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中日茶坊 > 男人的權力?

東京眼(195)男人的權力?

2017/12/07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健吾:在上日本社會課的時候,學生總是覺得,日本男人比日本女人有更多的權力。

 

      我的學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得到這種意識。他們在人生中,理應沒有認識過一個日本人,也許都沒有跟日本人聊過天。但他們可以很確實的相信:日本有很多「大男人」。

 

       日本很多女人都在打理家事,他們一廂情願的認為,日本社會中的男人都是大男人,因為他們是家計的支撐者。在香港,有賺錢回家的人,口氣就會大一點。沒有交家用的家庭成員,就得先讓要「上班」的家庭成員先用洗手間,晚上吃飯的時候就要留飯菜給他們。因為,在香港的家庭,很容易會聽到「無功者飯菜不留」這句話,而不少人都會覺得合理。

 

      直至他們看了一套電影,一套講述「癡漢冤罪」的電影。

 

      在電影《儘管如此我也沒有做過》中,主角金子被誤會他是癡漢,因為警方的失誤,女學生的「挺身而出」,一直舉証,直至法庭,金子也沒有辦法「脫罪」。因為,所有人都覺得,在性犯罪中,女生肯「站出來説話」,就是勇敢,就是值得嘉許。而男性就會一面倒地失勢,金子的律師是女性,都會對一直被收押的金子説「男人人人都是性罪犯!」,連自己的辯護律師都不相信自己,那金子可以如何?

 

      在起訴的過程中,檢控官考慮金子是不是癡漢的時候,都會考慮這個人的背景身份。他有沒有正當職業?他在什麼大學畢業?他單身嗎?還是已婚?如果他畢業於三流大學、沒有正當職業、單身,就等如他會是癡漢嗎?當然不。但起訴的時候,那些專業的檢控官就會考量,這個人犯案成本有幾多。然後,你就會發現,一個人是否可信,是一件很「曖昧」的事。

 

      但現在,集體的情緒就是這樣子。女高中生在火車內指証中年男人毛手毛腳,女學生如何打扮穿著正常,學校若是有名的名門正宗,再看看男的如何是中年猥瑣大叔,故事就好像很完滿,女的就會被相信。反之,如果被聲稱被摸的是一個二百磅的中年女人,而被指控的人長得像竹內涼真或是高橋一生,故事當然又會變成另一個版本。

 

      人,本來就是那麼愚蠢。年輕女子就傾向可信,英俊高佻的男生又會傾向誠實和不會做齷齪事。

 

      一切都是那麼沒證沒據,不需要證據,大家的眼睛就好像是證據。

 

      更可笑的是,如果這些癡漢事件被放到社交網路,又會如何呢?

 

      大概就是網民一人一句,這個説受害人很有勇氣,那個説疑似加害者被冤枉被未審先判,總之眾聲喧嘩,吵吵鬧鬧,沒完沒了,然後就不了了之。

 

      所以,如果你要不成為「被懷疑者」,一切都要小心。做人,要比白色更白 whiter than white。在滿員電車上車的時候,我一定用背部進入車廂,不會用正面進入。港鐵的廣告教人要把揹包放到前面,我打死也不會。因為,我一定會用揹包頂走那些總是把胸部頂向我的中年女人。同時,我一定會雙手都在玩手機,一定不會垂低手。因為,當你垂底手,而又有一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來的女人高聲叫一句:「你做咩摸我呀?(你為什麼摸我?)」我一定會跳到黃河也洗不清。總之,在這個不信的社會,所有人都不能信,所有機構的「勸説」都只是想更好管理他們的客人,而不一定是為了客人的個人利益出發。

 

      在一個反智、情緒主導、不論邏輯、不講理性的網路社會,人人都是西瓜靠大邊。沒有人會為了真正的弱勢發聲,總之,自保才是上策。

 

健吾 簡歷

 

      80年生,香港專欄作家、香港商業電臺節目《光明頂》、《903國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著書超過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東亞流行文化軟實力及多元性別關係等議題。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2553.22-141.2312/15close
日經亞洲3001378.07-5.5412/15close
美元/日元112.56-0.2012/1605:48
美元/人民元6.5979-0.010312/1519:29
道瓊斯指數24651.74143.0812/15close
富時1007490.57042.45012/15close
上海綜合3266.1371-26.301412/15close
恒生指數28848.11-318.2712/15close
紐約黃金1254.30.512/15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