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中日茶坊 > 日本學校的「珍百景」

演播室by明子(175)日本學校的「珍百景」

2017/09/04

PRINT

      日經中文特約撰稿人 青樹明子:日本的社會基本上是自由的。只要沒有犯罪,任何行動都屬於「個人的自由」,並得到允許。……本應該是這樣的。但在最近,看到某大型報紙報導的一個話題,我卻産生了是否果真如此這種疑問。那個話題就是東京的公立高中實施的「真發證明書」的提出。面對簡直猶如半個世紀前的習慣至今仍大行其道,人們明顯感到吃驚。

 

      説起來,「真發證明書」到底是什麼呢?

 

      很多公立高中禁止學生燙髮和染髮,但在學生之中,聲稱「這是‘真發’」的情況很多。在日語中説到「真~」,意思是「沒有進行過任何加工~」。在這種情況下,學校會在學生入學時要求家長提出「頭髮原本就是棕色」、「天生就是捲髮」等申請,然後據此簽發證明書。據稱有些學校甚至要求一併提交幼兒期照片作為證據。

 

      在這個話題被報導後,在社會上引發了巨大反響。觀察互聯網上的評論,很多都是批評性的意見。「真無聊」、「如今還做這樣的事,難以置信」、「告訴學生不要以貌取人是教育的責任」、「這是教師的工作嗎?我感覺還有其他該做的事情」……。

 

      知名人士也參加了討論。教育評論家尾木直樹憤怒地表示,「讓人針對身體提供證明書,明顯是侵犯人權」。同時稱「這是自上而下的單方面的強加於人。成年人應該力爭建立在照顧孩子的同時尊重其人格這種對等關係。」

 

      腦科學者茂木健一郎也迅速作出了反應。在博客中對高中生寫道,「你們完全沒有錯誤。奇怪的是社會、是東京都立高中」。(摘自《朝日新聞》2017年8月21日)

 

      很久之前,在曾就讀於公立初中的時代,我按照老師的指示,告訴被懷疑燙髮的女生,「燙髮是禁止的」,還告訴提出「為什麼不能留長髮?」等意見的男學生,「老師説,關於長髮的問題,想和你談談」。現在回想起來感到很不好意思。我很後悔,感覺做了非常對不起這兩個人的事情。

 

      之後情況發生改變,我進入了以自由校風而聞名的私立高中,還記得在同班同學中,燙髮自不必説,其中還有女生化淡粧,對於和公立學校的差異感到吃驚。

 

      以真發證明書為開端,在網民之間,「學校的不可思議」、「學校常有之事」等帖子不斷湧現。換句話説,都是「學校稀奇事」。這再一次令人意識到,不管日本社會如何邁向自由化,只有學校沒有改變,仍是受管理的社會。

 

      與此同時,不把嚴格的規章當回事、享受學生生活的年輕人的姿態非常耀眼。

 

      日本網民的「學校常有之事」、「學校稀奇事」都有哪些呢?至今仍然存在的難以理解的規章。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29
具有一般參考性
 
0
不具有參考價值
 
2
投票總數: 31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