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中日茶坊 > 商談的人和被商談的人

東京眼(191)商談的人和被商談的人

2017/11/09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健吾:終於都拿出最大的勇氣,看了由東野圭吾小説改編的電影《解憂雜貨店》。

 

      劇情很簡單,一家雜貨店的老闆,兼營「問答環節」,只要大家把自己的煩惱「投書」到雜貨店,隔一陣子,老闆就會把答案貼到雜貨店門外的壁報板。如果投書者不希望把事情給大家看到,就會把回答放到雜貨店的牛奶箱中,自行領取便可。結果,社區內的人,都會把他們的煩惱寫給老闆,而老闆都會認真回應。到老闆要離開人世之時,交託自己的兒子,三十三年後,在自己的死忌那一天,給老闆回信。因為,老闆想知道,這些年來,自己為別人「解答煩惱」,有沒有為那些人帶來更多的「幸福」,而不是不幸。

 

      看著看著,哭得希裏嘩啦。答信,解結,聽人家的煩惱,是以前電臺主持,或是老師會做的事。

 

      記得,以前上大學的時候,電臺還是很流行「聽聽眾電話」的節目。畢竟,人在都市,寂寞者眾,有些問題你找不到什麼人可以跟你聊,電臺主持就處於一種既遠又近的存在:你好像每天晚上都聽到他的聲音,但你從來沒有見過那個人。你會聽那個人對物事的見解,但你從不能回他的説話。那時候,各家電臺的節目主持,都各有風格。有女主持聽到聽眾説她丈夫如何對待她,會直言叫人離婚,在當時(或現在都很保守)的香港來説,聽眾們都譁然。也有男主持曾經收過狂迷的禮物,如有她的私密身體照片的信件等等。更有年輕一點的女主持,收到聽眾的電話説她有了孩子,主持叫聽眾「落左佢」(打掉他),結果就收到聽眾投訴,結果電臺就收到有關的官方機構的警告信。

 

      好了,到我這個年代,網路流行,大家有問題都交給推特或是臉書的什麼秘密群組了,電臺節目主持不再需要收到聽眾的煩惱,我卻在臉書收到很多問號。

 

      人家把他們覺得重要的「問題」交給我,我就好像有責任要好好的回應。三天兩夜,都有網友問我去東京大坂台北曼谷吃食什麼。吃食這些都只是小事,好的一餐不好的又一餐,畢竟吃完一餐肚子也很快會餓。但有時候,收到簡訊的時候,我都會眉頭一皺。如,隔一陣子,學生傳我簡訊,問去日本唸書好不好。也有讀者投問,問他找到了「無印良品」的工作,可以去日本生活一段日子,但他的家人反對,覺得孩子不應該去日本的「無印良品」做「企鋪」的工作。有聽眾説,她唸法律,但有電視臺請他做主播,問我要不要做傳媒。轉職、移居,究竟是小事還是大事?不認識的人問你這些問題,你又會如何回應?

 

      《解憂雜貨店》的老闆,總是擔心他的「解答」,會改變別人的人生,所以希望三十三年後,收過他回信的人,再回一次信給他,好等他在臨終之前,知道自己的答案有令人變得更好或更壞。在大銀幕下,哭慘的自己,卻一次又一次想起在臉書簡訊中萍水相逢的人,會否因為我一句「去日本讀書當然好,但也真的要讀書啊,不要以為日本好好混」、「想去就去(東京工作)吧,反正幾年後捱不住回來還年輕」、「如果你家人不用你養家就不如做個主播玩玩吧,反正這一行一定不賺錢」,而人生有所改變。而那一個改變,有令他們變得更好,還是更壞呢?

 

      當然,理性的我知道,一個人宿命不容易改變。就算我一句説話令一些人做了一些決定,他們的幸或不幸都不會只因我一句説話有決定。只是,有時候我都會提醒自己,我的説話在某些在乎我的人心目中,都有份量。

 

健吾 簡歷

 

80年生,香港專欄作家、香港商業電臺節目《光明頂》、《903國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著書超過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東亞流行文化軟實力及多元性別關係等議題。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2271.66-125.1411/2014:57
日經亞洲3001393.570.5911/2014:57
美元/日元112.05-0.5211/2014:52
美元/人民元6.63470.007811/2005:48
道瓊斯指數23358.24-100.1211/17close
富時1007380.680-6.26011/17close
上海綜合3359.3913-23.516211/2013:41
恒生指數29176.52-22.5211/2013:41
紐約黃金1295.818.411/17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