排,他們會被老師請他們當領袖生,他們會得到更多的機會。我絕對明白的。在日本唸書的時候,發覺日本女生真的很辛苦,他們從小到大都要學習如何「表現」自己,在大學見到戴眼鏡的女生很少,素顏的女生就更少。如果你已是一個成人,不化粧出街,好像是一種「不禮貌」的表現。而化了粧也不好看的,就好像注定要非常能幹。

 

      這種從外觀「斷定」別人前途的事,在日本好像是很普通的事,在中國就是普遍。不少九零後零零後的年輕人,都好像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底氣」可以令他們走到那兒去。可以上幾多層,要做幾多事,才可以「改善生活」,在人吃人的森林定律下,工作能力,語文能力,學歷,等等都可能只是次要,只要長得好看,又好像可以用各式各樣的方式得到不同的「好處」,從而比一些長得抱歉的人,得到一些人生機會(life chance)。

 

      可愛就是正義明明就是很普世的價值,雖然是對醜人不公平,而我也一直很盡力的去維持一個不算好看但也不算抱歉的身體狀態:上健身房、做面膜、定時定刻剪頭髮,這些都是我在做的事。只是,很可惜的是,最近有歌手在一個公開場合説女人的外型不應被評頭品足,讀起來就有點尷尬。這歌手可以走到這個位置,原因當然不只是他的歌唱得好聽,而是他可以滿足市場對歌手外型的各種要求,身材,樣貌,以至性幻想的成份,而可以造就他成為那個場合的座上客,可以慷慨陳詞,對世人説教,請大家不要評論別人的外型。他們有權説好聽的話,他們有話語權,自然就有「佔了便宜又賣乖」的權力。

  

      我反而想起,天生不好看的人,在這種姿色型經濟結構下,掙扎求存,再看看好看的人如何説風涼話,也真夠情何以堪。

 

健吾 簡歷

 

      80年生,香港專欄作家、香港商業電臺節目《光明頂》、《903國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著書超過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東亞流行文化軟實力及多元性別關係等議題。

 

本文代表個人點,不代表日本經濟中文版:日中文網)點。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2658.16-182.9610/18close
日經亞洲3001200.07-7.0610/18close
美元/日元112.490.2610/1821:33
美元/人民元6.93860.012110/1813:33
道瓊斯指數25706.68-91.7410/17close
富時1007052.190-2.41010/1813:23
上海綜合2486.4186-75.195410/18close
恒生指數25454.55-7.7110/18close
紐約黃金1223.7-3.610/17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